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太子也需要正确的性教育
死亡的阴影紧紧地笼罩到自己的头上,对穿越过一次的苏木来说,穿越本就是中大奖,他不认为自己死后还会有那样的运气穿到另外一个世界(明朝好女婿271章)。
  
  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死了,也就是真的死了。
  
  心中畏惧的同时,脑袋里也如开足马力的马达在飞快运转:别急,别急,事情还没有到最恶劣的时候。权将这次穿越当成一场游戏,或者一场体验。在电视和小说中,主人公在遇到危险境地的时候,应该怎么做呢?
  
  应该想什么办法呢?
  
  可是,我真想不出法子呀(明朝好女婿271章)!
  
  不管了,先想办法拖延片刻。
  
  对了,《三国演义》中不是经常出现当某人被人俘虏,就要被出斩的时候,一般都会放声大笑。然后,敌人就会让刀斧手且慢动手,反问因何发笑。
  
  ……
  
  对对对,只要拖延片刻,能够给我说话的机会就好。
  
  反正不过是一死,何不试试?
  
  想到这里,苏木突然抬起头:“哈哈,哈哈!”
  
  大声哄笑起来。
  
  可因为心情紧张,这笑声中却带着颤音,刺得人耳膜阵阵发疼。
  
  “放肆,放肆,架出去!”徐灿大怒。
  
  估计是苏木的笑声实在太难听,弘治皇帝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苏木,你笑什么?”
  
  苏木等的就是这一句话,皇帝既然开口问,自己就算是得了一线之机。如果他一言不发,苏木也只能寄希望自己身体壮实,能够扛过接下来的那一顿廷杖。如果命好,或许能活下去。
  
  苏木深吸了一口气,实际上,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但事情紧急,也由不得他多想,先想办法接话接下去,一边跟弘治胡扯,一边再想想该如何逃过一命好了。
  
  “掩耳盗铃!”
  
  徐灿自然是知道文臣口舌厉害的,如何肯让苏木再说下去:“万岁,不要听苏木胡言乱语。”
  
  苏木继续大笑:“陛下说我苏木的书诲淫诲盗,教坏太子。臣不明白,还请明示。否则,陛下就是不教而诛,臣不服。”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在脑海里整理起自己的思路。
  
  苏木不问还还,一问,弘治就动了真火。他是一个宽厚的皇帝,待文臣极为优厚,就算大臣们指着自己的鼻子骂娘,他也是微微一笑,唾面自干,不于之计较。否则,就算是破坏了自己苦心经营起来的明君形象。
  
  可太子朱厚照的教育乃是他的逆鳞。
  
  “苏木,你书中警幻仙子带着宝玉云游梦幻仙境一处还不是……朕都说不出口……若是让太子看到了,将来岂不是要变成一个荒淫之君?”弘治皇帝有激动起来,一拍龙案,又小声咳嗽起来。
  
  “原来是那节啊,哈哈,竟然就因为这一节就要治罪于臣,臣还真有些不服。”苏木心中已经大约有了个模糊的概念:皇帝你这是要跟我谈儿女教育,好,我前世就是干这个的,你又如何辩得过我这个专业人士?
  
  苏木收起笑容:“如果看了一本有风月描写的书,就要变得荒淫。那么,读了《春秋》不是要变得阴险狡诈,春秋无义战啊!那么,读《菜谱》岂不要变成饕餮之徒,酒囊饭袋?还有《诗》《书》《礼》《易》中《诗经》的首篇‘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读了岂不要变成无行浪子?都这么想,这世界上读书还真没办法读了。”
  
  “强词夺理,强词夺理!”徐灿抽了一口冷气,他也没想到苏木这么能说,忍不住大声反驳。
  
  苏木也不理睬徐灿:“所以说,陛下此言不过是掩耳盗铃,就算不让太子听到任何关于男女之事的事情,难道他就不能从其他地方知道?没错,少年之时血气初行,沉溺男女色yu是要伤身子。可如果我们因为害怕让储君接触这方面的信息,他又怎么会知道呢?弄不好适得其反,自己私底下偷偷琢磨,反要出大事?所以,对于不好的东西,我们应该正确引导,而不是一味的封锁和禁止。这不成了闭上眼睛,前面就没有悬崖吗?”
  
  “陛下大约还不知道外间的情形,一般来说,世家大族书香门第的少年,十六岁之后就可以完婚。因为是书香门第,对于色之一物,家中自然严格禁绝。可等到婚前那一天,家中族长还是会给子弟一本春gong书儿,让他知道人伦大事究竟是怎么样的。太子今年已经十五,再过一年就能大婚,也是时候让他知道这种事情了”
  
  别说是太子,就算是外面的正常男女也需要正确的性知识啊!
  
