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怎么也没看到少爷的名字
在以前苏木也想过发榜这一天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自己不管是中还是不中,都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明朝好女婿249章)。
  
  如果没中,苏木觉得自己可能会灰心丧气,会很长一段时间提不起精神来,他也想过该如何调整心态,两年以后再战。
  
  如果中了,前途一片光明,有逆天作弊器在手,又提前知道考试题,将来别说进士,只怕状元也当得,那可是通天的前程啊。自然要欣喜若狂,不能自已。
  
  可没想到,喜报刚一到,吴老举人却又哭又笑,好象是他自己中举一样,纯粹就是范进中举的明朝篇。
  
  这下,苏木倒是呆住了:吴老先生你这是要做什么呀?
  
  看父亲又哭又闹,吴小姐本已经满脸是泪,只得收拾好心情,一抹眼泪,不住叫:“爹爹,爹爹,你怎么了?”
  
  小蝶也不住安慰:“吴老爷,我家少爷读书本就刻苦,这两个月你看可是看到眼里的。他本就是我们保定的才子,中了也很寻常。”出于对苏木的盲目崇拜,小蝶可是见过自家公子在一年之内过五关斩六将,一路考过来的。
  
  前三场童子试他可都是得了头名,这才却只第一百九十二名。说实在话,这名次叫小蝶大为不满,心中以为肯定是考官看少爷不顺眼,故意压了他的名次,当真是可恶极了!
  
  自家少爷本是天才,不中第一就是老天不公。
  
  却不想,乡试是童子试可以与之相比的吗?
  
  吴举人还在又哭又笑,倒弄得苏木比较郁闷:今天可是我中了举人,我才是主角啊!
  
  那几个官差看样子也不是第一次送喜报,这种惊喜若狂的情形见得多了,也不惊诧,笑了笑,走到老举人身边:“你是苏老爷?”
  
  “不是,不是,他才是。”吴举人这才惊醒,从地上挣扎着站起来,指了指苏木,然后对女儿和小蝶大声喝道:“你们管我做什么,快接官差接喜报。喜钱,喜钱,这个可是少不得的,不然不吉利!没个眼力劲,快去拿!”
  
  二女这才急忙回小天井取钱。
  
  官差们听到有赏钱,都是眉开眼笑。
  
  一人走到苏木面前,一拱手,然后将喜报交给苏木:“苏老爷,这是你的喜报,恭喜,恭喜。”
  
  说话间,小蝶和吴小姐就吃力地拖着四吊大钱过来,递了过去。
  
  又不好意思地说没有准备酒食,却是怠慢了。
  
  按照科场的规矩,不能直接给现银,都要换成一千文一串的制钱,加一起一米多长,很是沉重。二女毕竟是女流之辈,拖在手上,却有些吃力。
  
  那几个衙役相似一笑,都在心里说:昨夜京城乱成那样,今年的桂花榜出得迟,早点交卸了差事回家要紧,酒食吃不吃无妨,还是现在钱实在。
  
  也不推迟,接了钱,一人一串挂在脖子上,唱了声诺,转身告辞。
  
  一通忙乱之后,吴举人也不哭笑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苏木身上,只不过,这目光各有不同。
  
  吴小姐一脸的爱怜和娇羞,小蝶则是满满的崇拜,吴举人则又严肃起来:孺子可教也!
  
  至于龙家人的目光,愤怒者有之,嫉妒者有之。
  
  正寂静中,龙在却哈哈大笑起来,伸手在琴弦上拨了一下。满面都是不屑:“不过是一百九十二名,好险,几乎就落榜了。如果是我龙在考了这个名次,自没脸见人。不过对来你来说,只要中了就是好的。如此看来,我龙在还真要同你做同年了。依我看来,你这辈子的成就也就这样了,当好好做人,戒焦戒躁,如此倒也能做一富家翁,平安一生。莫要再做非分之想,反误人误己。”
  
  口气如同一个长辈在教训后学晚进。
  
  苏木淡淡道:“龙兄要做我同年,苏木却高攀不起啊!”
  
  这下小蝶彻底爆发了:“龙在,我家公子可是中了举人的,你现在连中没中都还难说,又凭什么在我家少爷面前说这种话?”
  
  “哈哈,哈哈,我家少爷会不中吗?”龙家其他人又都大笑起来。
  
  龙在一挥手,让大家静下来,也学着苏木的模样,淡淡道:“至于能不能中,我龙在却不放在心上。我本散淡之人,不像苏木你将功名一物看得那般要紧。不过,达则兼济天下,修齐治平也是我辈读书人的理想,龙在自当仁不让。怎么说,也得进前三才不算白去通州一场,也好叫苏木你知道什么叫中举之后的风光。一百九十二名,我龙在还真不放在心上。”
  
  “你!”小蝶气得跳起来,正要马,突然间,又有两人闯了进来:“少爷,少爷!”
  
  声音里带着哭声。
  
  “啊,是段三和陆四回来!”
  
  “段三哥,快说,看到榜文没有?”
  
  “少爷究竟得了第几名?”
  
  所有人都叫起来。
  
  按说抛开往日的恩怨不说,龙在究竟中不中同苏木也没有任何关系,只要自己得了举人功名就好,这个时候本应该回屋关起门自己高兴才对。
  
  可龙在这小子实在讨厌,用话将苏木等人激着,于是,苏木和吴举人四人听到去看榜的段三和路四回来,也不急着回去,都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少爷啊,少爷啊!”
  
  段三和路四突然扑通一声跪在龙在的面前不住磕头,然后放声大哭。
  
  听到他们的哭声,龙在心中一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强自忍住了,问:“说话,怎么回事情,惶惶张张,成何体统?”
  
  段三哭道:“小的和路四去总督衙门,等榜出来之后,挤上去看了半天,怎么也没看到少爷的名字。”
  
  “什么!”所有人都同时大叫起来。
  
  连苏木和吴举人也惊讶地叫出声来。意外,真是意外。龙在在考场中所作的文章最近已经刻印成书了,几乎京城中的所有读书人都看过。
  
  不得不承认,那些文章作得实在是好,华丽优美,单就文字上的工夫而言,即便进不了前三,中举当不在话下。
  
  可万万没想到,他的名字居然连榜都上不了,这就叫人无法理解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