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苏木所不知道的奏对
说完,苏木郑重地站起来,对着弘治皇帝深深一揖:“苏木叨扰了一夜,等下就带着家眷告辞(明朝好女婿257章)。”
  
  弘治一笑,这才明白苏木之所以进宫来,那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再说,他也不知道太子的身份,所谓不知者不罪。
  
  心中那一点怒意顿时烟消云散,就一抬手:“起来吧,对了,苏木你可找到住处?”
  
  “已经找着了。”
  
  “那就好,对了,你不是身无半文吗,又能去住哪里?”弘治皇帝笑着问。
  
  苏木自然不会告诉别人自己同胡顺的关系,这事牵涉到自己同胡顺胡莹说不清道不明白的瓜葛,只道要去投靠一个叔伯辈的熟人。
  
  “那就好,那就好。”弘治点点头::“不过,一个寒门士子,托庇到别人家。所谓人在屋檐下,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苏木笑道:“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人总得要生活下去。还有,世事岂能尽如人意。别说我苏木一芥寒微,就算是你们朱家,看起来日子也不好过。”
  
  “我们朱家?”弘治皇帝听苏木扯到自己头上,一怔。
  
  苏木笑道:“是这里确实大了些,倒像是个王府。朱大老爷你爵位不高,收入微薄,要维持这么大一个家业,挺难的吧?”
  
  “是挺难的!”叹息一声,弘治更是疑惑:“朱寿小子没同你说过他的家事?”
  
  “老爷子,你且坐下说话。”苏木见他身体实在太弱,就伸手扶住弘治,让他坐在岸边一块假山石上:“没怎么说,我只知道朱寿是个宗室子弟,有镇国将军的爵位。俸禄不高,日子也只能勉强过下去。”
  
  “镇国将军,呵呵,是,他的理想就是做个大将军……确实,我家的日子也只能勉强过下去。”弘治又叹息起来。如今的大明朝虽然修养生息几十年,民间也算富庶,可中央财政开支浩大,年年子吃卯粮,渐渐有些维持不下去了。
  
  弘治皇帝却不知道,正因为明朝恶化的财政,才有后来的张居正隆万大改革。
  
  万历之后,天灾,财政崩溃,国家这才走到灭亡的边沿。
  
  明之亡,亡于缺钱。
  
  作为一个在位十六年的一国之君,弘治皇帝对自己的家底子自然清楚。
  
  苏木这一问,勾起了他的心事,忍不住又长叹起来。
  
  “读书人……恩,我也勉强算是个读书人。读书人讲究的是修、齐、治、平。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家国家国,国家乃是又一个又一个家组成的。这治家和治国的道理是一样的。”弘治皇帝蜷起一个拳头放在嘴上轻轻咳嗽起来,说了这么多话,他感觉有些接不上气来:“按照书本上的说法,要想治理一个国家,使得海内升平,当近君子远小人。我维持这个家业十来年,可谓惮心竭虑,战战兢兢。可这朝……这家里的小人却是层出不穷,防不胜防。
  
  苏木伸出手去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心:“老爷子你慢些说话。”
  
  在不远处的树林里,几个太监正好看到这一幕,都惊得浑身冷汗。
  
  万岁爷身子金贵,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拍过。
  
  这书生当真大胆,直接当刺客办了!
  
  正要冲出去,却看到弘治皇帝微笑着抬起头来,又开始说话:“所以,当家人得时刻小心,分辨君子和小人。重用老实厚道的,罢黜奸佞。”
  
  几个太监这才又退了回去,不敢吱声。
  
  苏木却不知道自己在生死之间转了一个轮回,笑着摆了摆头:“老爷子这话却是说得错了。”
  
  “错了,这可是圣人之言啊?”弘治有些惊讶。
  
  苏木笑道:“水至清则无鱼。君子和小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分辨的,再说,君子个小人各有各的好处。”
  
  “小人还有好处了?”弘治皇帝面上带着一丝怒色:“荒谬!”
  
