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慈圣太后杀威棍
来人看起来大约三十来岁模样,面白无须,没有喉结(明朝好女婿333章)。
  
  这种模样的人物,肃苏木最近半年可见得多了,不用问,自然是宫里的内监。
  
  这中年太监虽然一身便服,可脚下却蹬着一双官靴。
  
  苏木本是东宫出身,和正德皇帝身边的太监都熟,这人看起来却甚为面生。
  
  不过,他也没往深处想,就站起身来:“在下苏木,敢问先生是谁,找我何事?”如果不出意料之外,应该是皇帝有旨给自己,或者说想诏我苏木进宫。
  
  两个多月没见到皇帝,苏木倒有些想同小正德聚聚了。
  
  无论怎么说,正德皇帝对他也是非常够意思的,甚至还想让苏木去做户部浙江清吏司郎中,那可是天下一等一的肥缺。当然,后来这事被刘阁老给否决了。而苏木也意识到,在自己没有做进士之前,不能去做正七品一上的朝廷命官。否则,那才是身败名裂了。
  
  听到这太监一声大喊:“苏子乔可在这里?”
  
  书坊里立即引起了一阵轰动,毕竟苏木现在在京城的名气实在太大,已隐约有一带词宗的气象。能够进林家书坊买书百~万\小!说的,好歹也有点文化,自然听说过大名鼎鼎的苏子乔。
  
  “哎哟,原来是苏子乔,久仰大名,今日见面,不胜之喜!“
  
  “苏子乔,原来你就是苏子乔,果然是个英俊潇洒的人物!“
  
  ……
  
  立即,就有几个书生上前作揖进礼,苏木心中也微微得意,客气地回礼。
  
  这一发,就不可收拾,不断有人上前,就连门口也站了不少看热闹的路人。
  
  眼见着人越来越多,而苏木一时间也脱不了身(明朝好女婿333章)。
  
  那太监急了,尖锐地喊了一声:“干什么,干什么,让开,苏木,快些跟我走!”
  
  这一声尖叫惊得众人一楞,趁这个机会,那太监拖着苏木就仓皇地逃了出来。
  
  门外早有马车等着,施施然上了车,苏木问那太监:“公公你叫我跟你走,所为何事?”
  
  “你知道咱家是宫里出来的?”那太监一呆。
  
  苏木笑了笑,也不说话。
  
  半天那太监才冷冷道:“我家老爷召你去说话。”
  
  “原来是诏对。”苏木提起了精神,心中估摸着正德那边一定有什么事,否则也不可能这么急叫他过去。要知道,现在不同于以前的东宫,一个皇帝要接见一个普通举人,得有一套负责的程序,不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公公,贵姓,眼生。”
  
  那太监哼了一声,态度很不客气:“你管咱家姓什么叫什么,跟着走就是了。”
  
  这人的态度如此恶劣,倒叫苏木有些意外。
  
  苏木现在好歹也是一代词宗,在京城士林大名鼎鼎且不说了。
  
  上次正德登基,他有立下了擎天保驾之功。只不过,因为这事涉及到淮王和东厂,为了顾及到皇家的体面,对外秘而不宣,只说淮王受了风寒死掉了,而苏木和相干人等的名字也在严格保密的范围之类。
  
  所以,知道那一夜和苏木在其中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也只有牟斌、胡顺、张永、刘瑾和刘健、李东阳两个阁臣。
  
  可即便如此,东宫旧人都是认识苏木的,也知道他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
  
  宫里的太监们见了苏木讨好都来不及,有怎么可能像这个太监这般蛮横?
  
  苏木顿时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
  
  这个感觉等到马车走出去两里地之后,就变得更加强烈了。
  
  原来,苏木在京城做了这么长日子,加上又是个爱玩的,足迹遍及城中的每个犄角旮旯,对于从城南去西苑走哪条路自然熟悉。
  
  可看这马车的方向,却有些不对。
  
  苏木心中突然一紧,暗道:难不成这人是徐灿余孽,来找我报仇了!
  
  这一想,浑身就绷紧了,问道:“不是去西苑吗?”
  
  “谁说要去西苑?”那太监冷笑。
  
  苏木喝道:“不去西苑去哪里,别以为我不知道,万岁爷一直都在西苑。你来叫我,一不出示皇帝手敕,二不出示宫中腰牌,想假传圣旨,想被诛九族吗,休要自误,快快悬崖勒马,还可保全亲族和自身性命!”
  
  那太监咯咯笑起来:“苏木,你倒是恐吓起咱家了,一个小小的举人,倒也牛气!咱家说过要去西苑吗?”
  
  苏木捏紧了拳头:“不去西苑去哪里,你是徐灿的人?”
  
