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不行,我得去
苏木摆摆头:“纸上推演没什么意思,朱大将军,想不想真正地玩上一把?实话对你说,我现在是甜水胡同锦衣卫百户所请的幕僚,今天晚上百户所要向东厂开战,如果你有兴趣参加,这个点就交给你了,到时候你跟着刘公公假扮东厂的人,来一个鱼目混珠(明朝好女婿233章)。”
  
  “啊,你真要动手?”刘瑾面色大变;“这不是作乱,这不是造反吗,好大胆子!”
  
  这一声叫又尖又利,老太监没想到苏木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太子荒唐他自然知道,日常也有意讨好,弄出一些胡闹的事情来捧场逗趣。不过,这些讨好之举不过是停留在小打小闹的程度,可苏木这次却建议让储君和人真刀实枪地干。
  
  若是有个三长来两短又如何是好,即使太子大发神威丝毫未损失,玩得尽兴(明朝好女婿233章)。可一国储君牵涉进厂卫之争却是一桩极其大的政治事件。
  
  这个苏木失心疯了吗?
  
  问题是苏木不知道太子的身份啊,这事又该怎么同他说呢?
  
  刘瑾还没叫完,太子却呼一声站起来,面上带着亢奋的神情,一双眼睛亮得怕人:“什么,要开战,哇哇,我要去!子乔你快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东厂和锦衣亲军怎么就打起来了呢,以前也没听说过。还有,你什么时候成了甜水胡同百户所的幕僚了?”
  
  看这个姓朱的小子兴奋成这样,苏木就知道事情成了。
  
  这家伙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至于事情的后果究竟会怎么样,他才不在乎呢,只要玩得高兴,爽了,管他娘。
  
  “别急,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等我缓口气,慢慢同你说。这次战斗,我需要你帮忙,如果没有你,还真赢不了。朱大将军,你不是一直想带兵上阵做万人敌吗?这次战役若是打起来,万人规模不敢说,厂卫双方加一起好几千人,且都是战兵。就其规模,已算是一场大型战役。我看你这几日军棋推演,大有古时名将风采,正是时候参加实战。否则,一辈子停留在纸上岂不成了赵括。”苏木不动声色地诱惑着朱厚照。
  
  接触了这两个月,他对这姓朱的皇族小子的心性已经揣摩到十足,开始慢慢地给他下套。
  
  刘瑾还在叫:“少爷,去不得,去不得呀,这事若是要老爷知道就麻烦了。”
  
  “住口!”一听到这么大规模的战役,未来的正德皇帝就心痒难搔。苏木这一席话深得其心,的确一场真正的大战役,双方出动的兵马号称十万,可扣除民夫和辅兵,真正的主力战兵也不过几千。
  
  这几日玩兵棋他玩得正入巷,迫不及待地想在战场上检验自己所学的军事知识。
  
  他本是一个一旦疯起来就不管不顾之人,听刘瑾还在叫,顿时就怒了:“刘伴,你怎么能这样,太扫兴了,太扫兴了,混帐东西!”
  
  一双眼睛看着刘瑾,直欲喷出火来。
  
  刘瑾从来没看到太子爷对自己如此严厉,心中一寒,嗫嚅:“少爷,兹体事大,可乱来不得地呀……”
  
  “嘿嘿,兹体事大,在本少爷眼中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看你这人也没个出息劲,好歹你也是跟了我十多年的老人,真真是让我失望啊!说起来你不就是怕事吗,本少爷手下可容不得那种贪生怕死的无胆鼠辈。”太子冷笑地看着刘瑾:“刘伴,你不是一直想回老家吗,明日本少爷就放你回乡,你走吧!”
  
  刘瑾大惊,猛地跪在地上,不住磕头,哭号道:“少爷,老奴舍不得你啊,不要赶奴婢走啊!”
  
  这一声哭号惊动了院子里的小蝶。
  
  小姑娘慌忙跑进来:“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苏木朝她摆了摆手,然后一把将刘瑾扶起来:“刘伴,你家少爷只是说说气话,其实你也是他使老了的人,怎么舍得离开你。”
  
  朱厚照:“起来吧,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
  
  刘瑾这才站起来,感激地看了苏木一眼,但眉宇中还是非常担心。
  
  苏木:“刘伴,其实你也不用担心,不就是厂卫打架而已,只要没死人就闹不大。还有,你家少爷这次是冒充东厂的人,大半夜的,行踪诡秘,一击即走,别人也发现不了他。”
  
  “真的?”刘瑾还是担心。
  
  苏木一笑:“你也是笨,难不成就这样大摇大摆地杀将过去,不知道化装吗?”
  
