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神似
苏木一惊,当下也无心在这里呆下去,就随着小环到了小戏台后面的一个房间里(明朝好女婿221章)。
  
  只见云卿正呆呆地坐在那里,嘴唇正轻轻颤着。
  
  饱满的胸脯也剧烈起伏,满屋都是她急促的呼吸声。
  
  而乐师们都停了下来,一脸惊恐地看着她。
  
  苏木也没想到云卿怯场了,作为京城曾经的花魁,什么大场面没见过,至于吗?
  
  不过,一想也可以理解。花魁复出可是大事,而且只有一次机会。若是再次落败,就会成为一桩笑谈,以后再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了。
  
  而今天,她将要面对的可是名满江南,号称江南第五才子的龙在龙明卿。
  
  苏木走上前去,叹息一声:“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
  
  “别说了,别说了。”云卿却叫了一声,喃喃道:“我不该来的,我不该来的。”
  
  语调听起来怪怪的,带着明显的颤音。
  
  苏木却哈哈一笑,很随意地道:“可是觉得我所做的词不好。”
  
  “不不不,那是……那是很好的。”
  
  “那你怕什么?”苏木更是神色如常,道:“你和燕娘都是千年的狐狸精,又何必在我面前说《搜神记》呢?现在你是普通人,她是花魁。光脚还怕穿鞋的,紧张的应该是她呀!”
  
  这句话脱胎于后世的一句网络用语:都是千年的狐狸,又何必在我面前说《聊斋》?
  
  《聊斋志异》这书是清朝的,现在还没出现。
  
  说起志怪故事,苏木记得的就只有《搜神记》这本唐人小说。
  
  听到苏木话中带着狐狸精三字,众人都是面上变色,小环也是涨红脸,正要发怒,云卿却“咯”一声笑起来。
  
  “都是千年的狐狸精,何必在我面前说《搜神记》,咯咯,这话有趣。”
  
  这一笑,当真是笑颜如花,连苏木都略微失神。
  
  再看她的神情间,又哪里有半点紧张之色。
  
  苏木本打算再从后世的网络上找几个笑话出来逗她笑,以缓解紧张情绪。可万万没想到,这古人的笑点如此之低,这么冷的笑话她都能笑出来,真真让人失望啊!
  
  就在苏木进屋来的这半天,院中有陆续来了不少客人,很快,那十几张桌都坐了,满座衣冠。
  
  等苏木和云卿说完话,那边就过来一群人。
  
  为首的是一个个头颇高的二十来岁青年,正恭敬地扶着一个五十出头的老夫人,如众星捧月一般出来。
  
  这人身着鲜艳的蟒袍,不用问,正是寿宁侯张鹤龄。至于他扶着那个个老夫人,应该就是张侯的母亲当今弘治皇帝的老丈母张老夫人了。
  
  见主人家过来,众人纷纷地身施礼。
  
  张鹤龄将母亲扶到主席,就朝众人团团拱手,然后学着读书人的模样文绉绉地说了几句客套话。估计这番说辞是先前准备好的,可背到后面,他却记不太清楚了,憋了半天,才说道:“大家吃好喝好,喝好吃好,别客气哟!”
  
  就昂然朝李士实和龙在那席走去,坐下了。
  
  听到这句“吃好喝好”,云卿又“咯”一声笑起来。
  
  苏木也是宛儿:这张侯就是个没文化的,如果不是因为和皇帝家是姻亲关系,估计也就是个乡下恶霸土财主。这人怎么同……
  
  主人家一落座,宴会正式开始,山珍海味如流水一样送上来。
  
  大戏他器上的歌舞也开始了,京城各有名的清馆人轮番上阵,都拿出真本事来卖力表演。
  
  至于新花魁燕娘的节目则被安排在倒数第二的位置,算是压轴。
  
  而云卿则在最后,毕竟,她和燕娘的新老花魁之争乃是今天晚上最后的大。
  
  其他人的节目究竟如何,苏木也不感冒,反正都那样,他真正关心的是云卿和燕娘的最后决战。
  
  而且,他刚才看了张鹤龄,就觉得这人十分的眼熟,总想不起以前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可实际上,今天却是第一次见面。
  
  这种奇怪的感觉究竟从何而来呢?
  
  苏木想了半天,突然一拍脑袋,心中叫了一声:“对,这家伙有些像朱寿那个熊孩子!一样身高臂长,还有那骄傲荒唐的神情也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苏木这个感觉还真是对了,毕竟,朱厚照就是张鹤龄的亲侄子。
  
  民间有种说法:侄儿像母舅。
  
  朱厚照身上带着张家的基因也不奇怪。
  
  估计,未来正德皇帝荒唐胡闹的性子,也是从他这个舅舅身上继承来的。
  
  ……
  
  酒过三巡,随着个楼的名妓们不断登场,宴会的气氛也达到了最。
  
  张侯是个精力旺盛之人,端了酒不断在席间穿梭,又不停跑母亲那里去同自己的亲娘说话。
  
  这个时候,眼见宴会就要结束,他就走到张老夫人身边,低着身子笑道:“娘,今天晚上的节目可还满意。母亲本是诰命夫人,年轻时最喜欢诗词曲子,儿子今天将京城最最有名的清馆人都请过来了。”
  
  张夫人病体刚愈,面色还有些发白。但心情却是极好,道:“孩儿你有这份孝心,我这个做娘的心中也是高兴。其实啊,为娘这病是活活被你气出来的,如果你以后不那么胡闹,自用不住请这么多人过来哄我开心。”
  
  张侯却道:“娘教训得是,不过,娘一向喜欢诗词曲儿,只不过为人节俭,不肯请人过来唱而已。儿子这一胡闹,却促成了这桩盛事,看到娘这么高兴的样子,儿子以后还得胡闹几次,办这个几个会儿。”
  
  “你……”张老夫人气得笑了:“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身边几个丫鬟小子想笑,却又不敢。
  
  张鹤龄见母亲发怒,忙道;“娘,都是儿子的错,你且看,现在出场的是《罗衣馆》的燕娘,唱的又是你最喜欢的龙明卿所做的词。”
  
  张老夫人一听说燕娘出场,立即来了精神,顾不得责骂儿子,定睛朝台上看去。
  
  只见,音乐声中,一个二八佳人娉婷而来,在台上翩翩起舞。
  
  她立即看出了神,忍不住感叹:“好女子,身若无骨,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果然不错,当得起花魁这个名头。”
  
  音乐声中,燕娘双袖如同流云飞舞,一开口,就是澄澈干净的嗓音。
  
  正是一阕龙在的《采桑子》:
  
  每逢胜景偏惆怅,莫问何求。孤影难留,寄向天涯都是愁。
  
  山川好处凭谁说,尽在心头。试问知否?万里无言一醉休。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