  “谁是徐灿的人,休要血口污人!”那太监也怒了,“咱们这是去皇宫,慈圣太后懿旨,叫你进宫回话。”
  
  说着就将手中的腰牌扔给苏木。
  
  苏木一看,吃了一惊,腰牌是真的。而且,这太监乃是内监十三衙门中排名第三,掌宝玺、敕符、印信的尚宝监的管事牌子。
  
  他心中也是有些忐忑,慈圣太后自然就是弘治皇帝的未亡人张皇后。
  
  同真实历史上,弘治皇帝于弘治十八年驾崩,而朱厚照直接接位不同。在这个时空,因为苏木这个蝴蝶翅膀的关系,弘治提前了两年去世,而正德皇帝才十五岁,还没有大婚,不能亲政。
  
  所以,按照明朝制度,张太后垂帘和三大阁臣一道辅政。
  
  也就是因为这样,张皇后这个真实历史上的龙套摇身一变,成为口含天宪,明朝第一有权势之人。
  
  苏木以前和张皇后一次面都没见过,况且,东宫和太后也没有任何交集,这次传他觐见,毫无由来,以这个太监生硬的表情看来,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原来是慈圣皇太后有诏。”苏木将腰牌还了回去,绷紧了脸。
  
  不片刻,马车就到了皇城,却不停,径直驶了进去。
  
  紫禁城中骑马,对一个臣子来说乃是无上荣耀,可苏木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心中也紧张起来。
  
  等到了禁中,苏木就下了马,随那个太监一道,在城中走了半天,就来到太后寝宫。
  
  这还是苏木第一次进到禁中,心中好奇,不免四下张望。
  
  这一看,就发现有地方不对劲。
  
  一听说苏木来了,里面的太监和宫女们看他的模样都是横眉怒队,好象恨不得要吃了他一样。
  
  气氛显得非常诡异。
  
  那太监也不领苏木进去,就让他在外面等着,一个人进去通报。
  
  这一等,时间就长了,大约过了两个小时,苏木只觉得一双腿都酸了。
  
  他渐渐地有些沉不住气,以前在西苑的时候,他可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根本就不见外。在内心中,早就将正德当成了哥们,从来不见外。
  
  而朱厚照好象也很满意苏木的随便,若苏木有一天正讲起君臣礼仪来,恐怕他也回浑身不自在。
  
  即便是弘治皇帝,看苏木的目光也如同看一个后辈小子,非常宽厚。
  
  像这样被人一晾就是两个小时的情形,以前还从来没碰到过。
  
  正在这个时候,殿中突然传来一个小太监的尖叫:“太后,太后,奴婢知道错了,奴婢知道错了,饶奴婢一条狗命吧!”
  
  在寂静的寝宫中显得异常响亮。
  
  然后,就是刚才那个尚宝司太监的厉喝:“拖出去,打!”
  
  不一会儿,那太监就和几个手执大棍的手下拖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出来,脱了裤子,扔在一条板凳上,就一五一十,十五二十地打起来。
  
  太监们手中的棍子又长又粗,头上还包着铜皮,落到人身上,只一下,就叫你筋断骨折。
  
  可怜那小太监年纪又小,人瘦得猴子一样,几棍下来,就没有声气。
  
  一个太监回道:“史公公,已经杖毙了!”
  
  原来,那尚宝监的管事姓史。
  
  再看被活活打死那个小太监,身上却看不到半点伤痕,但口鼻间却流出血来,身体一软软的耷拉在那里,显然身上的骨头都已经被打成了碎片。
  
  史太监喝道:“拖出去,晚间扔出城去喂狗。狗奴才,犯下这么大的罪,就算是死了,也抵不了。还有,他是怎么进宫的,谁推荐,谁接收的,都要查,查出来一并打死!”
  
  这话说得杀气腾腾,一边说,还一边有意无意地看苏木一样。
  
  “是,谨遵史公公之命!”
  
  几个太监同时一声喝,拖尸体的拖尸体,查案子的查案子。
  
  看到一个活生生的小孩子死在自己面前,看着地上残留的那汪鲜血,苏木背心突然一凉,寒毛都竖了起来。
  
  自从穿越到明朝之后,他也不是没见过死人,弘治皇帝驾驶崩那一天,偌大阵仗,刀光剑影、血肉横飞都经历过了,自以为也不怵这种场景。
  
  可今天他却没由来的心中发凉。
  
  上次夜战虽然死了不少人,可沙场之上,死人本是常事,你不杀敌人,敌人就要杀你。
  
  至于明朝朝堂政争,失败者,大不了被罢官免职,抄家充军,还上升不到毁灭的地步。
  
  一切都有法可依,有法必依。
  
  像眼前这种不经过法司,说打死就打死的情形,还是第一次见着。
  
  苏木突然醒悟,这里是皇宫,皇宫和外朝不一样,杀个把人也算不得什么,就算杀了,也没人过问。
  
  他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今天被皇太后传到这里来,恐怕是祸不是福。
  
  问题是,我苏木没犯什么错啊,至于用这种杀威棍的方式待客吗?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