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二十四章 我不去,我不去 下
今天来西苑走了这么一趟,苏木可说是白欢喜一趟,好好的户部郎中一职就这么莫名其妙地飞了,若说不郁闷那也是假话(明朝好女婿324章)。
  
  可事情得辨证地看,现在若自己真以东宫龙潜旧人,不通过科举,不通过正常的组织程序上位,这个名声肯定好不了,一句“走捷径”的评语肯定是跑不掉的。
  
  明朝的文官对于名声看得极重,若是名声坏了,以后在官场上自然免不了许多麻烦。
  
  况且,苏木下来一揣摩,现在的正德皇帝还没有亲政,正被文官们死死地压制。若他现在去要害部门做官,无疑是直接牵扯进君权和相权的争斗之中,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
  
  “他妹的,我苏木穿越到明朝,图得不就是一个富贵荣华,生活滋润吗?我可不想跟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晚上一年,等皇帝亲政掌握大权之后再杀进去不好吗?”
  
  “而且,如果借这个机会将吴举人父女给打发走,却是一件大好事!”苏木一想起自己夹在胡莹和吴小姐之间就头大如斗。
  
  又一想起吴举人的骂娘声,更是打了一个寒战:这老先生实在太能骂街了,一个不爽,就敢骂你一个通宵,早走早好(明朝好女婿324章)!
  
  如此一想,苏木顿时快乐起来。
  
  这个时代的读书人读了一辈子书,谁不想当官。老举人考了十年也没中个进士,又没钱去走吏部的门子,这才沦落潦倒至此。
  
  如果知道能够去扬州做判官,也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
  
  他一走,我苏木也清静,你好我好大家好,花好月圆,皆大欢喜。
  
  苏木心中也是得意,拿了吏部出具的告身兴冲冲地回家去了。
  
  还没进门,抬头一看,苏木却是吃了一惊。
  
  只见得里面张灯结彩,进进出出的都是人,一排喜气扬扬模样。
  
  见苏木来,就有一个丫鬟迎了上去:“老爷回来了,恭喜老爷,恭喜老爷!”
  
  “快快快,快去回夫人和小蝶大姐,就说老爷回来了!”
  
  苏木一头雾水:“怎么回事?”
  
  丫鬟:“听说今天上老爷被朝廷授予实职的日子,方才夫人已经吩咐下来,叫小的们扎了彩,又去让酒楼送了一桌酒席,为老爷贺喜。”
  
  说着话,一行人就簇拥着苏木进了门,直接送到吴举人和吴小姐所居住的主院。
  
  厅堂里已经置了一桌酒,小蝶正喜气洋洋地立在那里翘首以盼。
  
  桌子前围了好多人,除了正襟危坐的吴举人,竟然还有《风入松》书局的林老板和木生等四个秀才。
  
  见苏木过来,众人远远地站起身来,同时拱手笑道:“子乔可算是回来了,一大早就听到了你的好消息,特意过来贺喜。快快快,快将告身拿出来,给我等看看,也好开开眼。”
  
  就连吴举人也站了起来,一脸的欣慰。
  
  苏木一呆,这些人怎么知道的?
  
  小蝶飞快地走出来,在苏木耳边道:“老爷今日大喜,小蝶就和吴姐姐商量了一下,发了帖将你的同窗和林老秀才都请了过来热闹热闹。那木秀才他们虽然势力眼惹人嫌,可好歹也是老爷的同学。今天这大好的日子,若不请些人过来,却也没有味道,还请老爷你按捺一些儿。”
  
  她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苏木一笑:“来者皆是客,毕竟同学一场,你放心好了。”
  
  众人显然已经吃了几巡酒,一张张脸都是红扑扑的,就连吴举人也不例外。毕竟都是有功名的读书人,竟谈得来。
  
  见苏木进来坐下,都叫着让苏木将告身拿出来看。
  
  就有一个保定府秀才问:“子乔别吊人胃口了,快说快说,究竟得了何职。依小生看来,以子乔你在京城士林的名声,至少也是个正八品的县丞。”
  
  木生笑道:“子乔乃是诗词宗师,这次得了官职,也不让人意外。不过,若是派遣得远了,只怕要耽搁明年的进士科。晚生如果没猜错,定然是京官。”
  
  “对对对,木兄说的是,若是派得远了,路上走一个月,回京参考时再走一个月,岂不影响来年会试。”一个秀才接嘴道。
  
  苏木笑道:“来年会试,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就能中,苏木还没有这么自大。”
  
  林老板道:“以子乔之才,进士、同进士不敢说,赐进士还是有一定把握的。不过,用这一年时间,任个实职,积累为政经验,也是一件好事。子乔,你就别卖关子了,说吧,究竟是去哪个衙门?”
  
  苏木还在笑,吴举人就忍耐不住了,冷哼一声,重重地将酒杯杵在桌上:“说吧,去哪里?”
  
