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两太监争宠
朱厚照这个二货这一通跑,直接跑出去两条街,将手下远远甩在后面(明朝好女婿292章)。
  
  这两个月,他天天跟苏木一起绕着南海跑圈,加上年轻力壮,这耐力在京城中若是自认第二,没有人敢称第一。现在,就算是苏木,拼耐力也拼不过这健将级的浑小子。无他,人家身体底子好。
  
  这一跑,东宫之人就如同打了个大败仗,丢盔弃甲一般。
  
  更着一群虎狼之师逃跑,可苦了张公公。
  
  张永简直就要将苦胆都跑出来了,满口都是青铜的味道。
  
  见了太子,直接趴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一张脸乌青乌青的。
  
  朱厚照放声大笑起来:“什么武林高手,竟然是淮王,苏子乔骗人!”
  
  一个侍卫讨好地说:“太子爷说错了,其实淮王府的侍卫中还真有不少高手。其中有两人明显是少林寺的身架,还有一人的鹰爪功练得很有火候,那双手连指甲都磨没了,须骗不了明眼人。这这么多高手凑在一起,还真少见。不过,一见到太子的神威,就连这种高人也被储君的威严摄服,不敢动手。太子神威,我等服了!”
  
  “太子威武,我等服了!”
  
  众人都拜服在地。
  
  张永也想凑个趣,可一口气折磨也接不上来,四肢百骸无一不软,根本就没办法起身。
  
  “啊,淮王那里居然高手如云!”太子惊叹一声,又得意地笑起来:“不战而屈人之兵,哈哈,过瘾!”
  
  “对对对,太子说得对。”
  
  朱厚照得意地打了个响指,眨了一下眼睛:“不过,说句实在话,本殿还没打过皇族呢,今天上手,手感不错。这个淮王,本殿以前也见过几面,一个邋遢讨厌的小老头,看到就厌烦,早想锤他一顿,这次算是得偿所愿。哈哈,有意思。苏木弄出的事情,都有意思,这次算他讲义气,够哥们,有好处知道便宜自己家弟兄!”
  
  一个侍卫道:“可是,太子将淮王打了,若是叫别人知道,未免惊世骇俗,怕万岁爷要来追究!”
  
  太子耸耸肩膀,说:“当时淮王一身一脸都是血,本殿又没认出他来。所谓不知者不罪,也怪不得我!”
  
  朱厚照和苏木接触了这么半年,可说是将现代人的习惯学了个十足。同人说话,又是挤眼睛,又是耸肩,又是吹口哨,又是打响指,活脱脱一个不良少年。
  
  说完,太子身上拍了拍趴在地上的张永:“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本殿忘记了。这次干得不错!”
  
  被储君拍了拍自己的背心,张永一身都像是要漂起来,感觉是如此的不真实,颤声,喘气:“禀……呼……禀太子爷,奴婢……呼……张永……”
  
  “恩,张永。”朱厚照点头:“你这奴婢倒是有趣,又有眼力劲,本殿挺喜欢的。不过,你这体力真差劲。本殿和苏木每日都会在南海跑步打熬筋骨,你若有时间,过来随侍吧,也跑上几圈。”
  
  张永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一跃而起,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多谢太子爷,多谢太子爷,奴婢,奴婢……”
  
  眼泪就流下来------这次赌对了,苏木,你真是我张永命里的贵人啊!
  
  等回到西苑,侍侯太子换了衣裳,又休息片刻,刘瑾就慌张地跑过来:“太子爷,不好了,不好了,你打淮王的事情已经传到万岁爷的耳朵里,叫奴婢过来找你去回话!”
  
  “怕什么,没个胆气的东西!”朱厚照哼了一声:“我又没错,自去见父皇就是。只需将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的道理一讲,没准,父皇还会夸我有担待,勇武过人呢!”
  
  哈哈大笑中,太子得意扬扬地去了。
  
  那架势倒像是去请功,反叫众人都面面相觑,则声不得。
  
  须臾,才轰一声追了上去。
  
  张永不是东宫的人,自然不用跟着去,正要离开,却被刘瑾一把拉住:“张公公!”声音里满是嫉恨。
  
  再看他的表情,已经彻底扭曲了,眼珠子绿绿的,就好象被人抢走了最心爱的东西。
  
  张永心中咯噔一声,淡淡一拱手:“张永见过刘公公,不知有何见教?”他心中好象已经有些明白,这次自己给苏木带信,又带着太子出宫玩耍,算是入了东宫的眼,得到极大的信任,这已经威胁到了刘瑾的地位。
  
  要知道,这活儿以前可都是刘瑾的业务范围。
  
  太子胡闹,喜欢玩乐。只要你哄得他开心,将来自少不了锦绣前程。
  
  对此,刘瑾也看得明白,知道这事的紧要,自由不得别人染指。
  
  如今,自己这么干,算是犯了他的大忌了。
  
  张永心中正在打转,思索着该如何将这个场子给应过去。毕竟他在太子系中只是一个新人,在目前还需低调做人。
  
  却不想,刘瑾却直接来了一个图穷匕见:“张永,谁叫你带太子出宫的了,谁叫你自作主张的?”
  
  生硬的语气让张永心中有邪火拱起来,一拂袖将刘瑾甩开:“刘公公你可说错了,此事乃是苏木苏先生叫小的来给太子爷带信的,难不成苏先生有请,我还不答应?”
  
  “什么酥先生油炸先生,别说得那么亲热,苏先生也是你叫的?”刘瑾气的眼睛都红了,一口唾沫吐在地上:“你带信就是了,太子爷要微服私访体察民情,自有我们这些人安排,你还自告奋勇了?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怎么着,也想攀粗大腿好来一个‘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再用苏木小说中的一句话免费赠你,‘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这已经裸地恐吓了,张永再也压不住火。他虽然是内书堂出身,也读过《四书》?《五经》圣人之言,却学不了温文而雅。
  
  也不废话,一拳打到刘瑾脸上,直接将老刘打得摔进花丛中。
  
  出宫和太子爷胡闹了一阵,见了大阵势,张公公身上也沾染上了戾气。
  
  冷笑着低声喝道:“刘公公,是人都想得太子爷的宠,难不成你还想独霸了不成?就算没有我张永,也会有李咏。未来司礼监的位置,你想我也想,其他人都想,大家凭真本事去争吧!”
  
  哈哈笑着,张永志得意满,扬长而去。
  
  气得刘瑾躺在花丛中不住,也不知道扯断了多少根小灌木。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