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五十二章 没个去处
追出大门,外面已是漆黑一团,竟然有些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明朝好女婿252章)。
  
  这一片都是贫民窟,天一黑,下里巴人直接倒头睡觉,谁肯再浪费灯油钱。
  
  苏木本担心老举人恶气上涌,走得看不见人。
  
  可等一到街上,却看到老举人楞楞地站在街道心,如同泥塑木雕,而吴小姐则站在旁边,一脸的凄苦。
  
  苏木走上前去,小声问:“怎么了?”
  
  吴小姐摆了摆头,絮语,吴举人却悲怆地低叫一声:“想不到我堂堂吴世奇,饱读诗书,十八岁中秀才,三十中举人,也是春风得意,临到老了,却潦倒沦落至此,要被人赶到大街上来。天下之大,竟然无出容身。悲哉,苦哉。”
  
  “伤哉,正是,且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人一生在世上,就要在天地的铜炉中煎熬,不知道何时才算是个了”老举人的眼泪却流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女儿的头发:“可惜云儿你自生下来,没享过一天富,是爹不中用啊!”
  
  吴小姐低声哽咽:“爹爹,别说了,求求你别说了。”
  
  苏木心中也是有些伤感。
  
  他暗自叹息一声,然后笑道:“不就是没地方住而已,又有什么大不了,走,先找个住处,否则就要宵禁了。你我虽然都有举人功名,可等下被锦衣卫和顺天府盘查,却是麻烦。”
  
  吴举人这才收起眼泪,点点头。
  
  一行四人摸黑朝前走去。
  
  这一带实在太偏僻,吴小姐和小蝶又是女子,老举人身体又弱,却走得不快,好不容易才挪到大街上。
  
  “糟糕,不好!”苏木突然想起一事,脸色微变。
  
  小蝶:“少爷,别一惊一咋的,怎么了?”
  
  苏木:“你身上可还有银子?”
  
  这句话问出,众人都是浑身一震,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苏木手头那一百两银子和十两黄金都交给胡顺用来激励士气。
  
  本来小蝶那里还有二两银子,老举人又将冬装都给当掉了,得的前一并赏给了给苏木送喜报的衙役,到此刻,四人却是不名一文。
  
  其实,也不算一无所有,苏木手头的文具和考蓝什么的,若是去当当,也值几钱。问题是现在都夜里了,当铺全部都关了门。、
  
  难不成今夜真要睡大街?
  
  问题是,你就算想睡大街也不可能,京城乃是天子脚下,首善之区。每个社区都要专人负责治安,见你大半夜在街上晃荡,废话就不多说了,直接抓了丢牢房里去。
  
  看到大家面带忧色,苏木安慰道:“别急,钱会有的,大家且放心好了。”
  
  小蝶却闷闷道:“少爷,可不能去胡家。”
  
  “胡家,什么胡家?”吴举人瑟缩着肩膀问。
  
  “没什么,没什么,一个保定的乡党,正在锦衣卫当值。”苏木心中一凛,突然想起胡莹和自己的山盟海誓。突然想起先前吴小姐在黑暗中大着胆子握住自己手时的情形,在古代,一个大家闺秀能够做到这一步,可说是已经将终身托付于君了。
  
  若让这两个女人见面,以胡莹的精细,肯定会看出其中的异样,不用刀子砍了吴小姐才怪。
  
  况且,小蝶和胡莹又有矛盾,自然少不了一通吵闹。
  
  如此看来,那地方还真去不得。
  
  如果到胡顺那里,多的不敢说,几千两银子还是能够拿到的。至于住人,百户所也大。可是,现在不去那里,又能去什么地方?
  
  苏木想到这里,突然有些慌乱。
  
  “锦衣卫?”吴举人皱了一下眉头,正色道:“不能去,厂卫都是乱臣贼子。苏木你刚中了举人,在士林中又有一定声望,前途正值一片光明,切切不可同他们沾染上。若是坏了名声,将来可要被文官们当成异类的。”
  
  苏木苦笑:“说说而已,本没打算去。放心吧,我自有去处。”胡顺就算了,在京城中,苏木所认识的人当中就只剩下木生等几个同乡。
  
  可先前苏木已经同木生他们翻脸,而且,也不知道他们住哪里,一时间也找不着人。
  
  “真的?”三人同时问。
  
  苏木一笑:“难道你们还不相信我。苏木好歹也是个读书人,平日间在京城也结识了不少同道,还有几分薄面。”他不能慌,至少在吴家父女和小蝶面前应该保持镇定。
  
  三人这才同时舒了一口气:“那就好。”
  
  于是,大家就在街上慢慢走着。
  
  吴小姐柔柔道:“子乔,你走快些,爹爹吹了这么久的风,身子只怕遭受不住。”
  
  苏木转头一看,却见老举人将身上的破衣裳裹得更紧,好象很冷的样子。鼻腔里也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显得很粗重。
  
  正要问,前面传来得得的马蹄声,苏木一惊,心叫一声糟糕:宵禁了,肯定是负责警戒的锦衣卫骑兵。
  
  蹄声越来越近,有说话声随风传来。
  
  “少爷,少爷,你跑慢些,这都夜里了,你还出来,仔细被人看到,又是一桩麻烦!”
  
  “听说子乔今天放榜也不知道中没有。”
  
  “以苏相公的才学,那是必定要中的。”
  
  “废话,他中不中关我屁事。我主要是无聊,昨天晚上玩实在是太开心了,我得找子乔好好说说,也叫他知道本大将军的威风!”说着,那人就得意地笑起来。
  
  这二人不是朱寿那小子和刘太监又是谁。
  
  苏木大喜,大喊一声:“嘿,你们,给我过来!”
  
  “啊,是子乔,子乔,你听我说……驾!”听到苏木的声音,朱厚照大喜,给了战马一鞭,飞快冲来,然后轻巧地跃到地上。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