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世事人情
苏木:“谢陛下给臣说话的机会,其实陛下想错了,臣胡乱所作的这本书,并不是要让人读了沉溺男女之欲,荒废了事业和学业(明朝好女婿272章)。又回到前面那个问题,什么叫风月书?”
  
  弘治:“那你说说,什么叫风月书?”
  
  苏木不给弘治思考的时间,回答说:“坊间的话本演义臣也读过不少,日常读书累了时候,也就随意看上两本解闷,当作调剂。在臣看来,正常男女婚嫁,夫妻洞房本是人伦大礼,算不得风月。”
  
  “确实是,繁衍子孙,使先祖得享香火祭祀本是纲常伦理,确实不算。”不知不觉中,弘治皇帝已经进入了苏木所设定的理论框架之中。
  
  苏木:“所谓风月,臣想了,有两个字就可以概括。”
  
  “哪两个字?”皇帝好奇地问。
  
  “偷人。”苏木装出惶恐的样子:“男偷女,女偷男。”
  
  “扑哧!”弘治皇帝忍不住笑起来:“还概括得真精辟。”
  
  其他太监都强忍着笑,显得非常辛苦(明朝好女婿272章)。
  
  苏木:“所以说,正常的男女关系并没什么,自可大大方方讨论,圣人也不回避。四书五经中也有相关的词句和礼仪,比如夫妻之间,丈夫和小妾之间每月应该在一起几个晚上都有规定。”
  
  弘治一想,一拍额头:“想起来了,孔子说过,君子每旬同床四次,否则就是违背礼制。”
  
  苏木:“臣这本书不过是借书中人物之口,说明沉溺在男女色yu的坏处。比如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不就说明这事的坏处。”
  
  “后面有这一节。”皇帝一伸手,就有个太监将稿子拣起来递到弘治皇帝手中。
  
  弘治翻到那一章,只看了几眼,就看入了迷。
  
  殿中安静下来,只剩下皇帝翻书的声音。
  
  那徐灿不为人知地皱起了眉头,心中的不安更甚。看皇帝的模样已经彻底被苏木牵这鼻子在走,搞不好今天还真让苏木脱了身。
  
  自己已经同苏木图穷匕见,今后碰面是敌非友。以苏木之才,将来免不了有许多麻烦,只需他在太子面前说自己一句坏话,将来就够我徐灿受的。
  
  想着想着,徐灿捏紧了拳头。
  
  苏木心中也是冷笑:徐公公,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置我苏木于死地。不过,我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好,你要战,就战斗,今后山高水长,咱们总有见面的一日。
  
  这还是苏木穿越到明朝以后第一次在生死边缘打一个来回,警惕的同时,也真的动了怒火。
  
  禁不住抬头看去,两对充满杀气的眼神在空中相撞,似乎就要迸出火星来。
  
  正在这个时候,弘治皇帝将手头的稿子放下,缓缓出了一口气:“这贾瑞觊觎凤姐的美色,最后落到如此下场,罪有应得,真真是大快人心。单就这个故事而言,太子倒可以读读。苏木的故事写得很好看,更难得寓教于乐,不错,不错。”
  
  这一句说出口,苏木心中彻底地塌实了,至少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当然,在皇帝心目中地位是没办法恢复到从前那不羁才子,饱学大儒的程度。不过,只要活着,就是有机会的。
  
  徐灿也是面色大变,暗叫一声:不好,这个苏木果然狡诈,这样都能逃过一劫。这人如果在太子身边呆下去,我徐灿将来才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无论如何,这次即便要不了他的命,也得把他赶出西苑。
  
  徐灿道:“万岁爷,这书虽然也有些价值,可小说总归是小说。按照皇家的规矩,太子除了四书五经圣人之言,却不能读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闲书。如果阁老们知道了,又不知道会上什么样的折子。”
  
  “的确是……”皇帝沉吟了。
  
  徐灿见皇帝动摇,接着道:“苏木将闲书带进皇宫,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万岁仁厚,奴婢心中敬服,但苏木却不适合再在东宫行走,可革除举人功名,赶出西苑。”
  
  “恩,确实是。”皇帝点了点头
  
  苏木心中一紧,若是被赶出西苑,又被革除功名,自己这一年以来的辛苦岂不白费?
  
  这个徐灿果然歹毒。
  
  他又是一笑:“这书可不是我苏木带进宫来的,乃是臣放在家中,结果储君从臣家人手头借去的,陛下可以去查查。再说,这也不是什么闲书呀!”
  
