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九十七章 皇帝病重
大殿上,苏木还得意扬扬地拧着淮王的拇指不放(明朝好女婿297章)。
  
  好不容易逮住一个报仇的机会,如何肯放过。君子以直报怨,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快意恩仇,别人见了,只会夸一声:不畏权势,铮铮铁骨,真君子也!
  
  “苏木你要干什么,造反吗?快放手,快放手,时辰到了!”一个文官突然从殿中冲出来,使劲地掰着苏木的手。
  
  这人正是苏木的老熟人,张府夜宴的座上宾,大名士李士实。
  
  “轰(明朝好女婿297章)!”下面一阵骚动,众官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原来这人就是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的苏木苏子乔啊!”
  
  “一个小小的举人就敢当众殴打藩王,好胆色。真说起这脾气来,还真有些像身陷囹圄的李梦阳。”
  
  “好一个苏木,不愧是杨廷和的门生,这风骨真让人赞赏啊!”
  
  明朝的文官和宦官是天敌,和锦衣特务是天敌,和藩王更是天敌,反正只要不是属于文官系统的,非我族类,都是敌人。
  
  见淮王在苏木手上大吃苦头,大家心中都是一阵痛快。
  
  更有人恭维起杨廷和来,说他收得一个好弟子。
  
  杨廷和本就看苏木不顺眼,可人家好歹也是自己的门生。如果上前呵斥苏木,岂不是说他杨廷和站在皇族一边,有讨好宗室的小人嫌疑。
  
  只铁青着脸不着声。
  
  苏木并不知道李士实是淮王的人,也不放手,笑道:“原来是李大人,别急,别急。”
  
  “胡闹,胡闹!”李大人大叫道:“来人拉,拖开他们!”
  
  他乃是太常寺丞,今日拜祭祀太庙本就是礼部和太常寺的职责。
  
  顿时,就有几个小吏冲上来,鼓捣半天,才将二人分开。
  
  可怜那淮王已经疼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正要扑上去和苏木纠缠在一起,从大殿中走出一人,厉声喝道:“都安静,陛下马上就到,各归本位!”
  
  来人正是内阁首辅刘健。
  
  众人这才静下来,苏木也不敢放肆,回到东宫那群人的队伍之中,站在杨廷和身边。
  
  杨廷和乃是太子府瞻事,翰林院侍读学士,也算是东宫的人。
  
  不片刻,太子也来了,不满地说道:“苏木,刚才如此这般热闹,怎么不等我?”
  
  “哼!”杨廷和:“储君慎言。”
  
  朱厚照笑笑,正要说话,皇帝的仪仗就出来了。
  
  借着日头看过去,苏木顿时吃了一惊,这才一夜未见,弘治皇帝就憔悴成这样。
  
  只见得他那张苍白的脸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潮红,就好象打了蜡,嘴唇去乌得看不一丝红色。一件大红龙袍穿在他身上,空荡荡地,好象挂在一根竹竿上。
  
  走起路来也是脚步虚浮,被一左一右两个太监扶着,行动起来显得很是艰难。
  
  其中一人正是张永,他最近混得不错,很得皇帝信任。
  
  苏木这才想起先前张永所说过的话,皇帝昨天晚上就开始发烧,因为今天是祭祀大典,又不能传太医,只能靠身体硬扛。
  
  问题是,他的身体已经很弱,又拿什么来扛?
  
