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朱大将军的家
吴举人今日因为苏木中举一事,一反常态地在外面呆了好几个时辰,被冷风吹到过敏,到现在已是浑身发热,脑袋都疼得糊涂了,就那么趴在鞍子上面,紧紧地闭上眼睛(明朝好女婿255章)。
  
  前面是朱厚照牵着缰绳,马的两边,苏木和自己女儿一左一右扶着,让他坐得安稳。
  
  老举人一想起今日受了龙在这个后生小子如此大的侮辱,心中又羞又恼。
  
  他心中一动,想,今日老夫受了这么大一个屈辱。按说,遇到这种情形,老二应该第一时间站出来。可老夫如今流落街头,到最后却还靠着苏木才找得一个栖生之所。
  
  虽然说女婿不过是半儿,可关键时刻,却比老二那畜生要靠得住(明朝好女婿255章)。
  
  其实,老夫这几日已经想得明白。既然云儿喜欢那苏木,甚至连脸都不要了,我还能说什么,总不可能因此活生生拆散他们吧?
  
  再说,苏木的文章才华都是不错,虽然没什么家产,却也配得上我们吴家。
  
  至于他能不能中举人,倒也顾不得了。
  
  却不想,苏木果然争气,居然拿到举人功名,这也是老天可怜云儿,终于来了个花好月圆。
  
  老夫的儿子是靠不住了,身子又不成,看样子将来却要依靠女儿女婿,却不知道苏木愿不愿意奉养我这个老人,哎,这事却不好开口。
  
  想到这里,老举人心中有些羞愧:吴世奇啊吴世奇,你怎么总想着依靠别人呢!
  
  因为身体过敏的厉害,在鞍上爬了半天,老举人昏沉沉地谁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马停了下来,然后被苏木说话的声音惊醒。
  
  睁开眼睛一看,眼前是一间大四合院子,里面很安静,各屋都亮着灯,只有几个老太监在旁边侍侯。
  
  “大将军,你家的地方倒是大,可房子旧得很,沿路过来,虽然肃穆森严,却荒僻得紧。”苏木好奇地四下看着。
  
  沿途进来,基本看不到人影,房子院子倒颇有几座,可好象都没住人,有不少院子都一坍塌,显得很凄凉。
  
  心中就道:这个姓朱的小子祖上不是亲王就是藩王,要不这府中规模怎么可能大成这样。只不过,也不知道过了多少代,这家人早已经失了势,这才荒凉成如此情形。所谓富不过三代,君子之泽三世而宰。想当年,大名鼎鼎的江宁织造曹家何等风光,也不过三代人,到了曹雪芹这一辈,就穷到大冷天只靠一碗稀饭维生的地步,念之直叫人感叹。
  
  “是啊,我倒是想过整治来着,可没爹爹没钱啊!”朱厚照苦恼地摇了摇头。
  
  西苑这地方风景非常好,乃是皇家园林,朱厚照平日间都呆在这里,不肯住在皇宫里受别人约束。也因为如此,在他继位之后,几经修葺,遂成明帝国的政治中心。到他后面的嘉靖皇帝,甚至再以后的清朝皇帝,都将这里做为办公场所。
  
  到现代,也是如此。西苑在现代社会更有个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名字----中南海。
  
  天子虽然富有四海,可如今的弘治皇帝非常节俭,却不肯将一文钱花在个人吃住享受上面。这地方已经几十年没维修过,平日间也没住人,破烂得很。
  
  让朱厚照非常不满,苏木却笑道:“大将军,别的不说,你这家地方够大,知道如今北京的地价多少吗,已经叫我这个穷书生羡慕嫉妒恨了。”
  
  这不说还好,一说,苏木自己倒吓了一跳。刚才进来的时候,自进大门到这里起码走了一两里地,看情形,这一片不过是这姓朱小子宅子的一角。这么看来,这家伙的老屋至少占地百亩。这要是在现代社会,开放房地产,得值多少钱?
  
  “恩,恩。”马上的吴举人动了动。
  
  “爹爹。”
  
  “吴老爷。”
  
  朱厚照忙叫两个老太监:“快找间不通风不透气又暖和的房间让他住下。”
  
  一通忙乱,总算安顿下来。
  
  这里的房间实在太多,一人住一大套都还有富余。
  
  苏木谢了一声,打了个哈欠:“大将军,忙了半天,我先去睡了,这次多谢你了,我们只住一晚,明日就离开,另外找房子。”
  
  “别,别走呀,你想住多久都可以啊!”
  