  “这不是闲书还是能什么,少信口雌黄!”徐灿恶狠狠地问。
  
  弘治皇帝也皱眉不悦:“苏木,这确实是一个小说而已。”
  
  苏木摇头,将手一背,傲然地背诵起鲁迅先生对《红楼梦》一书的评点:“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野心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在臣的笔下的宝玉,却看见他,看见许多死亡;证成多所爱者,当大苦恼,因为世上,不幸人多。惟憎人者,幸灾乐祸,于一生中,得小欢喜,少有阻碍。所以其中所叙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
  
  这可是苏木的专业,想也不想,就一字不漏地背了出来。
  
  接着,他顿了顿:“别人看这书看的是风月,看的是宫闱,看的是缠绵。可储君是什么人,将来是要做天子的,怎么可能将这种小儿女情怀挂碍于胸?”
  
  儿子是弘治皇帝的心头肉,听他提起朱厚照,忍不住问:“储君看这书看的是什么?”
  
  “家。”
  
  苏木一整面皮:“看的是四大家族兴衰荣辱,看的是世事人情。国家国家,国家乃是由一个个家庭组成的。太子生在深宫,对于外间的世事却是一窍不通。可读了这书,却对臣说:原来臣民们是这样活的。管理一个家庭已是殊为不易,人心的险诈、利益的纠葛、经济事务,林林总总,复杂多变。更别说一个国家了!为君者,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事事谦虚谨慎,这才算得上一个合格的君王。太子有说,读了臣的小说,这才知道一双鞋子卖多少钱,京城一个人口值几两银子。一石米多少钱。一户人家维持一日生计所费多少,这一切的一切以前却从来没有听人说过。”
  
  苏木老实不客气地给自己脸上贴金。
  
  弘治皇帝心中剧震,声音颤抖起来:“苏木,太子真说过‘为君者,当战战兢兢,事事谦虚谨慎,这才算得上一个合格的君王’的话?”
  
  苏木很严肃地点了点头,再不说一个字。
  
  谦虚谨慎,未来的正德皇帝可没这种德行。这四个字安到弘治皇帝身上倒也贴切,一说出来,正好中了他的下怀。
  
  “不错,不错,太子能够这么想,朕心甚慰。”弘治皇帝的眼圈就红了,至于苏木的事情,也再不放在心上。
  
  或许,正如苏木所说,让太子知道外间的世事人情也没有任何坏处。作为一国之君,连外面一石米卖多少钱都不知道,这个皇帝做起来比庙里的泥菩萨也好不了多少。
  
  如果能够通过看这本书,让太子树立正确的男女观念、了解天下臣民是如何生活的、知道治国如治家,都殊为不易的道理,朕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
  
  先前弘治读苏木这本《红楼梦》的时候,只觉大开眼界,心中也模糊地觉得读了这本书让自己对宫外的世界有一个清晰的了解,却还没有上升到治理国家,如何做一个合格君王的高度。
  
  现在听苏木一所,猛然警醒:如此看来,苏木不但无罪,反而有功!
  
  不对,让太子看小说反变成一桩大功劳了,朕怎么觉得这道理怪怪的?
  
  苏木果然是个奇才,你明明知道他说的是歪歪理,偏偏心中就认同了,呵呵,这人却是有趣。
  
  见弘治皇帝一脸的欣慰,徐灿立即急了,可话一到嘴边,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真真是无从辩驳啊。
  
  他已经瞠目结舌了,不住喃喃道:“异端邪说,离经叛道,异端邪说,离经叛道!”
  
  “确实有些离经叛道的嫌疑了。”弘治皇帝苦笑着站起身来,走到大殿门口,看着外面空中漂浮着的雪花。
  
  突然有些意兴阑珊:“若说起荒唐无稽,离经叛道,又有谁比得上储君。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太子身边有苏木这样的臣子,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卤水点豆腐,正常道理,太子未必能听得进去,或许,苏木……”
  
  说知道这里,他猛地住了口。
  
  徐灿听得心中大骇,听万岁爷话中的意思,今日不但不会责罚苏木,反有意要将他留给太子做为将来登基后的班底。
  
  不,绝对不能这样……我徐灿不但已经将内侍中的刘瑾得罪了,连外官中的苏木也势同水火。刘瑾豚犬尔,不足为惧。但看苏木今天的表现,此人并不是那种食古不化的书呆子。无论是口才、心计还是手段,都是一流。
  
  此人将来若是得势,我徐灿才真是一个死字。
  
  皇帝看了半天雪,收拾好心情,转头对苏木道:“苏木。”
  
  苏木:“臣在。”
  
  弘治皇帝:“你说的都是歪理,不过,倒不是没可取之处。无论怎么说,你对太子对朝廷的忠诚是无可否认的。这做人,只要执心正,结果又不错,过程如何却不要紧。这不就是你们陆九渊门徒的行事准则吗?”
  
  “万岁说得是,臣聆听教诲。”
  
  “不过,宫中自有制度,这书却不能再给太子读了,就放在朕的手边吧!对了,好象还没写完吧,可有存稿?”
  
  “啊!”苏木忍不住叫起来:这情形怎么这么眼熟?
  
  对了,当初我读中学的时候在课堂上偷看小说被老师逮到,不也说暂时没收吗?可老师一拿到小说,不一样看得津津有味?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