  等天子艰难地站定,礼部和太常寺的官员走到驾前,三拜就叩之后,就站起身来。
  
  这次祭祀由礼部和太常寺主持,所以预先叩拜皇帝,也好在接下来的的仪式中免礼,可以专心工作。
  
  礼毕,编钟声悠扬传来。殿中,有乐官放声歌咏,不是太好听。
  
  苏木凝神听了半天,歌词的内容多说牺牲又大又肥,用来博得祖先神灵的欢愉。
  
  然后,皇帝艰难的转身,带着所有人朝大殿的方向三叩九拜,表示说这次祭祀正式开始了。
  
  苏木自然也要跟着大家跪下去,等起身的时候,苏木眼尖,发现弘治皇帝根本没办法自己起身,需要由两个太监扶着才能站起来。
  
  礼毕,李士士就带着几个官员捧着一个长长的大托扳过来,上面摆着牛头、猪头、羊头,这就是所谓的三牲。
  
  唱礼官立即让储君、品级高的藩王和内阁三辅臣走上前去准备,等皇帝接过三牲之后,一道进殿。
  
  苏木因为身份的关系,自然靠不过去,只站在后面看。
  
  好在这几人他大多都认识,三辅臣就不说了,见天打照面。淮王和自己打过几架。
  
  倒是听到宁王的名字时,他心中一凛,仔细端详起来。一看,心中颇为失望,也就是一个普通青年,一张大众脸,属于扔在人堆里就会立即消失的那种。
  
  按照朝廷的礼仪,三牲端来之后,皇帝应该袒露右肩去接。
  
  这个时候,苏木看到张永脸色一变,转头看着弘治皇帝。
  
  弘治一张脸还是红得厉害,额角隐约有汗光,他微笑着朝张永点了点头。
  
  张永无奈,只得松开龙袍的腰带。
  
  弘治慢慢地将右手从袍子里抽出来。
  
  苏木定睛看去,顿时抽了一口冷气:这是手吗?这他妹是干柴啊!
  
  只见,在冬日的阳光下,弘治皇帝那条胳膊瘦如擀面杖,皮肤松弛透明,隐约能够看到下面的青筋,却是一点肌肉也无。
  
  一阵风吹来,弘治皇帝身子一颤,开始剧烈地抖起来,显然是冷得经受不住。
  
  所有人的人都安静地看着皇帝的手,心中同时一凛,泛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弘治天子这身子,只怕挨不了多长时间了。
  
  张永眼睛发红,连连朝李士实招手,低声道:“李大人快些!”
  
  “咦,父皇你怎么瘦成这样了!”朱厚照这个二货还没意识到这一点,不住地看着父亲的手,好奇地问。
  
  杨廷和一把抓住太子的手:“安静!”声音里充满了悲痛。
  
  “快些!”刘健也在催。
  
  音乐声也停了下来。
  
  不知道怎么的,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朱厚照看到众人凝重的表情,突然对三个阁老和杨廷和有些畏惧,再不敢多说一句话。
  
  可皇帝的手伸出去是如此的慢,也就一尺长的距离,却花了半天。
  
  皇帝只感觉眼前都是金星在闪烁,耳朵里嗡嗡乱响,身上也一阵冷似一阵。
  
  他一提气,恢复了神智,猛地抓向托盘。
  
  “碰!”托盘上的三牲落到地上,顺着台阶滚了下来。
  
  弘治皇帝身体也是一歪,倒了下来。
  
  “父皇!”
  
  “万岁爷!”
  
  “陛下!”
  
  所有的人都在伸手去接。
  
  淮王因为辈分最高,正好位于皇帝身边,抢先一步将弘治皇帝扶住。
  
  “哇!”弘治口一动,却将一口热血吐了淮王一头一脸。
  
  见皇帝吐血,轰一声,所有人都叫起来。
  
  “陛下!”
  
  “陛下!”
  
  苏木心中一颤,也管不了那许多,直接冲了上去,站在太子身后伸头看去。
  
  弘治皇帝脸上的红潮已经退去,变成惨淡的灰色。
  
  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淮王推开,坐在台阶上,只将右手食指点着淮王的脑袋。
  
  “安静,陛下有话要说。”刘健大喝。
  
  皇帝嘴唇动了动,用游丝般的声音低语:“淮王……你被人打……朕……朕觉得打……打得好!”
  
  “陛下!”淮王趔趄了几步,软软地倒了下去。
  
  “刘健……”弘治皇帝又看了刘阁老一眼。
  
  刘健眼泪落了下来,将头凑到皇帝嘴边。
  
  弘治皇帝:“批……批红……众王请留京城一折……不,不,不……”他的呼吸粗重起来:“不准!”
  
  所谓批红,就是皇帝用笔蘸了朱砂在臣子所写的奏折上写下处理意见。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