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六十四章 第一股人脉
西苑里规矩大,即便是皇太子也要遵守(明朝好女婿264章)。
  
  朱厚照又玩了一会儿,天已经擦黑,刘瑾就尖笑一声将一张棉巾递过去:“太子爷,看你这一身的汗,等下出殿仔细受了凉,还是快些更衣就寝吧!”
  
  “扫兴,扫兴,这就要睡觉了(明朝好女婿264章)。”朱厚照接了过去,打了个哈欠,“好吧,刘伴,睡觉去了。”
  
  “是,奴婢这就时候太子爷。”
  
  等到太子和刘瑾离去,苏木正要走,几个下巴剃得趣青的侍卫笑着走过来,拱手道:“苏先生进西苑已经两日了,既然都随侍在储君身边,咱们也算是同僚一场,得多亲近亲近。”
  
  苏木吓了一跳,以后这几个卫士又要同自己切磋武艺:“怎么?”
  
  又有一个护卫笑道:“刘伴今日在外面买了两口绵羊,烧得烂烂的。这鬼天气冷得紧,不如找个僻静的地方喝几口黄酒,也算是大家伙儿给苏先生接风。”
  
  苏木肚子正有些饥饿,老实说这弘治皇帝虽然贵为天子,却抠门得紧。皇宫的伙食是出了名的难吃,按照《水浒传》里的说法,他这两日嘴中都淡出鸟来。
  
  见侍卫们并不是要同自己动手,心中大定,笑道:“这怎么好意思?”
  
  “走了,走了,也不远,就在旁边的一处院子里,临着湖,风景也好。刘伴说了,先生是大名士,喜欢这个调调儿。”
  
  侍卫们笑着一涌而上,请的请拉的拉,就将苏木拉走。
  
  果然如众人所说,大殿旁边的一个小院子正是侍卫们的居所,靠着玉渊潭,景色倒也不错。
  
  吃了几口酒,刘瑾就安顿好太子过来,朝众人递过去一个眼色。
  
  一个侍卫端起酒杯笑道:“苏先生,咱们都知道你是举人老爷,如今在京城可谓是大名鼎鼎,将来中个进士当不在话下,将来这前程可不得了。不是入阁,混上十来年,弄个部堂做做当不在话下。咱们文武殊途,这大明朝武官和内侍怎么着也要矮你们文官一头。既然咱们都是东宫的旧人,那就是自家兄弟,日后少不得要相互扶持。所谓有富同享,有难同当,苏先生,你说是不是?”
  
  俗,真俗!
  
  苏木听得好笑,虽说将来正德登基,在座众人都必然飞黄腾达,如刘瑾,更是身居司礼监掌印太监,内相中排名第一。货真价实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政治上讲究的是派系,东宫龙潜旧人,自然要守望相助理,互为奥援。可说得这么直白,让人听了岂不笑话。
  
  这几个人的素质看起来实在不怎么样。
  
  苏木已经想好了,自己将来是要走文官路线的。同太监厂卫走得太近,也不是什么好事,至少表面上应该如此。刚才刘瑾和侍卫们的提议,大家心照就是了,真说出来反而不美。
  
  他也不回答,只端起酒杯浅浅地喝了一口。
  
  见苏木不吱声,众人互相看了一眼。
  
  这群人的头儿刘瑾咯咯一笑:“子乔,太子爷真年少,又是个静不下心的,咱们侍侯他,这活儿可不好做。无论如何,得将他给开心才是。子乔你是读书人,可凡事得讲究一个与时俱进,有的时候不可太迂腐。”
  
  刘瑾这话说得直白,大概意思说,反正太子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大家还不如联起手来,将他给哄住。
  
  刚才练武的时候,大家都很给你苏木面子。将来若是遇到事情,还请你装着没看到。
  
  苏木正喝着酒,听到“与时俱进”这四个字,一口酒差一点喷了出来,他真有些怀疑这个刘公公时不是从现代穿越过来。如果是真的,一穿过来就挨上这么一刀,岂不惨到家了!
  
  强忍住笑,苏木淡淡道:“万岁上前天让我进西苑时说得明白,苏木家境贫寒,也就是来陪储君读几个月书,维持日常生计而已。只要太子的学业不落下,其他事情也与我无关。”
  
  “再说了,我苏木既不是内侍,也不是侍卫。先前各位兄弟在切磋的时候有意相让,苏木心里自然清楚,我也就是一个读书人而已,不是什么第一高手,还请大家以后别提这茬,否则传将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正因为这样,西苑里的大小事务也与苏木无关。”
  
  听苏木表明态度,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皇帝虽然穷,可皇家那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作为太子的身边人,将来的富贵自然是少不了的。但眼前的好处却一样要捞。而太监和侍卫们又是天下一等一爱钱之人,随便动动手脚,自是受用不尽。
  
  对于外面的文官是什么品行,大家自然清楚得很,心中也是畏惧。生怕苏木也学人当正人君子,那样就麻烦了。
  
  听苏木话的中的意思说,他也就是暂时在这里混几个月,却不想牵涉进西苑的内务,所有人都笑起来。
  
  “什么维持日常生计,难不成咱们东宫的人还混得不如外间,岂不笑话。?”
  