  听到苏木说起春gong一事,弘治皇帝忍不住一笑,心中的怒气好像消解了些。又听说太子明年就可以大婚,弘治皇帝心中一动:皇家子嗣艰难,让太子知道一些男女之事,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公然让太子读风月书儿,传出去,也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风波。
  
  这个时候,苏木的已经彻底理清思路。也知道,仅凭自己这一席话,根本不足以打动弘治皇帝。
  
  既然前面已有铺垫,也是时候下猛药了。
  
  苏木:“承平之世,一国储君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如果不能让他对男女人伦没有一个正确认识,并以圣人之言约束理论。甚至是畏疾忌医,一味装着没看到,放弃教导的职责,岂不给了别的有心人魅惑人君的机会。这宫中有佳丽三千,可皇后和妃子的位置也就那么多,三千双眼睛可都落到储君的身上。陛下,你觉得会没有人动心吗?陛下难道就忘记了宪宗皇帝时万贵妃的旧事吗?万贵妃以前好象是先帝的奶娘吧!”
  
  “你你你,大胆,狂悖!”徐灿惊将一声,然后大哭起来:“万岁爷啊,奴婢呈请陛下将这个狂徒拿下!”
  
  弘治霍一声站起来,浑身都在颤,指着苏木:“你你你……好大的胆子!”
  
  苏木所说的万贵妃正是宫廷中的一桩旧闻。
  
  话说当年弘治皇帝的父亲宪宗皇帝还没有做太子的时候,被幽闭在深宫中与万贵妃相依为命。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宪宗皇帝爱上了万贵妃这个比他大十多岁的奶娘,并在登基之后让她做了自己的贵妃。
  
  为了独霸皇帝的荣宠,稳固自己的权位,万贵妃不许任何女人接近皇帝。而且,一旦有宫女怀上龙子,这个歹毒女人就会派人去下药堕胎。
  
  搞到得宪宗皇帝一把年纪了,膝下竟然没有一儿半女,差点绝嗣。
  
  弘治皇帝的母亲在怀了他之后,也不敢告诉任何人。
  
  在宫中躲了十多年,这才在一个合适的机会将这事告诉宪宗皇帝,这才让弘治皇帝做了太子,最后顺利继承大统,成了大明朝的皇帝。
  
  不过,弘治皇帝的母亲最后还是死在恼羞成怒的万贵妃手里。
  
  这事弘治后来也琢磨过,先帝当年之所以独宠万贵妃倒不是因为这个恶毒女人有多优秀。实在是,这女人是先帝的第一个女人,如果没猜错,只怕先帝、一成年就与她同床共枕了。
  
  一个十几岁的娃娃,知道什么女人,自然会被万贵妃骗得五迷三道。
  
  如果先帝一开始就建立起正常的男女观念,会喜欢上一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老女人吗?至少,正常人都不会这样。而厚照,肯定是个正常人。
  
  如果先帝当年对男女之事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自己的母亲也不会死,自己也不会在早年吃那么多苦。
  
  苏木这话虽然说得难听,可正好击中了弘治皇帝心目中最软弱的部分。
  
  抛开个人情感不提,作为一个有为之君,对于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皇帝,弘治自然有深刻的认识。皇帝者,从来就没有自己的生活,家事即国事,所谓君王无私事也!
  
  推而广之,皇帝同哪个女人睡觉,也是天下事的一部分。因为你同哪个女人过x生活,生下的皇子应该是什么地位,储君还是藩王,封地在何处,食秩多少石,从来都是帝国政治生活中的一部分。
  
  “来人啦,拉下去直接打死!”徐灿声嘶力竭地大叫。
  
  苏木见皇帝如此激动,心中忐忑的同时,却露出了镇定的笑容,至少表面上如此。
  
  “慢着,让他把话说完。”正在紧急关头,弘治突然平静下来。
  
  “万岁爷啊,苏木诽谤先帝,咆哮君前,乃是大不敬啊!”徐灿还在大哭,哭得梨花带雨。
  
  “朕说了,让他把话说完,否则朕就是不教而诛!”弘治皇帝一向爱惜羽毛,对自己名君的称谓和历史评价非常着紧,如果就这么杀一个文臣,又不让人把话说完,确实不妥当。再说,苏木的话确实说得有道理,只不过,有些事说得做不得啊!
  
  听皇帝让自己把话说完,苏木偷偷地出了一口气:还好自己熟悉明朝历史,知道宪宗朝时的这一桩宫廷秘闻,随手拈来,效果还真不错。
  
  这也算是现代人熟悉历史的优势吧,换成古人,这种皇家宫闱中的糊涂帐,除了当事人,别人也没机会接触。
  
  不过,他心中还是不敢松懈。
  
  刚才这一剂猛药效果是不错,可接下来却不能再在太子的性教育上纠缠下去,需要用另外一个理由缓和一下气氛,再上升到一个义正词严的道德高度上,这才能让自己顺利过关。
  
  男女大欲,毕竟太等而下之,上不得大雅之堂。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