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章 原来都是假象
苏木站起身来,一拱手:“徐公公何出此言?”
  
  徐灿那张如同女子一样的脸彻底扭曲了,变得又青又白,尖声骂道:“苏木贼子,万岁爷都病成这样了,正要好好修养,你却怎么还写稿子来让君父劳神(明朝好女婿300章)。若万岁有个三长两短,你担待得起吗?万岁这几日昏昏沉沉,连折子都没办法看,咱们这些做奴婢的看在眼里痛在心头,你你你,你竟然为了佞进,以妖书魅惑君王,该杀!”
  
  苏木没想到徐太监给自己扣这么大一顶帽子,顿时就火了。谁他妹愿意呆在皇帝身边啊,这被软禁的滋味谁想尝谁来?
  
  恼火归恼火,苏木心中却是一凛,这个徐灿平日里也是个心机深沉的人,没有理由和我直接冲突啊,难道他今天来还有其他原因?
  
  弘治皇帝:“行了,徐灿你住口吧。叫苏木献书是朕的旨意,怪不得苏木。你今天来这里有什么事,就为来看朕?朕没事,好得很,你看,这不是在百~万\小!说吗。再过得几日,就好完全了。”
  
  徐灿又跪了下去,大声道:“陛下好了,奴婢心中也是欢喜。”
  
  说着话,他的声音哽咽起来:“既如此,臣今天就进一句谏言。”
  
  弘治皇帝倒是奇怪了:“你也有谏言?”进谏在文官那里倒不希奇,在位十七年,他的耳朵都快被言官们磨出老茧了。可太监乃是皇帝家奴,遇事通常都是一味讨好君上。今日徐灿此举,到叫人觉得希奇。
  
  徐灿:“既然陛下能够读书看小说儿,那就说明龙体已经康复,司礼监已经积压了许多折子,还等着陛下御笔批红呢!”
  
  朱厚照这个二货本在扎马步,闻言立即跳起来:“是啊,是啊,我觉得父皇也是好了,政务要紧。”他被关在这里这几天,早闷出病了,巴不得父亲早点好完全,一忙起国事,就将自己给忘了,也好落个自在快活。
  
  徐灿接着道:“陛下看苏木贼子的邪书,若是叫阁老们知道,必然会进谏说万岁爷玩物丧志,荒废国事,乃是个昏君!”
  
  “什么!”朱厚照张大了嘴巴:“你说父皇是昏君?”
  
  其他太监也是同时色变。
  
  徐灿亢声道:“是!”
  
  他心中也不畏惧,甚至还有些微微得意。据他这么多年的观察,皇帝一向以唐太宗做为自己在职业偶像,臣子们就算是指着他的鼻子麻,皇帝也会微笑着夸奖几句。
  
  以前他徐灿也在皇帝面前说过难听的话,可结果不但没有被治罪,反简在帝心。
  
  这次,皇帝想必也会如此处置。
  
  果然,如他想象的一样,弘治皇帝却笑了笑,叹息道:“朕这几日神思昏沉,确实是荒废了国政,现在又迷上了苏木的故事书儿,确实不是个有为君主,确实是玩物丧志了。”
  
  听到这话,徐灿得意地朝苏木看了一眼。
  
  他之所以敢说这样的话,是基于对弘治皇帝深刻的了解。
  
  苏木心中也是腹诽:这弘治皇帝是犯贱吗,这么被人指着鼻子骂,居然还自我反省,不是男人!
  
  弘治又笑着:“徐灿,朕辛苦了一辈子,也累了,现在想看看苏木的书开心开心,你却要来进谏,哎,朕都是快要死的人了,难道就不能放纵一回,难道你们就不想让朕高兴一回?朕现在回过头去一看,在位十七年来,不近酒色,不饮宴,每日除了上朝就是看折子,这一生都交代给了祖宗的江山社稷,却没有一天为自己活过,难到朕就不能按心思儿活几天?徐灿,你老实告诉朕,你今天过来是不是想让朕将这些东宫的人都赶出去,好换上你的人,你老实回答朕!”
  
  “奴婢不敢!”徐灿深深地伏在地上,汗水一颗一颗地落在地上。
  
  弘治:“你们啊,想得太多,可却没为朕想过那么一丝一毫?”
  
  说完话,他的眼神里露出深重的厌恶:“叉出去!”
  
  ……
  
  外面,传来徐灿大哭的声音。
  
  弘治这一激动,一张脸又开始现出诡异的潮红,旁边的太监慌忙上前,又是喂药又是扇风,好不容易才让他恢复正常。
  
  苏木回味了一下刚才徐灿的话,心中一咯噔,这才突然发现,这里的所有太监都是太子东宫的人。也就是说,皇帝身边的老人都被换了个遍。刚才徐灿之所以气急败坏地冲进来,估计就是为了这事。
  
  难道说,皇帝刚才看起来神采熠熠的模样都是假象?
  
  “父皇,你怎么了?”
  
  “朕没事歇歇就好,朕知道太子你生性好动,这几日也憋坏你了,你若想出屋逛逛,就去逛逛吧!”
  
  “多谢父皇!”朱厚照这个二货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欢呼一声,就要带着众人一涌而出:“苏木,走游泳去,那日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呢!”
  
  弘治:“苏木你留下。”
  
  未来的正德皇帝:“也罢,苏木你就留下将稿子写完,父皇等着看呢!”说着话,朱厚照很没义气地逃了。
  
  屋中再无他人,弘治慈祥地看着儿子的背影,喃喃说:“毕竟是个小孩子,真快乐啊!将来定是个寿福双全的君主。”
  
  皇帝万岁也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愿景,古往今来,做天子的大多短寿,除了康熙和乾隆,平均年龄也就四十来岁。
  
  苏木自不敢在这上面接嘴,低着头慢慢地写了起来。
  
  皇帝那张脸还是红得厉害,到最后就如同沁了血一样:“好好写,好好写,别急,朕这辈子从来没有期待过什么。苏木,还记得那日在南海边上你同朕讨论君子和小人之道吗?”
  
  苏木抬起头,小心地回答:“臣还记得。”
  
  弘治笑了笑,大约是刚才说太多话,额头上隐约以后汗光:“用人之道,当人尽其用,不单单是帝王术,即便你是一县一府牧守,也要接触形形色色相关人等,一样也有君子和小人,要想做事,自然是什么样的人都需要。当时朕听了你的话,下来之后也想了许久,总感觉这话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苏木没想到皇帝又扯到小人和君子上面,看弘治的模样病得厉害,这病中的人情绪不稳喜怒无常,又是手握生杀大权的君主,一个应对不当,鬼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命运。
  
  说多错多,莫如不说。
  
  所以,他只紧闭着嘴巴不着声。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