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不过,苏木也知道自己刚才这一席话,正好缺牙巴咬虱子,正好咬中了事情的关键(明朝好女婿339章)。
  
  回过头一想,“十四岁”、“婚事”、“河间府”应该是其中的关键词。
  
  正德皇帝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依旧在嘲笑自己的妹子:“这个二货,居然干出这种事来。既然如此,朕派人去将她给抓回来就是。无论是出动锦衣卫还是东厂,都可以,他们就是干这个的。太后,你也别生气了,为这小丫头气成这样不值当。若没事,朕就去办了。苏木拟旨!”
  
  “是,陛下。”苏木还是满心的疑惑,拟旨,拟什么旨?
  
  “住手。”皇太后眼睛又红了,挥了挥袖子:“苏木你先退下,在殿外候着。陛下,哀家先同你说几句话。”
  
  “是,太后。”看张太后好象没有直接取自己性命的意思,苏木就知道忽悠成功,此事不走,更待何事,就慌忙推出太后的寝宫大殿,站在外面等着正德皇帝。
  
  外面依旧立着不少太监和宫女,一个个都战战兢兢,面如土色,看样子太康公主离家出走一事,所有的人都承受了极大压力。
  
  刚出来没片刻,张永就挨了上来,低声道:“子乔,今日好险,若非太后这边的太监认识咱家,而陛下又恰好在大内,只怕慈圣太后她老人家就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来,此事乃是刘瑾要害你。”
  
  听张永说刘瑾要害自己,苏木心中却不以为然。
  
  张永和刘瑾本来就有仇怨,况且,他们二人一个是司礼监掌印,一个是御马监管事牌子,乃是皇宫中第一和第二当红之人,权势使人争,难免会见面就掐。
  
  苏木作为一个外官,内廷中的各色人等的恩恩怨怨同他也没任何关系,自然不想牵扯进去。
  
  就笑了笑,也不说话。
  
  见苏木不相信的样子,张永急道:“子乔正人君子,却不知道这宫里的争夺是何等酷烈。上次你我去银钩赌场救那什么吴老二,已经犯了刘瑾的忌。刘瑾这人心胸最是狭窄,又嗜财如命,你我去他赌场上闹,刘瑾自然是要报复的。”
  
  苏木看了张永一眼,不动声色地问:“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刘瑾又是怎么害我的?”
  
  张永道:“本来,这太康公主失踪跟他刘瑾八杆子也打不上关系。可这贼子却在第一时间带人进了太康公主的寝宫,将里面的宫女太监都抓了个遍不说。还从里面抄了好几本子乔所作的《红楼梦》。刘瑾这鸟人日思夜想着就是要借故报复子乔,一看到这书,又见了太康殿下所留的信件,就如获至宝地拿着去太后那里告子乔的黑状。”
  
  说着话,张永一脸的煞气:“咱家和刘瑾那贼子都是万岁爷的奴婢,真有事,自然要先去禀告陛下才是。这贼坯居然先去禀告太后,不就想着要害你性命吗?”
  
  苏木心中剧震:原来是刘瑾,我和他无冤无仇,关系也是不错,至于吗?
  
  一想到这里,他胸中顿时就涌起了一股郁气。
  
  可回头一看,却见着张永眼神中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大得意,知道此事并不如他口中所说的那么简单。
  
  反笑了笑,若无其是地问:“张公公,那日之后,你是不是借故将刘瑾的赌场给夺了?”刘瑾这人苏木是了解的,虽然是一个活脱脱的小人,可也不是疯子。他自然知道我苏木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而不狂妄地说一声,苏木以前的一系列出色表现已让东宫旧人敬若天人,刘瑾自然不肯平白替自己树立一个大敌。
  
  这次之所以下此死手,相必是这个张永在下面搞了什么鬼名堂,彻底地惹恼了张永,又认为苏木同张永结成了同盟。
  
  张永已经很可怕了,现在又多了一个苏木,刘瑾为了自保,自然要先下手为强。
  
  张永被苏木这一问,下意识地回了一句:“你怎么知道?”
  
  这话刚一脱口而出,张永就知道自己上了苏木的当,一张脸羞的红如猪肝。
  
  心中也是震撼:这天底下还有苏子乔不知道的事情吗?
  
  苏木冷笑:“若要人不知道,除非自己莫为。张公公,你弄出这么大乱子不说,反叫了刘瑾也恨上了我要害我性命,总归你得给我一个解释是吧?”
  
  张永羞愧地紧了一下手脸,尴尬地说:“子乔,张永在认识你之前不过是宫中的一个小太监。若为子乔你的提携,入了陛下的法眼,也没有今日的风光。你的大恩大德,张永一辈子都报答不完。实在是,实在是……张永骤然得居高位,以前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在这大内里又没有人情面子,要想叫手下人听话,威固然够了,这恩却不知道拿什么来施。这次才逼不得以行此下策,还请子乔你恕罪!”
  
  说着话,他就将事情的来由同苏木说分明了。
  
  原来,张永那日同苏木一道从银钩赌场出来之后,张永见那赌场大衬称银小衬称金的光景,贪那赌场的利益,索性就带了人马又回过头将刘瑾在这处的产业都给接收了过去。
  
  表面上却对东厂的人说,这家赌场得罪了苏先生,得有个交代。既如此,就将赌场赔给苏木好了。
  
  东厂的人见御马监的人凶狠,飞快地报去刘瑾那里。
  
  刘瑾一听说张永和苏木勾结在一起,心中就畏惧了。区区一个张永,他还不放在眼了。可苏木这人,即便是他这个东厂厂公也是惹不起的。恨得牙关痒痒的同时,只叫手下忍耐,他自有计较不表。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刘瑾又告了这么个黑状,算是彻底和苏木翻脸了。
  
  相比起东厂有规矩钱保护费可收不同,张永的御马监却没有其他外快。这次没收了刘瑾的赌场,有了固定的收入,手头一下子有了活动钱。
  
  说完话,张永作揖到地,向苏木陪罪。
  
  见大内排名第二的公公居然向苏木赔礼,其他太监都惊得瞠目结舌。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苏木拿这个厚脸皮的张永也是没有法子,只道:“我可是被你害苦了,还平白同刘瑾做了仇人。”
  
  张永:“苏先生,那个赌场每月都有五六千两的流水,你放心好了,总归是少不了先生那一份。这其中起码有两成是你的产业。”
  
  东宫旧人都知道这个苏先生什么都好,惟独有贪财这个弱点。
  
  苏木气苦:“谁要你的股份!”
  
  正在这个时候,正德皇帝走到大殿门口:“苏木,你进来吧,太后有派遣给你。”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