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谁去给他一记耳光
你吴举人平白得了个正七品的官,还是上等大府推官这种肥得冒油的实职(明朝好女婿326章)。也不去访访,如今要想拿到这种职位,不出个几万两银子可能吗?
  
  还有,这种官职,怎么着也得吏部侍郎点头。我这回为了你,可是连当朝首辅都给惊动了,已经欠下了人家天大的人情。
  
  官场上的事情,人情债可不好还。
  
  按照真实的历史记载,再过两年,正德皇帝就会同内阁水火不容,到时候,我苏木免不得要帮刘健说说好话。
  
  看到吴小姐的情分上,我甚至还派人去通州为你求药方子。
  
  现在可好,你吴老先生说不去就不去,为的就是不想离家这个狗屁理由。
  
  苏木虽然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自己和吴小姐、胡莹之间的关系,甚至不敢去想象将来会怎么样。但内心中已经将这两个女人当成自己生命中最亲近的人,自然看不得她们手半点委屈,即便是吴举人也不成。
  
  顿时眉毛一竖,沉着脸就要朝吴举人的院子冲去。
  
  吴小姐突然一把抓住苏木的袖子,不住摆头。
  
  “怎么了,老先生虽然是你父亲,可也要讲道理啊!”苏木大怒,声音大了起来。
  
  吴小姐还是不说话,将头摇得更急,眼神中却是哀求,泪水却流了下来。
  
  这个吴小姐的眼泪也太多了些,苏木心中一疼,再提不起与吴举人理论的兴致。
  
  只能叹息一声:“罢,吴老先生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不愿意去做官,我也不强逼。”
  
  吴小姐这才展眉笑了笑,笑容中带着一丝感激,但更多的是惆怅。
  
  这神情让苏木心中越发难过和抑郁,几乎纠缠了他一整天。
  
  刚开始的时候还好,可到了午后北京时间三四点钟样子,正当苏木郁闷地在书房百~万\小!说温习功课,就看到小蝶有些慌张地走来:“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吴老爷他好象不对劲。”
  
  看她一脸的着急,又听到吴举人的名字,苏木就气不打一出来:“别跟我说吴举人,我自头疼着呢!”
  
  看苏木虎着脸,小蝶吓了一跳,忙闭嘴站在一边。
  
  这一年来,苏木从一个呆子摇身一变成为举人老爷。苏家大房也从不名一文,到在京城置下偌大家业,其间的变幻真如一传奇故事儿,叫小蝶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以前的小蝶性子急,经常对苏木发火。
  
  可现在一看到自家老爷,不知道怎么的,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崇敬。
  
  苏木见小蝶不说话,心中奇怪,等了半天,才忍不住道:“吴老举人怎么了?”
  
  小蝶忙连比带画道:“好象是疯了,今天上午,老举人也不去睡觉,如往常一样坐在屋里百~万\小!说,看着看着,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笑了半天,又开始哭,口中念叨个不停,说什么‘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这不是疯了还是什么?”
  
  说到这里,小蝶一张脸煞煞白的:“老爷,你不去看看吗?”
  
  苏木惊得站起身来,连忙跑到老举人所住的房间。
  
  里面已经乱成一团,却见得老举人披散着头发,坐在地上咯咯地笑着:“我中进士了,我现在是正七品的推官,呜呜,爹,娘,儿子没给你们丢人,儿子现在是吴大人了……不不不,我不做官,我不想离开你们,爹,娘,我不走……”
  
  老举人四十多岁,头发胡须都已经斑白,偏偏这一声喊出来,捏声捏气,稚嫩得如同六岁孩童,听得屋中众人都神色大变,必须互相看着,然后叫了一声:“撞客了,撞客了!”
  
  就连吴小姐也吓得软软地坐在椅子上,不住道:“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她贴身的那个厚嘴唇圆脸蛋的丫鬟叫了一声:“夫人,快去请端公道士回来驱邪!”
  
  苏木一看这情形,心中已经明白过来:这个老宅男这是神经错乱了。
  
  吴举人之所以不去扬州做官,那是因为宅出毛病了。这宅男有个问题,一旦习惯了一种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就是不喜欢挪窝,还害怕同社会接触。叫他去万里之外的扬州做官,一想到要和那么多人见面,比杀了他还难受。
  
  但是,古代的读书人,读书入仕乃是从小就被整个社会灌输进脑子里的观念,可以说是深入骨髓了。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读书的目的就是做官,光宗耀祖。
  
  这次叫他去扬州做推官,想必吴举人内心中也是非常激动的。可有害怕离家,患得患失之下,未免又对自己的性子异常愤恨,这才精神崩溃了。
  
  咦,眼前这一幕怎么这么眼熟?
  
  苏木不觉一楞,总感觉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可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吴小姐听贴身丫鬟这么说,顾不得纠正她口中“夫人”的称呼,含泪挥了挥手:“快去,快去!”
  
  “等等,请什么道士?”对于封建迷信那一套,苏木是非常不感冒的。再说,儒家讲究的是“子不语怪力乱神”,对超自然的现象,只存而不论。不否定,也不支持。
  
  吴举人这是明显的精神分裂,正该去请郎中过来看病,找道士,那是不是耽误病情吗?
  
  听到老爷喊,那丫鬟这才停了下来,看着吴小姐。
  
  吴小姐是个性格柔和的人,在内心中早已经将苏木当成自己未来的夫君,当成家里的主心骨。既然苏木不同意,她也不敢说什么,只不住的抹泪。
  
  地上,老举人还在不停地笑着。
  
  众人见苏木皱着眉头站在那里,都屏住呼吸。
  
  须臾,苏木这才抓了抓头,失声道:“原来是范进中举啊,我却忘记了。”
  
  “老爷,范进是谁?”小蝶问。
  
  “没什么,其实老先生不过是一时迷了心窍,没什么大不了的,立即就能好,只需……”
  
  “只需什么?”吴小姐眼睛一亮,急问。
  
  苏木:“只需叫人打他一记耳光就好,谁去动手,不要留情。”
  
  没错,《儒林外史》中的范进中举之后发疯,不就是他丈人一记耳光抽过去抽好了的吗?老举人这次是因为突然听到自己做了扬州府推官,可因为不敢去上任。又喜又悲又悔,心绪大起大落,才变成这样。
  
  要想治好他,用同样的办法应该有效。
  
  “啊!”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
  
  苏木指着一个粗手大脚看起来有一把子力气的丫鬟,道:“你去给吴老先生一记狠的!”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