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危急关头
苏木却不知道徐灿因为他与太子关系密切,已经将自己当成敌人了,也低估了皇宫之中权利之争的残酷(明朝好女婿269章)。
  
  “太子,既然陛下有诏,臣还是自己去吧。”
  
  朱厚照本是个小孩子,而且,同世界上所有的孩子一样,都有些怵自己的父亲:“好,那我先去找刘伴杀一盘棋,等下再搬过来。”
  
  同那个太监在西苑里弯弯曲曲地走了半天,无论苏木如何出言相试,那带路的太监死活也不肯再说一句话。
  
  苏木无奈,知道今日这一关肯定是不好过的。
  
  等下也只能见招拆招,见机行事。
  
  不片刻,就到了瀛台的一间大殿里。
  
  严格来说,外面虽然在下雪,因为刚入冬,天气却不是太冷。可殿里的地暖却烧得很旺,刚一进屋,苏木就热出了一身汗水。
  
  抬头看去,殿中其他太人也得同样。
  
  唯一例外地是坐在须弥座上的弘治皇帝。
  
  这么人的地方,皇帝却依旧是一脸苍白,身上紧紧地裹着一袭大氅。但因为实在干燥,乌青的嘴唇却都干得起了壳。双眼的目光也有些涣散,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徐灿就侍侯在皇帝身边,这家伙额头上有层细密的汗水,在灯光下闪闪亮着,眼神中也满是兴奋。
  
  苏木心中忐忑,上前一作揖:“臣苏木,见过皇帝陛下。”
  
  还没等他起身,徐灿却大喝一声:“跪下,苏木你可知罪!”
  
  苏木一呆,不禁问:“怎么了?”
  
  君臣诏对,苏木应该回答:“臣愚钝,还请陛下明示”才对,一句“怎么了?”就若同一家人聊天,已算是君前失仪了。
  
  其他太监听了,想笑又强自忍着,显得很是辛苦。
  
  弘治皇帝本绷着脸,听到苏木这么说,却“呵”一声笑起来。他在位十六年不知道召见过多少大臣,别人见了皇帝都是战战兢兢汗不敢出,像苏木这种随意自在的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倒也觉得有趣。
  
  这一笑,胸中的那股就要爆发出来的怒气却减弱了几分。
  
  皇帝指了指徐灿,又指了指苏木:“说给他听。”
  
  “你就装傻充楞吧!”徐灿心中冷笑:“不过,苏木你今天可算是被我抓住把柄了。落到咱家手头,想不死都难。”
  
  他哼了一声,提高声气:“大胆苏木,看你做的好事,写的好文章!”
  
  说罢,就将一本稿子扔到地上:“竟将这种诲淫诲盗的东西带进宫来给太子读,罪在不赦!”
  
  苏木一看,却正是自己所写的《红楼梦》,身上的千万颗毛孔同时张开,汗水如泉水一样涌了出来。
  
  确实,这书有不少黄段子,虽然写的,在现代人看来连擦边球都算不上。就算是岛国的爱情动作片,看得多了也没什么新鲜。
  
  可古人没见识啊,在真实的历史上,《红楼梦》就被人当成黄书禁过一阵子。就连原作者曹雪芹,也受到了牵连,差点吃了官司。
  
  而且,这文学名著的魅力实在强大,包罗万象,写尽清朝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的世事人情。而市井生活,男女之情也包括在内。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别人要将你这本书当黄色小说看,也确实说得过去,里面有不少地方就写得很是刺激。
  
  比如读初中的时候,苏木的一个同班同学家教甚严。这小子是个闷骚,偷看《红楼梦》不说,还把里面的黄se情节抄到笔记本上日夜观摩。曝光之后,被父母揍了个半死。
  
  明朝中期民风逐渐开化,市井中黄色小说也有不小的市场。可大家得了书之后,都是藏着掖着偷偷看,生怕被人知道,否则还真有些丢人。
  
  至于皇宫,对于太子的教育,宫廷中的管束更是森严。尤其是对还没有发育完全的皇子,才未成年之前更是严禁女色,怕的就是因此伤了身子。
  
  俗话说得好,少年之时,血气初行,戒之在色;壮年之时,血气方刚,戒之在争;老年之时,应该乐天知命,心地平和,戒之在得。
  
  如今,太子尚未成年,却读这种书,若是被人上纲上线,直接打死都有可能。
  
  苏木看了一眼得意扬扬的徐灿,心中突然明白:这是徐灿在整我!
  
  这死太监偷听了我苏木和太子的谈话,又用言语激将将稿子从朱厚照这个二货手头借去。一回头,就在皇帝面前告了我苏木的黑状,这是想把我朝死你整啊!问题是,我苏木和你徐公公今日才是第一次见面,至于下这种黑手吗?
  
  不对,这个徐灿肯定是知道那夜厂卫死斗是我居中谋划,他东厂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自然要找回场子。
  
  苏木心头一凉,这个罪名实在太大,就算自己和太子关系再密切,皇帝对自己也颇为欣赏,这一关也是过不去了?
  
  看到苏木的额头有汗水一滴一滴沁出,徐灿在兴奋的同时,心中却是一叹:可惜啊可惜,单凭“山一程,水一程”那句,就已经奠定了苏子乔一代词宗的地位,更别说“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意境开阔,道出人生的沧桑浮沉。若非苏木乃是太子的人,这般风流人物,只需见上一面,就已是福分。不过,对你越是景仰,下手却越不能容情。
  
  他先前拿了苏木的《红楼梦》只翻得几页,就吓了一跳。这书写得实在厉害,真真是写尽了男女之间的缠绵纠葛。别说常人,就算是我这个遭了一刀的,也有些把持不住。
  
  到现在,里面几个鲜活的女子依旧在脑海中萦绕不去。
  
  更别说太子这个不懂得人事的小孩子,若看了,也不知道要神魂颠倒成什么模样?
  
  诱引太子沉迷女色可是宫中大忌,苏木这一回是神仙也救不了啦!
  
  拿到这么大一个把柄,徐灿自然不会放过,立即兴冲冲地跑去找弘治皇帝。
  
  果然,皇上震怒!
  
  传苏木进殿问话。
  
  徐灿做人做事的原则很简单:要么不做,要做就做绝。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