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处置
从皇帝那里出来,徐灿一张脸更是阴沉,只闷着头朝前走(明朝好女婿245章)。
  
  王岳没察觉出徐灿神色的异样,一路上都不住地破口大骂:“这胡顺可恶,演得就好象是真的一样,谁信啊?他娘的,这军汉就是个下贱的戏子,若落到我手里,定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问题是万岁爷信啊。而且,人家的确是演得好啊,王岳,你不承认也不行。”徐灿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王岳,面上却带着一丝笑容。
  
  王岳差点撞到徐灿身上,忙收住脚步:“徐公公放心,我再想个法子整治这个粗鄙的夯货。”
  
  看到徐灿的笑容,王岳心中突然不安起来。
  
  徐灿心中气得半死,忍不住冷冷道:“夯货,到现在你还觉得胡顺是个粗鲁不文的武夫?”这次虽然说皇帝和了稀泥,不想分出个谁是谁非。可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皇帝是相信胡顺的话,内心中已经对东厂有了成见。
  
  如今,厂卫的地位本就不高,而且,太监们的权势得自皇帝的信任,一旦这种信任不在了,要想重新拿回往日的荣宠,却不知道要花多少工夫。
  
  自家事情自家最清楚,徐灿在宫里宫外都没什么势力,之所以走到今天,只要是因为自己的能力得到了皇帝看重。一旦失势,只怕没人会替自己说话。
  
  这个王岳办事不力不说,还弄出这么大一个漏子,真真是该死!
  
  想到这里,徐灿心中就冒起了一股怒气。
  
  “徐公公……”王岳额头的汗水就沁出来了。
  
  “哦,王公公还有什么话可说?”徐灿笑得更是自在。
  
  王岳口吃道:“这次陛下好象不想将事态扩大,可咱们这些做奴、奴才的,却……却不能安然自得……属下这就下去写个请罪的折子,请……请罚俸两……年,徐公公你看这样可妥当?”
  
  “妥当,最最妥当了。”徐灿突然一鼓掌,道:“不过,王公公你不过是东厂大档,写折子好象也递不上去吧,如果你入了司礼监,情况又不一样,想进去吗/”
  
  王岳知道他说的是反话,汗水出得更多:“小的怎敢有这种妄想,只想将手头的差事办好,不辜负徐公公就好。”
  
  “不不不,怎么会辜负了,王公公办事咱家是很放心的。今天这事是得递个折子上去,给陛下请罪。”徐灿的话开始尖酸刻薄起来:“当然,以你的资质,去司礼监还有不足。这样,孝陵还缺个管事的,那可是正四品的内侍啊,你去了那里,也有上折子的资格。”
  
  “啊,徐公公……公公,饶小的这一回吧!”王岳腿一软就跪了下去,将头磕得蓬蓬响。
  
  孝陵也就是个给皇帝看守陵墓的,虽然品级高,可一般都做犯事的高品级太监流放之用。去了那里,一辈子就别想回来。反倒是东厂大档虽然级别不高,可权势极大。
  
  徐灿此举是变相的发配。
  
  “饶命?呵呵,王公公这话说得就不对了。孝陵吉壤乃是陛下千秋万年之后的行宫,国家一等一的大事。王公公能力超卓,正适合去做这个事情。到时候,王公公重任在肩,又有谁敢来找你不自在。你平日里一口一个忠字当头,现在叫你替万岁爷做点事就不肯了?”
  
  徐灿咯咯地笑起来。
  
  “徐公公,徐公公!”王岳大声地哭起来,将额头磕得全是鲜血。
  
  “王公公,起来吧!”
  
  “徐公公,属下知道错了,请你收回成命吧!”
  
  “你不起来是吧,呵呵,还耍起赖。好,且由得你!”说话中,徐灿已去得远了。
  
  此刻,牟斌和胡顺正走在回值房的路上。
  
  牟斌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胡顺也不敢问,只紧紧地跟在后面,泪水依旧流个不停。
  
  走了片刻,见四下无人,牟斌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用欣赏的目光看着胡顺:“做得不错。”
  
  “指挥……”
  
  “很好,这事干得漂亮。其实,在陛下身边当差,根本就不需要说太多话。万言千当,不如一默,这一点,你比我想得透。”在内心中,牟斌已经将胡顺当成自己的心腹,竟主动同胡顺交起心来。
  
  “指挥大人。”胡顺被牟斌一夸奖,身子骨顿时轻了三分,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刚才的在眼睛里抹了太多大葱汁液,火辣辣疼得厉害,眼泪流得让他自己都忍无可忍了。
  
  “不要哭,不要哭。”
  
  “呜呜……”
  
  牟斌见胡顺还是如此悲戚,心中纳闷。刚才你哭成泪人也不过是忽悠万岁爷的,这里又没有外人,你还装什么呀?
  
  可转念一想,心中却是一动:虽说没有外人,可有的事情做得说不得,这个胡顺倒是谨慎,真真是个稳妥之人。
  
  感叹了一声,牟斌:“这次你的百户所被围,以百人之力对抗整个东厂也属不易,都怪我,事发的时候没有及时救援,若当初将那个千户所直接交给你指挥,而不是仅仅挂了个副千户的名头,你的损失不会那么大。也怪我,事发的时候没有及时派兵救援。罢,你也算是替我锦衣亲军争了脸。有过必罚,有功必赏是我锦衣卫的规矩,你这个副千户就别当了,直接做千户吧。其他九个百户所一并归你统辖。”
  
  “啊……多谢指挥使大人……呜呜……”
  
  “好了好了,就这样吧,早些出宫去,卫所那边出了如此大事,还需善后。我也有些公务需要处置,你退下吧!”
  
  等牟斌一走,胡顺再也忍耐不住,忙扑到旁边一口大缸前,将整个脑袋都沁进水里,半天,眼睛才算舒服过来。
  
  等到那一口气再也憋不住,他才将头缩回来,软软地靠在水缸上。仰头吐了一口带水草的污水,暗哑地笑起来:“哈哈,哈哈,千户,我是千户了!”
  
  整个京城也不过十几个锦衣千户,手头所掌握的权势,却不是他现在这个副千户兼任百户可以与之相比的。
  
  也就是说,到现在他才算是正式成为锦衣卫的中坚。
  
  以后出经办案,就算是巡抚一级的官员见了我也得规规矩矩。
  
  做人,到了这一刻,才算是有了滋味。
  
  “果然是只哭就好,一句话不说,竟然就弄了个锦衣千户,苏木……”胡顺笑了半天,突然骇然而惊:“这个苏木,难道真是刘伯温再世?”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