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六十八章 你所不知道的敌人
见徐灿徐公公一伸手就将《红楼梦》的草稿抢了过去,苏木顿时感觉到一丝不妙(明朝好女婿268章)。
  
  他沉声道:“干什么?稿子还我。”
  
  这个时候,苏木这才将徐灿的模样看清楚。
  
  这人大约三十到四十之间,太监阴阳不调,同普通人的生理不太一样,也吃不准他的具体年纪。
  
  这个徐公公白面无须,五官生得十分的秀气,柳叶眉,丹凤眼,如果换上女装,活脱脱一个美女。
  
  苏木心中一凛:太娘了,实在是太娘了!
  
  朱厚照见苏木面色一沉,笑道:“原来是徐公公,却不知道你过来做什么。这稿子是我借苏木的,你快还给我。”
  
  “回太子爷的话,万岁有旨给储君,说瀛台那边的宫室已经准备好了,叫从今日起就搬过去住(明朝好女婿268章)。”徐灿却不理睬苏木,朝太子一拱手,笑魇如花:“太子爷,奴婢嗜好读书,也不择,只要上面有字儿的,都想瞅上一眼。这宫中也实在是烦闷了些,规矩又大,除了经史子义,却找不到一本闲书儿。外间的话本奴婢也都看过,最近京城又禁演义小说,已经许久没看过新书。今日得了这个机会,却不肯放过。”
  
  他虽然同朱厚照说话,可眼角余光却落到苏木身上:果然一表人才,此人这几日名震京,才学又出众。如果又抱上了太子这条粗大腿,未来的前程当不可限量。本来,文官和我们内侍乃是井水不犯河水,你苏木却同刘瑾等人勾搭在一起,前几日听人说还得了刘太监的金子。哼,将来若那刘瑾得了势,你们内外联络,只怕不好对付。
  
  刘瑾本是个夯货,见小利而忘义,不足为虑,若要收拾他,我徐灿有的是机会。
  
  不过,你苏子乔才华出众,若是将来给刘瑾任出一个主意,却是麻烦。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将来你们这些新人得了势,还有我这个老人的活路吗?
  
  恩,今日却是一个好机会,苏木,只有对不起了。
  
  ……
  
  历来皇宫就是世界上最最复杂,最最盛产阴谋诡计之地。
  
  徐灿从小生长在皇宫里面,对于这一套早已经熟练。否则他也不会在十几年中由一个小小的内书堂学童成长为东厂厂公,司礼监的二把手。
  
  在他看来,所谓的手段不过是见招拆招,被动应对,终归落了下乘。未雨绸缪,不动声色地剪除所有的挑战者,才是大智慧。
  
  这些年来,但凡宫中有心智出众的太监刚一冒头,都被他不动声色地扼杀在萌芽里。
  
  所谓人才,顺天时,得地利,拥有人和,有一个合适的舞台才有上位的机会。如果一开始就不给你表演的机会,就算是你智比良平,也只能徒呼奈何。
  
  就这样,因为没有任何挑战者,徐灿在宫中的宦途走得很顺。又因为他为人低调,等到暂他进司礼监的时候,其他人都还有些懵懂:这个姓徐的究竟是什么人啊,又做过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老实说,做为弘治皇帝的贴身太监,没有人比徐灿更清楚皇帝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那是病入膏肓,神仙也救不了。
  
  搞不好,皇帝能够挨过这个冬天都难说。
  
  这个时候,徐灿这才愕然发现自己究竟是算错了一步-----没有和太子建立起特殊的关系,而做太监的都是皇帝家奴,生死荣辱可都是细微在君王的喜好上面。皇帝说你好,你就有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如果他厌恶你了,即便你是司礼监掌印,说拿下也就拿下了。
  
  当初因为太子年纪还小,加上又是个顽劣之热闹,徐灿也没办法同他搭上线,想的是等储君再成熟点再说不迟。
  
  可皇帝这一病,却让他感觉到时间的紧迫。这也是他当初为什么想整刘瑾,也方便安插自己人手到太子身边的缘故。
  
  如今,想来刘瑾已经警觉,一旦皇帝大行,这个刘瑾随新君鸡犬升天,又有苏木这个强援给他出主意,只怕我徐灿就有大麻烦。
  
  落毛孔雀不如鸡,这些年徐公公整过不少人,如果真失势,那惨状……
  
  徐灿想起这可怕的前景,就不寒而栗。
  
  暗想:太子年幼,不难哄骗。不过,得先将他身边的人换光才行。
  
  ……
  
  太子却不知道在一刹间徐灿起了歹毒的念头,不住摇头:“不成,不成,这稿子也就是苏木写着玩的,都还没写完,等将来成书以后再说吧。”
  
  大约是有种不好的预感,苏木感觉这个徐灿不是好人。上次厂卫恶斗,他居中策划,无形中已经同徐公公是敌非友,弄不好这人已经查明了他的底细。他一进门就将稿子抢了去,会有好事吗?
  