  苏木喝了一口酒,缓缓道:“扬州府推官。”
  
  “啊!”所有人都呆呆地张大了嘴巴。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良久,厅堂里才轰地一声闹了起来。
  
  一般来说,举人如果科举无望,都会在吏部备案待选。其间也不知道要等多少年,走多少门子,才会弄个正八品的县丞。
  
  而这个县丞也得看地方,若是朝中有人,又或者舍得出钱,就会被派到江南或者两河山陕这种好地方。否则,一般都是被发配去云贵甘肃辽东这种偏远苦寒地方,美其名曰:历练。
  
  像府一级的正七品官职,已经是朝廷命官了,非进士不能担任,通常都不会实授给备选的举人。
  
  大家都没想到苏木不但直接做了推官,去的还是扬州府这种人间天堂,掌管一府刑狱,权力却是大得惊人。在那位置上,吃了被告吃原告,加上再抓抓走私贩,卡卡商路,一年下来怎么着也有几万两入项,日子不要过得太滋润?
  
  老实说,就总收入来看,即便是偏远地区的知府,也未必比得上扬州府推官。
  
  千里做官只为财,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如果能够在扬州做几年判官,做不做进士,其实也没什么打紧。
  
  这个苏子乔如果不是有天大背景,就是给吏部塞了金山银海。
  
  “恭喜子乔,不,恭喜苏推官!”林老板也很替苏木高兴,忍不住连连作揖。
  
  就连一想古板严肃的吴举人也哈哈大笑着抚摩着自己的胡须,心中欣慰:“苏木,既如此,你就上任去吧,将告身给老朽看看。”
  
  小蝶也连连叫着:“阿弥陀佛!”
  
  “是。”苏木微笑着走到旁边,将告身掏出来,放在旁几上。
  
  吴老举人动作也快,一个箭步就走上前全,只看了一眼,就“啊!”一声软软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众人大惊,也同时朝告身看去,齐齐地发出一声惊叫。
  
  却见着,告身上霍然写着“吴世奇”三个大字。
  
  所有人都是迷糊地看着苏木,本以为这个扬州推官的官位是苏木的,却不想闹了半天,竟然变成了苏木的准岳父,这演的究竟是哪一出啊?
  
  见众人不解,苏木笑道:“实际上,一起初,苏木就没打算过要去吏部备选,主要是明年就是会试,正如刚才诸君所说,一来一会就是两三个月,而为官一任,自然要忠于王事,政务繁忙,实在耽误学业。还不如留在京城好好备科,中个进士才是正经。况且,京城乃是人文汇萃之地,学问这种东西还得跟同道大闲切磋才能进步。”
  
  苏木背着手胡言乱语地忽悠道:“苏木恰好在吏部认识些人,一想,这个门路不用也可惜,就托了个人情,将吴老先生的名字报了上去,却不想,竟成了。”
  
  众人都静默无声,小蝶有些迷糊:“老爷,不是你去做官吗,怎么换成吴老爷了?”
  
  苏木道:“我真不想去扬州,吴老先生就这么颓丧下去也不是法子,可惜了一身学问。”
  
  他心中想:什么可惜了一身学问,我是真他妹烦这个老夫子了,又不想牵扯进皇帝和内阁文官集团们的争夺,就便宜吴举人你。你当我愿意啊,如果是户部郎中,我才不让呢!
  
  小蝶又念了一声佛,笑道:“吴老爷和老爷你谁做官都是一件大喜事,我这就向吴姐姐报喜去。”
  
  说完,咯咯笑着,飞快地朝后院跑去。
  
  听小蝶这么说,众人想起苏木和老举人的关系,心中同时“哦”一声:原来如此,肥水不落外人田,这个官职让岳父老泰山去做也好。还有,这个子乔不会是惧内吧,当年在保定的时候就很害怕胡小姐。想来,将官位让给泰山老丈人,应该是苏木未婚妻的意思。唉,这女人啊,怎么能心向娘家,却不管自家相公的前程,不是佳偶,不是佳偶!
  
  苏木并不知道众人心中想得龌龊,否则,只怕立即就要翻脸,将一众秀才给赶出门去。
  
  正在这个时候,林老板突然叫了一声,走到苏木面前长长一揖:“子乔志向高远,不肯走捷径,老夫佩服,佩服!”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心中一凛,然后将苏木佩服得五体投地。扬州府推官虽然是正七品的朝廷命官,可因为不是进士出身,见了进士及第的官员,天生就矮了一头。苏木什么人,如今在京城可是如雷灌耳的大名士,一代词宗,自然不肯去扬州坏了自己的名声。他爱惜羽毛,想的是要考个正牌的进士啊!
  
  众人都走到苏木面前长长一揖,然后回头恭喜吴举人。
  
  吴举人自从知道自己做了推官之后,一直颤着身子坐在那里。
  
  等到众人施礼,猛地站起来:“我不去,我不去!”
  
  因为动作太猛,几上的茶杯被撞得落到地上,摔得粉碎。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