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五十章 彻底翻脸
龙在听到榜上没有自己名字,只感觉一阵头昏目眩(明朝好女婿250章)。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这两个废物弄错了。此刻,龙在心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喝问:“段三,路四,你们两人也是精细之人,可看得清楚了?”
  
  “对对对,快快说来。”其他几个龙家的下人也都是大声问,然后将目光落到段、路二人身上。
  
  “没有,没有,小人怎么可能弄错?”段三擦了一把眼泪,从坏里掏出一大卷纸来,“少爷,榜上两百多个名字,小人也是怕看错了。特意抄了一份名单带回来,上面确实没有你的名字啊!”
  
  见到他将榜文整个地抄了过来,苏木和吴举人倒没急着走。老实说,他们也有些关心这一科究竟是那些人中了举,这些人可都是苏木的同窗。发榜之后免不了要串串门认识认识,然后邀约在一起拜会宗师、房师。
  
  这两百人就是苏木将来最可靠的社会关系,休戚与共,互相扶助。
  
  只要到这一阶段,才谈得上组建自己的关系网,铺设自己在民间、士林和官场的人脉。
  
  龙在先前那好整以暇,镇定自若的表演在也持续不下去了,他猛地站起来,一把抢过段三手上的榜文。
  
  一个家丁提了个灯笼过来,将那写满字的纸照得雪白,同样苍白的还有龙在的脸。
  
  因为段三和路四都不是读书人,即便能写会画,可那一手字却非常潦草,看起来很是吃力。
  
  估计是想确定自己的名字究竟在上面没有,见苏木将脑袋凑过来,别人也没说什么。
  
  抄回的名单用的是一张三尺生宣纸,很长,很快,苏木就从头到尾看完了,直到最后面的左下角才看到自己的名字。
  
  至于前面,却没看到一个熟人。也就是说,同他一道去通州参加乡试的那五人中,除了自己,无人中举。就连平日里成绩最好的木生和孙臣也不例外。
  
  苏木忍不住摇了摇头:在做文章上面,我对八股文的认识或许强过孙臣和木生,但就国学底子来说,却还是差了些。两这二人都名落孙山,可见这次乡试的竞争激烈到何等程度,我苏木这次能够面前挤进前两百,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侥幸、惊险。这种体验,我可不想再来一次。
  
  但是,这个龙在无论是在国学上的素养,和作文水平都高出我一截。抛开个人恩怨不谈,龙在的水平还是一流的,他怎么会不中呢?
  
  巨大的疑惑从苏木心头升起,一时间倒来不及想其他。
  
  再看龙在,那着纸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噼啪!”一滴水滴在纸上,然后飞快地扩散开去。
  
  这一声在寂静的夜晚中显得很清晰。
  
  接着是另外一滴水。
  
  然后是第十滴。
  
  榜文上的字被浸得接成了一陀。
  
  苏木愕然抬起头,却看到龙在一张英俊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汗水,在灯光中青得如同蓝靛。
  
  口中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抄错了,一定是抄错了。”
  
  段三还没说话,路四就哭叫道:“少爷,不会错的,兹体事大,小的怎么敢马虎。段三抄完之后,小人还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对过,确实没有你的名字。这才回来的晚了,小的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
  
  “混帐,肯定是你们两人抄错了,我龙在的名字一定在上面,一定是得了头名解元。”说到这里,龙在突然咯咯地笑起来,笑得一脸都是和蔼:“段三、路四,你们的辛苦了,起来吧。呵呵,本公子知道你们是在同我开玩笑的,想的就是给我一个惊喜。好了好了,别开玩笑了,拿出来吧,等下本公子重重有赏。”
  
  “拿……拿什么……”段三和路四跪地在上,将头低着,再不敢抬起来。
  
  “好了,把你们抄的那份真正的榜单拿来看看,看看我究竟是第几?”
  
  “少爷。”段三和路四同时哭到:“没有,没有什么榜文,就这一份。”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开玩笑的,再闹下去,我可要恼了!”龙在尖锐地叫了一声,双手用里,将那张纸扯得粉碎:“该死的奴才,该死,连抄两百个名字都能抄错,我要你们何用。”
  
  纷飞的纸屑中,龙家下人都惊惶地闪到一边,就连地上的段三和路四也飞快地爬开。
  
  ……
  
  突然间,苏木有些同情起龙在了。
  
  这个龙在在半个月前可是天之骄子,诗词双绝,文章也作得华丽隽永,已挤身当世一流名士之列。只可以,几日前他在张府夜会上在诗词这一项上败得一塌糊涂,少年才子的光环已经彻底褪色。这次乡试居然连个举人也没考中,大张旗鼓北方来,最后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苏木现在同他是敌非友,自然不会装圣人,说些诸如“榜上无名,脚下有路”的安慰话儿。
  
  君子以直报怨,不落井下石,出言挖苦就算是好的了。
  
  不过,看这小子如何可怜,现在再给他心头来一刀,固然快意恩仇,倒显得我苏木没有气量。
  
  苏木不禁摇了摇头,感觉长久积压在心中的那口恶气算是彻底舒张出去。
  
  龙在主动挑衅他苏木,现在好了,无论是诗词还是功名都败得彻底。
  
  苏木心中忍不住叫了一声:痛快,真真是痛快啊!
  
  一笑,就要转身回物与小蝶和吴家父女好好庆贺一番。
  
  却不想,吴举人突然对龙在道:“明卿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我辈士林中人读书明礼,为的是提高自身修养,得圣人大道。达则兼济天下,穷也不改其志。像你这样,一心扑在科举上面,想的就是入仕做官,仅仅将读书当成敲门砖,却离圣人教诲远诶!”
  
  他毕竟是龙在的父辈,见同年的公子落榜之后如此颓丧,忍不住出言敲打。
  
  听到吴老举人这句话,苏木暗叫一声:多事,这个龙在根本就是一个听不进道理的人,你说这废话做什么?
  
  果然,话音刚落,龙在就猛地扭头狠狠地看着吴举人:“你谁呀,轮得到你来教训我?滚!”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