  苏木微一拱手:“徐公公,还请将稿子还给在下?”
  
  “哦,还给你,却没有这个道理?”徐灿好象这才发现苏木一样,转过头来,换上一副温和的笑容:“苏木你此言差也,这稿子是你借给太子爷的,我就算要还,也该先还给储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苏木有些无语。
  
  太子哈一声:“是这个道理,徐公公,快将稿子还我。”
  
  徐灿:“储君,虽说是稿子,但苏子乔偌大名气,又被人称之为诗坛圣手。他的作品自然是好看的,不过……”
  
  “不过什么?”朱厚照好奇地问。
  
  徐灿眼睛里闪过一丝不为人察觉的讽刺:“不过,苏子乔以诗词名动京城,一提起他,别人总会想起那句‘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可是,诗词作得好的,小说未必就写得好看。小说演义这种东西,并不是你文笔优美流畅就能打动人心,还得会编故事才行。太子不肯借稿,可是觉得苏木这书写得不好看。呵呵,是啊,苏子乔名声正盛,若在小说话本上自曝其短,反对他名声有损。”
  
  说着就装强做势要去掏藏在怀里的稿子。
  
  苏木见他要还稿子,松了一口气,正要去接。
  
  朱厚照却一伸手将他按住,喝道:“子乔的故事自然是好看的,徐公公你别瞧不起人。他的故事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可一看却看进去了,书里面的人儿就如同活过来一样。我也读过几本话本书儿,像他这么写故事的却从来没见过。徐公公,你也别小看人,这书你还真得看。没看过,你说这些做什么。相信本殿,这书最适合你看了,哼哼……”
  
  苏木在太子心目中简直就是神仙一样的人物,徐灿竟然怀疑他的书不好看,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一席话说完,朱厚照气愤得一张脸涨成红色。
  
  “好好,谨遵太子教。”徐灿顺势将稿子又放回怀里:“既然太子有教令,奴婢就好好地看,仔细地看。”
  
  说完,一弯腰,慢慢地退了出去。
  
  苏木:“这,哎,我的稿子……”
  
  可那徐公公已经走得没了影子。
  
  苏木有点发呆,总觉得这事好象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太子还在身边气愤地叫道:“徐灿,少瞧不起人,今次就叫你看看子乔的书写得如何,叫你知道相比之下,外面的话本演义都是垃圾。”
  
  主座上,王鳌还在气呼呼地喘着粗气:“上课了,上课了!”
  
  苏木和朱厚照这才停止聊天,继续听课。
  
  堂堂大学问家的课实在枯燥,差点将苏木听得睡了过去。不过,一个人讲课有一个人的风格。王鳌实在不是一个好老师,但太子的其他几个师傅应该不会这样,否则,那不是误人子弟吗?
  
  耽误了储君的学业,师傅们可吃罪不起。
  
  太子的老师一般都是由内阁辅臣和翰林院的侍讲学士担任,这些人都是一榜进士出身,一等一的大家。
  
  苏木倒有些向往了。
  
  又听了大约一个时辰的课,王大人那让人昏昏欲睡的讲解这才结束,收拾了书本,背着手气哼哼地走了。
  
  朱厚照欢呼一声:“可算下课了,子乔,走,咱们回去搬东西……不,先杀一盘兵棋推演过过瘾。”
  
  苏木:“这棋虽然是我发明的,但我却不善此道。”
  
  “管他呢,只要有人陪本殿就好,反正这天底下,若论起兵法,也没有人能强过本殿。”朱厚照有些狂妄和自得。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满带寒霜的太监飞快地跑过来:“太子。”
  
  “倒霉,一定是父皇叫我过去!”朱厚照一脸的晦气:“这下可玩不成了。”
  
  那太监朝太子一施礼:“殿下,万岁爷传苏木进见。”
  
  “叫苏木,不是叫我吗?”朱厚照大为惊讶。
  
  “正是。”那太监又行了一个礼,然后小声道:“太子,看万岁爷的脸色很不好看,刚才还在殿里摔了东西。苏先生这次觐见,得仔细些。”
  
  这太监不是徐灿的人,有意讨好太子和苏木这个太子系未来的新贵。
  
  “啊,摔东西了,为什么?我也去!”
  
  苏木心中一沉,隐约感觉到皇帝这次发怒肯定和刚才徐灿有关。再说,自己身份卑微,根本就没有资格面圣。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