  “那是那是。”刘瑾这人本没什么原则,见苏木如此好说话,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想:万岁的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太子登基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情。到时候,我刘瑾肯定是会进司礼监的。可我在朝中、宫内也没有人,眼前这群侍卫都是夯货派不上什么用场。苏木如今偌大名气,已隐约有文坛宗匠的架势,将来中个进士相必不难。就算中不了,他也有举人功名在身,以苏木在太子爷心目中的地位,到时候一道恩旨下来,入要害部门做个官儿也不难。
  
  他是文官,有他在面前支援,我刘瑾将来的位置自然坐得稳当。
  
  恩,对此人,却要大加笼络才是。
  
  刘瑾道:“一个月二两银子的俸禄是寒酸了些,除了一家人吃穿嚼裹,却剩不下许多。你们文人每月买书写字,笔墨纸张都是一大笔开支。依咱家看来,以后子乔你要读什么书,也不用去外面买。咱们皇家的藏书不比外面多,到时候要看什么书,直接去借就是了。这几日我见子乔一直没有摸书,若因此荒废了学业却是不美。这不,咱家和各位弟兄商量了一下,就去藏百~万#^^小!说寻了一本,给子乔你温习温习。”
  
  说着就从坏里掏出一本书放在苏木面前。
  
  苏木一看,却是一本《洛阳袈蓝记》:“这可不是课本,科举考的是四书五经,还得依照朱子的注解。”
  
  他心中奇怪,这个刘瑾给我看这书做什么?
  
  “书中自有黄金屋,子乔你还是好好看看。”
  
  “对,苏先生你下来之后还是好生看看为好。”众人都是一通符合。
  
  苏木心中更是惊讶,就随意地拿起那书,入手却甚是沉重。
  
  他心中一动,随手塞进怀里:“好,多谢刘伴,多谢各位兄弟。”
  
  大家都笑起来,又纷纷上前敬酒,说了许多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将来大家各自有什么难处,都要说话。所谓一人计短,三个臭皮匠赛过一个诸葛亮,总归能想出法子。如果有什么事情自己闷着,那就是瞧不起自家兄弟,云云。
  
  一席酒喝到半夜,这才散去。
  
  回屋之后,苏木翻看那本《洛阳袈蓝记》,一看,里面却是金灿灿一片,夹了许多金叶子,总数至少有十两。
  
  “这算是烧我苏木着口冷灶吗?”苏木苦笑一声。
  
  官场之中,锦上添花根本算不得什么,雪中送炭烧冷灶,别人才会记你的情。
  
  明朝以文官治理天下,地位尊贵,以门生和同年结为一个庞大的政治团体,从来都不会将太监和武官放在眼里。到明朝中后期,一个四品武官见了七品的文官,也要下拜行礼。至于二品文官上前线做统帅,杀同级的武将更是如杀一条狗那样容易。
  
  苏木如今在京城士林中颇有名气,同太子关系密切,将来肯定是要做大官的。
  
  而刘瑾自不用说,司礼监中占一席之地那是肯定的。至于其他侍卫,将军、守备什么的,总能捞上一个。
  
  到时候,大家同为东宫一系,一旦有事,免得了要求到苏木头上。毕竟,文官把持着社会舆论,掌握着实际的政治权利。
  
  这群人的心思苏木如何不明白,当然,他正穷,这笔钱也不算是贿赂,最多是人情往来,笑了笑,就揣进怀里。
  
  这大概是苏木进入官场前第一笔人脉吧。
  
  他也将这事想得清楚,刘瑾到时候做了内相,而自己在外朝做官,大家在工作上免不得要打交代,和他搞好关系,做事也方便得多。
  
  当然,文官和太监不能走得太密切,否则,那是要坏名声的,也只能彼此心照。
  
  宫中有刘瑾这股人脉,宫外又有杨廷和这个座师,以及乡试同年,那股人脉也很粗壮。
  
  到现在,苏木才感觉到自己算是在这个世界的上层建筑占稳了脚步,所欠缺的只一个进士出身和一个官职而已。
  
  想到这里,他面上露出一丝微笑:穿越到了现在,总算是有了自己掌握自己命运的感觉。
  
  可突然间,苏木心中突然有一丝不安,豁然站起来:糟糕!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