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四十七章 大喜啊大喜啊
听到小蝶这一句喊,吴家父女立即站起来,一个大家闺秀,一个身体虚弱的老书生都以让人意想不到的敏捷从小天井里冲了出去(明朝好女婿247章)。
  
  苏木虽然反应极快,还是迟了一步。
  
  等怕出小天井,就看到院子里乱成一团,一群龙家的下人已经团团将小蝶围住,七嘴八舌地大声呵斥:“怎么回事,快说,快说,我家公子中了没有?”
  
  “贱婢,你不会是说谎话的吧,咱们的人也出去看榜了,怎么你反走到前头?”
  
  “对对对,这婢子就是来捣乱的!”
  
  一通混乱之中,那龙在依旧不紧不慢地弹着古琴,显得毫不在意的样子。
  
  被这么多人围着,小蝶大怒,一把推开前面的那个龙家下人:“让开,让开!”
  
  大约是走得急了,小丫头的胸膛剧烈起伏。
  
  “小蝶,究竟是怎么回事?”吴小姐忙走过去,伸出用手手帕擦了擦她的额头:“看你热得,别急,慢慢说(明朝好女婿247章)。”
  
  “少爷,确实是放榜了。”小蝶喘着气道:“刚才我出门的时候,就看到有几个读书人坐着车朝北直隶总督衙门方向跑去,后面还跟着几个走路的士子,看他们的神情好象很着急的模样。其中一个秀才大约是身体不好,还雇了个脚夫背着。小蝶心中一急,就拦下那个秀才,问究竟是怎么回事情……”
  
  “你居然当街拦人?”苏木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发现龙在的琴声停了下来,估计是正竖着耳朵偷听。
  
  小蝶点点头,一脸委屈,道:“那秀才真真是可恶,不住地骂娘,说是大胆……已经放榜了,本公子今科必定是要中举人了,你耽误得起吗?”
  
  大胆二字后面估计是跟着“贱人”二字,小蝶怒得面庞都红了:“他不说发榜还好,一说,我却不能放过。就拉着他死活不丢。那秀才没有办法,只得说刚才在客栈得了消息,说是总督衙门那边的榜文总算是贴出来了,正要赶过去看。”
  
  “原来如此,那么,你去衙门看了吗……”都下午四点钟了,这一期的乡试中举名单总算是出来了,比起往届实在是迟太多时间。
  
  老实说苏木也等得有些不耐烦,不知道怎么得心脏却蓬蓬地跳个不停。心中那一句“我可中了”却死活也说不出口,生怕从小蝶口中得到自己名落孙山的噩耗。
  
  “是啊,可去衙门看了榜文?”吴小姐也面庞一白,急问。
  
  可这句话却瞬间被龙家下人的大声呵斥淹没:“贱婢快说,可看到我家公子的名字?”
  
  “我家公子肯定是中了的,快说,究竟是第几名?”
  
  “就是,如果我家公子中不了,难不成苏木这笨蛋能中。快说报来,如果名次,爷一高兴,没准就会赏你几个大子。”
  
  这群人说得难听,苏木也怒了,喝道:“你们自己不是自己派了人去看吗,到时候就有消息了,还问什么?面对着一个小姑娘,嘴巴臭成这样,你们也好意思?”、
  
  几个龙家下人又开始骂:“苏木,别看你是也是个秀才读书人,咱们敬你三分。等我家公子中了举人,你又算得了什么?”
  
  “苏木,你以前在咱们家骗吃骗喝,咱们少爷看在大家动是读书种子的份上接济,他是大名士,自然不会跟你们这种骗子一般见识。可老子却看不下去,等下拼着被公子责怪,也要赶你出去。”
  
  这句话指桑骂槐,说者无心,听着有意,吴举人气得嘴唇哆嗦:“不当人子,不当人子,真以为老夫是市井泼皮在你们这里耍赖。明卿,若不是你父亲当初强留,盛情难却,我早回河间府老家了。”
  
  龙在却不说话,嘴角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吴小姐忙扶住老举人:“父亲,你别生气。”
  
  小蝶大叫一声:“都安静,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们龙在中没中?既然你们要问,好就告诉你们,你家龙公子没中,名落孙山,这下你们可满意了?”
  
  院子里突然安静下来。
  
  然后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一个黄毛丫头懂得个屁,我家公子会不中吗?荒唐,荒唐!”
  
  吴举人在女儿的安慰下好不容易平静下来,这才咳嗽一声,问:“小蝶,你据实说话,究竟去看榜没有,结果如何?”
  