  苏木笑道:“梁园虽好,终非故乡,我倒无所谓,老举人他们一家可需要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那好,明天老举人他们自搬走,子乔你留下就是了。”
  
  “明天再说吧!”苏木的哈欠一个接一个地打了起来:“我真要去睡了,再废话我可不客气了。”
  
  “不客气,太好了!”朱厚照去抚掌笑起来:“子乔,要不,咱们再说说武艺,我跟你说说我最近练功地情形好不好。”
  
  “好吧,好吧。”看这姓朱的小子如此热切,自己又吃人家住人家,面子还是要给的,不过,先找个舒服一点的地方躺下再说。
  
  苏木一点点头,一边朝自己的屋子走去,随势倒在床上。
  
  这一天实在发生了太多事情,苏木只觉得四肢百骸无一不软,也记不得朱厚照说了些什么,只不住“恩恩恩”地有口无心地应着,直到梦见周公。
  
  等醒来的时候,已是东方大白,这一觉睡得舒服。
  
  只不管过,鼻端有阵阵恶臭袭来。
  
  定睛看去,却见到脑袋旁边的被子里伸出来一双臭脚,显然是另外一头还睡着一个人。
  
  苏木大怒,一脚踢出去。
  
  “啊!”一声,朱厚照跳了起来,怒道:“你踹我做什么?”
  
  苏木:“严重警告你,以后不许跟我睡在一张床上,还有,记得洗脚。”
  
  “为什么?”朱厚照不解。
  
  ……
  
  朱家的伙食果然很糟,就白米粥和馒头。
  
  馒头就不说了,看起来黑漆漆的,不是细粮。至于稀饭,那米不知道存放了多长时间,都变成红色了,喝下去瘊得慌。
  
  苏木有些同情起这姓朱的小子,这地方虽然大,可大有大的难处,要维持这么大一个家庭想来也不容易。
  
  吴举人的情况还是不太好,昨天见了风见了光,今天一大早就不住流泪,虽然烧已经退了,可整个人昏沉沉的。
  
  朱厚照问是不是传个医生过来看看,苏木摇头:“不用,老举人这是宅出来的毛病,找个地方安稳下来,再在屋里关几天就好。”
  
  朱厚照大为惊异:“还有这种说法?”
  
  作为一个老宅男,最讨厌的事情莫过于突然换了生活环境,苏木也理解吴举人。
  
  胡乱喝了几口粥,就一抹嘴:“我要出去找住处了,找个人带我出门吧,等找好了再过来接老举人。”
  
  “要走,别……”朱厚照满面的失望,可想了想,毕竟这里是皇家园林,外人不能入住,这个规矩他还是懂的。
  
  就对刘瑾说:“刘伴,你跟子乔一道去吧,到时候再带他过来,免得找不着路。”
  
  “是,少爷!”刘瑾立即明白太子让自己一起走,那是不想让苏木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回是白天,西苑的情形都尽在眼底,又是山又是谁,又是树林,看得苏木连连叫好,说这地方真是不错,大将军真是住在风景区里了。
  
  刘瑾一直绷着脸不说话。
  
  过不了片刻就转到一道后门,这一路上也看不到任何人。
  
  出西苑,叫刘瑾掏了银子雇了一顶轿子,说了地方,苏木和刘太监就到了甜水胡同百户所。
  
  京城居大不易,无论如何得先找个住处。这个时候苏木想了想,还是先去找胡进学借点钱租个院子再说。
  
  至于胡顺,只要他愿意开口,几千甚至上万两还是能够要来的,只是苏木不想和他在经济上扯上任何关系。
  
  这里依旧是残垣断壁,到处都是火烧过后的痕迹,经过一日一夜,如今看来依旧是触目惊心。
  
  苏木下了轿子,一个锦衣力士笑着过来连连施礼:“见过苏先生,可是来找胡老爷的。”经过昨天晚上的战斗,卫所里的人对苏木敬为天人,又知道他以后很有可能是胡顺的女婿,态度不可谓不恭敬。
  
  “却不是,对了,胡老爷在不在?”
  
  那力士又笑问:“却不知道苏先生是要找大胡老爷还是小胡老爷?”
  
  苏木:“什么大胡老爷小胡老爷?”
  
  力士:“呵呵,苏先生大约还不知道,我家胡老爷刚被升为千户了,而大个子哥哥则成了百户,算是小胡老爷了。”
  
  “啊,都升官了!”苏木大吃一惊:“那我找胡进学胡百户。”
  
  “苏先生你得去千户所寻,胡老爷如今在那边办公,招集所有百户军官训话,小胡老爷也在那里。”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