  苏木也不在意,道:“小人自然是不好的,可咱们今天讨论的是站在一个当家人的角度来看问题。比如朱老爷你的家业大成这样,手下总管着几十上百人吧!如果只用普通人的目光来看问题,来管家,这家只怕管不好。小人和君子各有各的好处,小人听话,使起来方便;君子办事能力强,却不好管制。”
  
  “作为一个成功的家主,成功的官员,甚至大到一国之君听话的小人和能干的君子都是必须的。”苏木觉得朱老爷子这人挺不错,是个慈祥的长者,说话也随意起来:“亲贤臣远小人虽然是至理名言,却没办法实现。小人也有存在的价值,就是为了烘托主人的英明,取悦家主和君王。唐太宗曾经说过,一人为镜,可以正衣冠。小人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上位者知道人心的险恶,和这个世界并不像书上所写的那样清晰明白,凡事都能用圣人之言来概括。”
  
  “君主需要君子的才干来治理国家,也需要小人来做一些自己不方便做的事情。一个明君的标志就是能够把握这两者的尺度,用人之长。”
  
  弘治的眉头皱了起来:“一国之君,当光明正大,没什么不方便做的事情。”
  
  苏木扑哧一声笑起来:“老爷子这话可说错了,这也就是打个比方。说难听点吧,当今皇帝若想知道民间的情形,直接问大臣就是了,实在不行还有御使言官。可为什么还要设置厂卫呢,因为兼听则明。
  
  还有,东厂和锦衣卫办案吧,已经有了三法司,又为什么又要另外弄一套司法系统。主要是因为厂卫用起来方便啊,很多诏狱案子其实涉及到不少国家机密。若是走正规的法律途径,叫百姓知道了,未免会不敬朝廷,甚至还会让有心人使风弄雨。
  
  君王使厂卫的确能够办成不少利国利民的大事,可最后背骂名的却是太监和锦衣卫,于圣誉无碍。在世人眼中,太监都是阉贼,锦衣卫更是声名狼籍,都是小人,但朝廷一样要用。”
  
  “可见,亲贤人远小人古人是真理,但用于治国治家却行不通。”
  
  “这……倒是有些道理。”弘治皇帝做为一个有为之君,自然有自己的政治手段,很多时候只不过是下意识为之,并没有总结出一套清晰的理论。
  
  如今听苏木这么一说,果然如此,禁不住抽了一口冷气。
  
  沉默半天,才道:“那么,一个合格的上位者,又该如何把握使用君子和小人的尺度呢?”
  
  苏木自从穿越到明朝之后,还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说过这么多话,一时间倒是来了兴头。其实他这一套理论本是从李宗吾的《厚黑学》上看来的,在古代已属帝王术的范畴。
  
  若说给士林中人听,未免惊世骇俗,少不得要被一通痛批。最后,苏木免不得身败名裂的下场,搞不好还要吃官司。
  
  不过,这朱老爷自本是皇室宗亲,不能做官,不能经商,不能带兵,一辈子也只能做混吃等死的米虫。偏偏他好象很有文化的样子,听到这话又吓得满面惊骇,苏木心中好笑,顿时起了促狭之心。
  
  再说,咱和朱寿又是好哥们好朋友。
  
  这朱家外强中干,日子却过得艰难,很有点没落的迹象,不然,早饭怎么可能吃得那么差。
  
  明朝政府一般都将宗室当成猪养,一个个都被养成肥猪和八旗子弟了。到了明朝末年,宗室日子难过,甚至还发生过饿死人的事情。
  
  看朱老爷子也是个宽厚长者,估计这治家能力也是堪忧。
  
  罢,就假借治国和他交流一下如何治家的办法。
  
  忍不住笑道:“容易啊,小人的优点是听话,能够干一些家主和国君不方便干的事情。对这种人,宠之信之,多给些好处也无所谓,可以信任但不能授之高位和权柄。没有足够的能力而得高位,为了保住权势,必然妒贤忌能,排挤人才,剪除异己。至于君子,则可以给予高位,给予一定的权利。但不能让他们长期呆在一个位置上,这样容易营私结党。许多人都是混淆了这两者的区别,将小人当君子用,把君子当小人使,不出乱子才怪呢!”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