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零一章 弥留
估计弘治皇帝也没打算听苏木说话,叹息一声,自顾自道:“至于什么地方不对劲,朕想了今天,死活也思索不出一个端倪,也就不在这上面费功夫(明朝好女婿301章)。不过,最近几日朕突然想明白了,是,君子和小人、忠臣和奸臣各有各的用处,只要人主驾御得法,就能找到其中各自的妙处。不过,这只是平日,而不是非常时期。”
  
  弘治脸上的红色更浓,到最后如同一只打了蜡的红富士苹果。
  
  苏木越看越心惊:“万岁,保重龙体要紧(明朝好女婿301章)。”
  
  “不要紧。”弘治伸手抹了抹额上的汗水:“小人者,若人主强势,镇压得法,确实是一把好刀,自然所向披靡。问题是,若利刃落到三岁小儿手里,只怕不但不能威胁敌人,还割伤了自己。所以说,小人也只能平日里使使,真到了要紧的关口,还得要靠君子。因为你不知道小人什么时候会回过头来咬你一口……这德字……咳咳……当排在第一位。”
  
  苏木随口应了一句:“圣明无过万岁,臣听人说过这么一句话,有才有德,破格大用;有德无才,培养使用;有才不德,限制使用;无德无才,坚决不用。”
  
  弘治眼睛一亮,轻声赞道:“说得好,单就这一句话,已经将用人之道说尽了。不过,朕却奇怪,那日在南海边上,你这样的至理之言为什么不说,却偏偏要说什么小人可用的邪理?苏木啊苏木,按照你那时所说的话,你究竟是想当一个忠臣还是奸臣?呵呵,朕也明白,当日你若只说些泛泛之言,又如何能打动朕。剑走偏锋,也是一种进身的法子。”
  
  这下苏木就有些经受不住了,心脏跳个不停。
  
  他脑子一转,恭身道:“臣不愿意做忠臣,也不愿意做奸臣,只想做个弄臣。”
  
  “弄臣,这……就是你的志向?”弘治倒是呆住了。
  
  苏木知道像这种严肃的话题一个应对失措,就是不测之危:“陛下,做忠臣又什么好?两袖清风,一身正气,到最后还落不到好。所谓做多错多,你想有所作为吧,一旦做错了事情,墙倒众人推,只能致仕下野,一身抱负也没地方施展。”
  
  “可若是去做奸臣吧,好处占尽,富贵荣华。可权势之争向来残酷,仇人满天下,一旦失势,就是身死族灭的下场。”
  
  “依臣看来,还是做弄臣的好。臣也没什么别的追求,只想这逍遥一辈子,将来就算科举入仕,也不求出将入相,当个管管图书的七品芝麻官,每天看百~万\小!说,喝喝酒就可以了。臣不是个有大志向的人,只想二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足矣!”
  
  苏木已经想得明白,这个弘治皇帝看起来宽厚,可以他目前的情形也没几日好活了。现在想的就是如何顺利将皇位传给朱厚照,也因为如此,他才一口气将身边的太监全部换成太子的人。不但如此,还下旨意严令在京城藩王正月十五前必须离京,胡顺和牟彬也被罢免了。
  
  你越是能干,越是要遭他的忌,还不如低调些,装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哈哈!”听完苏木的话,皇帝却突然笑起来,只是中气不足,声音有些低:“很独特的想法啊,不过,也可以理解,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就好象是朕,看起来是九五至尊,代天行宪,可这其中的辛苦又有谁知道。回想起来,朕这三十来年的日子,都是替别人过的。现在想为自己活了,看一本小说书儿,却有人来废话。”
  
  他又摸了一把额头,上面的汗水流得更多。
  
  苏木:“陛下,是不是传太医?”
  
  “不急。苏木,原来你就这志向,在这里这么多天,是不是想家了?”
  
  苏木实话实说:“臣想家了。”
  
  “好吧,朕准你过回家去看看。”弘治:“不过,朕等着看你的书,总归要等你的稿子写上一两万言再说。朕看得美了,自然准假,朕身子虚,无法视事,也就靠你的书打发光阴了。”
  
  苏木无奈:“是,陛下。”
  
  看得美了?
  
  鬼知道你什么时候得到满足?
  
  说完话,弘治感觉身子有些扛不住,就传太医过来,服了一剂药自回屋歇息。
  
  今天苏木的写作状态不错,不片刻就将这个章节写完,刚起身转了转发酸的手腕,朱厚照等人就喜滋滋地回来了,听说父皇身子不好,忙进里屋去看。
  
  不片刻,就传来朱厚照这青年的大叫声:“父皇,你这是怎么了,你说话呀,你说话呀?”
  
