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二十章 逼婚
苏木也不知道和胡莹吃了多少酒,说了多少话,等两人兴高采烈地分手,回到家的时候,苏木还醉得厉害(明朝好女婿320章)。
  
  他前阵子神经绷得极紧,现在突然放松下来,自然是保持不住。况,刚得了一个实权官位,人逢喜事精神爽,就哼着歌大摇大摆进了门。
  
  生活,好象到了此刻才感觉有些滋味了。
  
  看自家老爷醉醺醺地回府,家里自然乱成一团,又是来扶的,又是叫人的。
  
  苏木却没发现众人都是一脸的惊惧。
  
  被人扶着走不了几步,小蝶就出来了,忙从家人手头接过苏木。
  
  大冷天的,小蝶估计也是在屋里等了有一阵子,一双小手冻得冰凉,一不小心摸到了苏木的手腕。
  
  苏木一个激灵,笑道:“怎么这里冰,年饭吃过没有?”
  
  话一说出口,苏木的酒就有些醒了,心中突然有些不安。
  
  中午的他出门的时候本答应小蝶要回家陪她和吴家父女团年的,却不想这一耽搁,已经到了半夜。
  
  以小蝶的火暴脾气,也不知道要将他埋怨成什么样子。
  
  却不想,小蝶倒是没有生气,反是一脸的担忧:“老爷,你怎么喝成这样?这回却有些麻烦了,本来我们已经做好了夜饭等你回家的。可左等右等就等不到人,就扫兴了。我们还好,吴姐姐好象心情很不好的样子,连饭也不吃,只推说身子不舒服,回屋去睡了。”
  
  “没吃饭?”苏木心中莫名其妙地有些愧疚。
  
  小蝶请叹一声:“傍晚的时候,胡家那野丫头跑过来寻老爷,这人真是……这胡家也没什么家教,一个大姑娘家的,竟然跑别人家里来。”
  
  “啊,胡莹来过,没怎么着吧?”苏木汗水就出来了。
  
  小蝶:“老爷你喝成这样,定然是和那胡小姐见过面的,就在前边桥头,小蝶可是看到的,怎么反问起我来了?”
  
  苏木倒是尴尬起来,再说不出话。
  
  不过,他还是奇怪,这事如果放在往常,小蝶早就爆发了,今天怎么反不住地叹息。
  
  小蝶:“吴小姐已经睡了,可吴老爷去发了脾气,说是老爷你一回家就过去同他说话。如今,正在堂屋里等着老爷呢。”
  
  说到这里,她低声道:“老爷你吃了酒,正醉着,等下见了吴老爷可不许同他发火。他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
  
  “他在等我。”苏木这回是彻底清醒过来,这个吴老举人分明就是兴师问罪啊!
  
  脑袋顿时就隐隐疼起来。
  
  等进了堂屋,就看到老举人正襟危坐在那里,手中捧着一个铜手炉,身上穿得厚实到令人发指,就连脸也用一张棉布裹了起来,只露出一双疲惫的眼睛。
  
  正因为如此,苏木也看不出他是什么表情,就走进去惬意地坐在椅子上,笑道:“今天有事勾留,却回来的迟了。吴老先生你怎么还不去睡,这天儿也够冷的。”
  
  吴举人缓缓道:“人少年之时,诗酒风流,洒脱不羁,也是我辈士林众人的儒雅风致,是真性情,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圣人曾经说过:发乎情止乎礼易。就看你怎么处理两者的关系。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小节不拘,但大事上却含糊不得。”
  
  苏木有些吃惊,在他心目中老举人可是一个很迂腐的人,今日怎么转了性。听他口中的意思,好象是说自己和胡莹私会的事情吧?
  
  老先生又接着道:“苏木,你可曾记得当出你去通州参加乡试,老朽给你送行时所说的那一席话?”
  
  苏木心中一惊,立即明白老举人这是要逼婚啊。
  
  看来,吴举人在知道我苏木和胡莹在外面约会的事情之后,有了危急感,这才旧事重提。
  
  苏木:“还记得。”
  
  “记得就好,国丧期间,今年的会试延期到明年三月一事老夫也已经知道了。”吴举人摸了摸下颌上的那一丛胡须,缓缓道:“本来,如果不是弘治天子大行,你又要准备会试,老夫是不可能让你分心的,毕竟,温习功课,功名要紧。现在嘛,倒可是考虑了。苏木,我听小蝶姑娘说,你在保定也没有什么亲人,也不打算回乡下去,估计以后就会在京城安家。如此也好,此处不错,就找个媒人过来提亲吧!”
  
  “提亲!”苏木吓了一跳,如果自己真找媒人过来提亲,让胡莹知道,鬼晓得那刚烈的女子会干出什么事来:“这个,这个……”
  
  一想到这个后果,苏木背心就出了一层冷汗,说话也结巴起来。
  
  “这么什么?”老举人一双眼睛绿油油地放出光来,冷冷道:“苏木,你也是读书种子,须知道礼仪廉耻之为何物。胡家什么什么人,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厂卫奸佞,若你和胡顺结亲,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在士林立足。不但如此,别人还会笑你,为了权势,竟然自甘堕落。刚才的话难道你就没有听懂,男人在外面风流快活也没什么大不了。可这伦理上下尊卑却乱不得,你要迎胡家女儿进门,可以,但只能做妾。”
  
  苏木一听就火了,脸上变色:你吴举人要将女儿嫁给我可都是你说的,答应不答应我苏木可没说过一句话,今日怎么反对我苏木喊打喊杀起来。我苏木可不亏欠你吴举人什么,反到是你受过我的恩惠,今日怎么反客为主了。
  
  况且,胡莹和我苏木是共过患难的,怎么可能让她做妾,去受那种委屈。
  
  也怪我意志不坚定啊,当初吴举人提起这事的时候,我就该直接拒绝,哪里有如今这么多麻烦。
  
  想到这里,苏木拿定了主意,笑道:“老先生此话差矣,一个人将来要走什么样的路得他自己来决定,君子行事,只需执着本心,别人说什么却不要紧。”
  
  “你!”老举人立即爆发了,碰一声,一巴掌拍在桌上。
  
  苏木也霍一声站起身来,他本是个少年人,也有自己的脾气。
  
  就这么,两人你蹬我,我蹬你,同时发出粗重的呼吸声。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