  朱厚照:“要让我出手也成,不过,这次战役斗由本少爷全权指挥,否则你请别人。”
  
  苏木白了他一眼:“废话,等下我带人修理了甜水胡同的东厂坐探子之后,立即就会缩回卫所死守。而你则人带冒充东厂番子把锦衣卫的人引出来,至于怎么引,引多少人,还不是你说了算。”
  
  说完,苏木一笑:“千言万语就一句话:将所有局势都控制在手中的感觉非常地棒,难道你就不想感受一下吗?”
  
  “废话,想,太想了!”未来的正德皇帝喜上眉毛梢,一拍桌子:“刘伴,马上回家,挑二十武艺最高强的侍卫,剃刀了胡子,假扮太监。他们的武艺虽然比不上本少爷,可架不住人多声势大呀!”
  
  刘瑾苦着脸:“少爷,假扮太监没任何问题,可让他们剃须,只怕……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果全剃光,那就是不孝,人家不跟我翻脸才怪?”
  
  未来的正德皇帝大怒:“什么不孝,少跟我说大道理!他们若不答应,那就是不忠,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这个忠字得排第一位。如果他们不答应,以后也不用跟我。”
  
  刘瑾鸡啄米一样点头:“少爷说得是,天地君亲师,君在亲前。少爷,咱们这就回去准备吧!”
  
  未来的正德皇帝摇头:“你先回去准备,夜里子时出来,在地安门前与我汇合。”
  
  刘瑾大惊:“少爷你不回去?”
  
  朱厚照摇头:“你是聋子吗,子乔今天下午要攻打东厂甜水胡同的坐探,本少爷身为京城第一高手,这种热闹自然是要去凑上一凑的。这一仗,我要打头阵,谁也不许同我抢!”
  
  说到这里,未来的正德皇帝激动得身体都在发颤。
  
  “啊!”刘瑾又大叫一声,身体软软地坐在椅子上,几乎要哭出声来。
  
  朱厚照究竟有多少斤两,刘瑾和苏木都是知道的,也就是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屁孩,战斗力五的渣。以前之所以让他以为自己是京城第一高手,那不过是别人哄他玩的。
  
  苏木有微微一楞,他也没想到这姓朱的小子会提出这种过分的要求。
  
  若说起战棋推演,这家伙是个天才,可街头斗殴,别人可不认识他。真动起手来,也只有被人打成猪大将军的份儿。
  
  “朱大将军,你的任务是运筹帷幄,这种冲锋陷阵的事情,还是交给我们去办吧!”苏木耐心地劝解着他:“还有,那地方也不过十来个番子而已,举手就能灭了。”
  
  朱厚照猛地摇头,兴奋得额头上都起了一层油光:“不成,这次我得去。否则,我就不出兵帮你。”
  
  这话说得异常坚决。
  
  苏木很是无奈,看来今天不答应他不行了。
  
  看到刘瑾的担忧的摸样,苏木安慰道:“公公放心好了,东厂的人少,我们这里可有一百多锦衣卫好手。也许真动起手来,还轮不到朱大将军出手就已经大获全胜了呢!”
  
  “但愿如此。”刘谨哼了一声,愤怒地尖叫:“子乔,你可得小心些。若伤了我家少爷,那可是要诛三族的!”
  
  “又来了,又是诛三族,这个刘公公的口头禅怎么就不能改一改呢?”苏木不住摇头,正想笑,旁边的朱厚照就按捺不住,一脚踢出去,正中那把椅子,将刘瑾连人带椅子地踢出门去。
  
  “快滚,少在这里扫兴!”
  
  苏木忍俊不禁,哈哈地大笑起来。
  
  ……
  
  苏木自认为忽悠住了这姓朱的小子,今天的事情绝对小不了,搞不好还会惊动整个朝野。真若闹起来,这个朱大将军免不了要受到牵连。
  
  当然,作为宗师,将来出事,自然有宗正府治他,在家里关上几年也是有可能的。
  
  如此也好,这小子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由朝廷看管几年,磨磨心性对他的成长也有好处。
  
  再说,这家伙天天来烦我,这次顺便将他一并给赚了,也好落得个清净。
  
  苏木心中忍不住笑了笑,感觉自己的腹黑技能树开始点亮了。
  
  当下就同小蝶说自己晚上不回来,背上金银就出了门。
  
  将这十两黄金和一百两银子取走,家中的现金也已经告磬。这几个月又是参加乡试,又是吃用,花的都是胡进学的那次给的钱。
  
  到如今,苏木已经不名一文。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反正这事若是办好,等到规费一收上来,再问胡进学借点就是了。
  
  男人做事,小蝶这个做女人的自然不敢过问。
  
  “少爷,万事小心。对了,明日早些回来。”小蝶追到小天井的门口,叮嘱道:“明日就是九月十五日。”
  
  “哦,都中旬了,哪又怎么样?”苏木一时间没回过神来,反问了一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