  暖阁中顿时一片大乱,苏木大吃一惊,冲进屋去,却看到弘治皇帝已经气若游丝,面如金纸。
  
  一双眼睛空洞无物地朝上翻着。
  
  “万岁爷,万岁爷啊!”众太监哭做一团。
  
  朱厚照娇惯养了一辈子,人又胡闹,一遇到这种情形,顿时不知所措:“父皇,要不要叫太医,你说话呀!”
  
  可连叫了几声,却听不到任何回应,朱厚照也慌了神,忙将哀求的目光投到苏木身上:“子乔,怎么办,怎么办?父皇这是不是要大行了,我我我……是不是去请阁老们过来……”
  
  也不知道是伤心还是急的,朱厚照的眼圈就红了。
  
  “还不到最后时刻,储君勿急。”苏木冲上前去,忙用右手拇指掐住弘治的人中。
  
  可手下的弘治皇帝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苏木也急了,顺手扯下弘治的发簪朝他鼻下一刺。
  
  “啊!”所有的太监都在叫。
  
  “苏木,你干什么?”太子也被苏木的举动吓住了。
  
  正在这个时候,榻上的弘治皇帝团“诶”一声悠悠醒来,用虚弱的声音道:“不用传阁老,不能乱。”
  
  “父皇。”太子扑到皇帝身上,眼泪落了下来。
  
  弘治艰难地伸手摸了摸儿子的头发:“太子,刚才朕可把你吓住了?”
  
  朱厚照:“没有,儿臣不怕。父皇,要不再去传太医?”
  
  “没用的。”弘治皇帝:“朕不需要医生,只想看看苏木的小说,苏木。”
  
  “臣在。”
  
  “朕没办法看了,念给朕听。朕只要听得两段,身子就舒服了。”
  
  “快念,快念。”朱厚照不住地催促着苏木。
  
  “是。”苏木忙坐直身子,朗声读道:“……宝钗道:实在这方悟彻。当日南宗六祖惠能,初寻师至韶州,闻五祖弘忍在黄梅,他便充役火头僧。五祖欲求法嗣,令徒弟诸僧各出一偈。上座神秀说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彼时惠能在厨房碓米,听了这偈,说道:美则美矣,了则未了。因自念一偈曰: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五祖便将衣钵传他。今儿这偈语,亦同此意了。只是方才这句机锋,尚未完全了结,这便丢开手不成……”
  
  ……
  
  一时间,满屋只剩下苏木读书的声音。
  
  听着听着,弘治的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嘴唇又动了动。
  
  朱厚照将耳朵凑过去。
  
  “太子,朕心中好高兴……你……你叫苏木每写完一段就……就过来念给朕听……听着听着,朕的病没……准就好了……”又咳嗽一声,弘治皇帝口鼻间沁出血来。
  
  “是,父皇!”太子的眼泪连串地落到父亲胸口上:“父皇放心,儿臣让苏木住在这里,每天不停地写,写好就过来读,一天一万字。不,一天两万字。”
  
  “傻孩子……别哭,自从你生下来,朕就没见你哭过……”
  
  弘治还想伸手,可举到半空,却猛地落下去。
  
  “父皇!”朱厚照大叫一声,回头面容狰狞地看着苏木::“读,大声地读!”
  
  在这个时候,这个十五岁的少年这才猛然醒悟:我也许就要永远地失去父亲了!
  
  “宝玉没趣,只得又来寻黛玉。刚到门槛前,黛玉便推出来,将门关上。宝玉又不解其意,在窗外只是吞声叫好妹妹。黛玉总不理他。宝玉闷闷的垂头自审。袭人早知端的,当此时断不能劝。那宝玉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黛玉只当他回房去了,便起来开门……”
  
  读着读着,苏木的眼泪也落了下来。
  
  稿子上的字迹在泪水中慢慢变得模糊。
  
  这次皇帝算是进入弥留期了,说来也怪,弘治病了一辈子,可生命力却是异常地顽强。一天一夜粒米不进,灌什么吐什么,他那张脸已经脱水,眼眶也深深地陷了进去,目光也失去了神采。
  
  也只有在苏木念稿子的时候,才有一道光芒一闪而逝。
  
  苏木也知道这应该是最后的时刻了,也试图提醒朱厚照要早做安排,毕竟,皇位的归属关系到整个大明朝的未来,关系到千百人的身家姓名。
  
  可一看到太子那张如同受伤野兽一样的脸,话到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苏木只能叹息一声,飞快地在纸上写着。这个时候也不讲究什么文彩什么起承转合,将故事讲清楚就是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