  苏木和龙在同时将头转向小蝶,目光在空中碰了一下,又飞快闪开。
  
  小蝶:“回吴老爷的话,小蝶又不识别字,去看什么榜啊。先前听那秀才说总督衙门的榜文出来了,我心中一急,也顾不得其他就跑回来报信。到现在我家公子中没中,鬼才知道。”
  
  听他这么说,苏木这才想起这一点,忍不住苦笑一声:我却忘记小蝶是不识字的,又怎么可能去看榜文。关心则乱,刚才我这心跳得真是厉害。这感觉比起当年去查高考分数的时候还紧张啊!
  
  又不经意地用眼角的余光看了龙在一眼,他也好象长长出了一口气的样子。
  
  “不识字你说什么我家龙公子名落孙山,可恶的贱人!”
  
  “对这种贱人就该直接从这里轰出去!”
  
  这下,龙家的几个恶奴都挽起袖子不住大骂。
  
  吴举人气得浑身哆嗦,大叫:“龙在,你家下人如此无礼,你们龙家的门风可都被败坏光了!”
  
  毕竟是父亲的同年,龙在哼了一声:“都别闹,对了,去看榜的究竟是谁?”
  
  一个龙家的下人讨好地将脸凑过来:“回公子的话,是段三、路四去的。”
  
  “段三和路四,这两人的脚程倒快,怎么还不回来?”龙在表面上看起来虽然很是平静,可内心中却是火烧火燎一般。
  
  即便对自己在考场上所作的文章有强烈的自信,可科举场上的事情谁说得准呢,如果……
  
  刚才小蝶的那句话让他心中猛地一跳,即便知道她说的不过是气话,可心中那一丝不安却越发地分明起来。
  
  或许是因为总督府衙门前的人太多太挤,又或许是那段三和路四因为其他事情耽搁了吧,还是再派一个人过去看看为好。
  
  想到这里,龙在再也按捺不住:“你也去看看,快些。”
  
  “好的,小人这就去。”那下人应了一声,一道烟地跑了出去。
  
  院子里,龙家的下人还在喝骂。
  
  小蝶气得满脸涨红,苏木一把拉住她的手:“小蝶,别同这些无耻小人一般见识,狗咬你一口,难道还咬回去,进屋去等着吧,从衙门到这里还有一段路,就算要消息一时间也来不了。”
  
  吴举人听苏木这么一说,哈哈一笑:“说得好,狗咬你一口难道还咬回去,哈哈,这龙家的家风越发地不象话了。回去等着就是了。”
  
  笑完,就牵着女儿回小天井里去了。
  
  龙在被吴举人这话气得面上青气一闪,可人家毕竟是父辈,只能强自忍了。
  
  吴举人不能见风见光,在外面呆了这么长时间,脖子、面庞和手背上都是红色包块,痒得难受。
  
  见他变成这样,吴小姐惊得面容煞白。
  
  小蝶毕竟比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吴大小姐见识多些,说道:“姐姐别担心,吴老爷这是生了风团,也不是什么病,只需用热水擦擦就好。”
  
  “真的,那……我去烧水。”
  
  苏木这才恍然大悟,所谓风团其实就是身体里缺少某种微量元素,一被风吹就过敏,这病也好治,只需注意保暖,平日里用饮食调剂就是了。
  
  吴举人在屋子里当了这么多年老宅男,除了心理原因,过敏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烧了水,用热毛巾擦了脸,在屋子里坐了半天,老举人面上的红包终于散去。
  
  北京的天亮得早也黑得早,尤其是秋末,不片刻,天色就暗了下去,屋中光线不好,竟看不清楚。
  
  吴小姐刚点了一盏桐油灯,就听到外面大喊:“少爷,少爷,大喜,大喜啊!”
  
  喊叫的正是龙在先前派出去的那个下人。
  
  “噼啪!”一点灯花落到吴小姐手上。
  
  苏木心中一叹:龙在还是中了,不意外,可我呢?
  
  对于自己这次乡试,因为没办法作弊,全凭真本事去考,自己做得用心,文章也些得满意。可放在两千多考生中,也不过是中上水准。中举也只有八成把握,这八成的概率看起来是高。
  
  可如果中不了,剩余的两成就变成十足的失败。
  
  突然间,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子乔……”吴小姐听到苏木呼吸粗重,心中担忧,顾不得父亲和小蝶都在面前,忍不住喊了他一声。
  
  吴举人哼了一声,对苏木喝道:“龙在本是老夫古人之子,对于他的文章,我却清楚,中了也不奇怪。他中他的,你中你的,互不防碍,你又担心什么,没出息,枉我如此看重于你!”
  
  说来也怪,被吴老先生这一句骂,苏木却平静下来:“走,出去看看!”
  
  吴举人:“我们也去。”
  
  “爹爹,你的身子。”
  
  吴举人听女儿说起自己的身体,心中却有点畏惧。可想了想,还是一咬牙,拿起一张干棉巾,在脖子一裹平稳地朝外面走去。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