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二十六章 目空一切的傲气
龙在也是今天才第一次见到李士实,以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毫无交集(明朝好女婿226章)。
  
  看这人的模样也是个儒雅君子,且身为朝廷命官,自重身份,断不可能使出这种暗地里作弊的手段。
  
  我龙在和他也没有任何利益关系,官场上的人做事只求利害,从来不会做无的放矢的事情。
  
  他今天刻意买我龙在这个好,究竟想干什么?
  
  虽然心中疑惑,可时间紧迫,机会稍纵即逝,也由不得龙在再胡思乱想。
  
  龙在太想赢这一场了,他也知道自己在没有中进士做官之前,别人之所以对自己毕恭毕敬,宁王之所以聘请自己做他的首席幕僚,享尽荣华和光彩,为的就是自己在士林中的名声。如果没有名声,他也不过是酸秀才一个,根本算不得什么。
  
  说起诗词,龙在本就是个高手,平日里在这上面也颇下了些功夫。除了传播出去的诗词,手头还有不少草稿。
  
  这其中,又一首《临江仙》自认为写得非常好,只等一个合适的机会才拿出来示人。
  
  机会,还有什么比现在这个机会更好。错过了今天,输在苏木那畜生的手头,以后也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所以,他也管不了李大人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一咬牙就伸出手指,将《临江仙》的节奏和平仄敲了出来,算是答复,算是卖他这个好。
  
  苏木还在上面恼火,可这两个家伙做事实在隐秘,根本就抓不到证据,就算有心揭露,别人也不会相信堂堂正六品的京官,两榜进士出身的李大人会干出这种龌龊事情。
  
  一时间倒没想过自己该怎么对付接下来的一场。
  
  云卿又两声低语,声音显得很是着急:“苏公子,可想到接下来该怎么填词吗?”到如今,她的个人命运已经牢牢地同苏木捆在一起了。
  
  如果苏木胜了这一场,她就是当之无愧的大花魁。
  
  可如果输了,在别人口中,自己唱的不过是一首剽窃之作。世人的话题很自然就会落到苏木是文抄夫上面,至于花魁之争,谁在乎?
  
  云卿这一句话提醒了苏木,他微一沉思,心中却是一松:太好了,竟找到了一首,如果换成生僻一点的词牌,我还真就抓瞎了。《临江仙》,呵呵,大路货,好象只要是出点名的诗词语好手都写过同题作品。
  
  这下,苏木彻底地松弛下来,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云卿的手背:“云卿姑娘且放心,前面黑洞洞,定是那匪人巢穴,待我冲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苏木这一搞怪,云卿忍不住扑哧地笑出声来,心中的那一丝忐忑消失无踪:哎,苏公子天纵之才,无论作什么词曲,自然是极好的。云卿啊云卿,你有有什么理由怀疑他呢?
  
  又想起苏木刚才伸手拍自己手背的情形,云卿一张俏脸顿时就红了,忙用袖子捂住脸:“那么,妾身静候公子佳音。”
  
  没错,苏木还真想到了一首《临江仙》,质量还不错。
  
  正是自己抄惯了的纳兰容若的作品: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疏疏一树五更。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
  
  最是繁丝摇落后,转教人忆春山,湔裙梦断续应难。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尤其是上片的“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于下片最后一句“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前后呼应,对仗工整,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愁绪。正符合中国古典美学的悲而不伤的意味,实是上乘之作。
  
  龙在再厉害,还能厉害过纳兰性德?
  
  他的仓促之作,还能厉害过纳兰词中的精品?
  
  突然间,苏木有些同情起下面的龙在。
  
  在强横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任何小机巧,都是垂死挣扎。
  
  任他奸如鬼,我自一路平推!
  
  除此,苏木还很惋惜:这种优美好词用一首少一首,竟然浪费了三首在龙在这个鸟人身上,可惜,可惜啊!
  
  正想着,龙在已经磨完了墨汁。
  
  却见这小子突然摘下帽子朝地上一扔,然后提起一壶酒仰天喝尽,然后饱满地蘸了一管墨,龙飞凤舞地在纸上写了起来。正是大气的行书,黑亮亮非常精神。
  
  这一买相装逼到十足,还真有些李太白醉酒的意味,顿时就引起了一片低低的叫好声。
  
  “龙明卿上一场的《采桑子》虽然不成,可你看他现在,新题一出,就立即动手,文不加点,光这份才情,也算是不错的了。”
  
  “或许,这首《临江仙》值得期待吧!”
  
  “龙明卿的行书写得不错,看来是下了多年苦功的。”
  
  ……
  
  话音中虽然带着赞叹,可龙在还是听得出来众人已经不再看好自己,或者说对他胜这一场还有疑虑。否则,为什么只赞自己写词的速度和书法,而不说词本身。
  
  显然,他们已经认可苏木比自己的诗写得好的事实了。
  
  龙在心中憋气,他性子本就急噪,忍不住提气朝戏台子上的苏木大喝一声:“卑鄙小人,可敢再赛一场,写不出来了吧,呆住了吧,还不快快动笔?哈哈,哈哈!酒来!”
  
  又有人倒了满满一碗黄酒递过来,龙在接了,又是一口干。
  
  红色的酒液从嘴角漫出,撒满前襟。
  
  月色和灯光中,龙在状若疯魔,很是骇人。
  
  苏木在台上冷笑,心道:这是比诗词还是比喝酒,还是比书法,这人的心态已经完全扭曲了,苏木今天还真是胜之不武了?既然你已经想我叫阵,不迎战,还真当我怕了你?现在这种氛围,文绉绉温吞水,婉约到极处的纳兰词显然是不合适的。
  
  力量,只要电光火石,雷霆万顷的厉害,镇压下来!
  
  这个时候,苏木突然改了主意,突然大笑一声,从台上跳下来。
  
  然后背着手,朝张府外走去:“兴已尽,不如归去!”
  
  “哄!”在座众人已经苏木要逃,都同时闹起来。
  
  那龙在又开始得意地大笑起来:“果然是个败类,文抄文,哈哈,哈哈,漏馅了吧!”
  
  “龙在,尔不过能写几首平庸之作,就敢号称诗词圣手。有我苏木在此,你还写什么?”
  
  这是目空一切的骄傲。
  
  响亮的回音中,一道苍凉的歌声传来:“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滚滚长江向东流,多少英雄像翻飞的浪花般消逝。不管是与非,还是成与败,到现在都是一场空,都已经随着岁月的流逝消逝了。当年的青山依然存在,太阳依然日升日落。
  
  宇宙亘古如斯。
  
  人生亘古如斯。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