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四十一章 即将启程
苏木捧着一个女子的画像看得入迷,又是笑又是乐的,早惊动了侍侯在一旁的小蝶(明朝好女婿341章)。
  
  小丫头也好奇地伸过头来看。
  
  苏木提起画像就拍了她小脑袋一下,问:“美吗?”
  
  “挺美的。”小蝶由衷地说。
  
  “不可能。”
  
  小蝶正色道:“此女银盘大脸,仪容端庄,确实是美。”
  
  “什么银盘大脸,明明是甩饼脸好不好,你什么审美品味啊!”苏木气得笑起来。
  
  “敢问老爷,什么叫甩饼?”小蝶好奇地问,苏木也是费了半天劲才将印度甩饼给自己的专用大厨,未来的暖床丫头解释清楚。、
  
  小蝶问明白之后,笑得岔了气,捂着肚子擦着泪花道:“老爷,这个姑娘对你一往情深,又将画像送给你,你却这样埋汰,也不怕伤了红颜知己的心?”
  
  苏木伸出手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气得小丫头眉毛都竖了起来:“小蝶,本老爷一天忙到晚,哪里有兴趣去风流快活,这张画是画像上的姑娘母亲送我的,让我认个相貌。”
  
  小蝶突然紧张起来:“是这姑娘的母亲送的,媒人是谁,吴姐姐怎么办?”
  
  苏木苦笑:“你说的是什么呀,这姑娘我苏木可配不上,真若娶了她,那才是倒了八辈子大霉呢!”
  
  自家老爷这么说,小蝶却不服气了:“老爷好歹也是堂堂举人老爷,将来弄不好还能中个进士。真到那一天,就是文曲星下凡,什么小姐配不上,难不成画上这女子还是公主不成?”
  
  小蝶这话还真说对了,苏木却不解释,只道:“我也是偶然的机会才得了这张像,不过这女子真娶不得。”
  
  小蝶好奇地问:“怎么就娶不得?”
  
  苏木:“人家是要招上门女婿的。”
  
  确实,做驸马还真跟上门女婿没什么区别。一旦你娶了公主,以后就没有机会科举入仕。这是朝廷的制度,明朝的文官最外戚和皇亲有极大的戒心,在他们看来,这些同皇家粘上的边的人天生就是叛乱者。一但做了宗室,你不能做官、不能经商积累财富,一辈子就只能靠朝廷发下的死工资吃饭。
  
  在想起太康公主的古代和荒唐,苏木突然对朱厚照未来的妹夫心生同情。
  
  小蝶:“原来是招上门女婿啊,想来这姑娘的母亲认识老爷,想请你帮她家物色一个。”自家老爷前程远大,定然不会去给人做赘婿自甘堕落,她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苏木:“是是是,小蝶你说得是,她母亲上想叫我给她家介绍一个上门女婿。”这次如果去沧州,要想寻到太康公主,免不得要跟那未来的驸马打交道。
  
  可如果公主没去沧州呢?
  
  管他呢,既然张太后叫我去沧州,我先去碰碰运气就是了。
  
  这张像画成一个四不象,毫无参考价值,说句实在话,还没苏木画得好。
  
  他就将那张画像塞到小蝶手头:“拿去扔伙房里,救火的时候用。”
  
  小蝶:“老爷,多好的一个美人啊,就这么烧了,不觉得可惜吗?将来若是想念人家,看上几眼,也算是个念想。”
  
  她却故意开起苏木的玩笑起来。
  
  苏木又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对了,过几日我就要去沧州了,你帮我收拾些行装。”
  
  “去沧州……做什么?”小蝶一呆,然后恍然大悟性的样子:“老爷前几日就说要出门游学,小蝶却是忘记了,我这就去收拾行李。”
  
  说罢就要出去,苏木拉住她,道:“也不急着今天晚上。”
  
  小蝶以为自己要出门游学,苏木就将错就错,也不说明理由。
  
  小蝶恩一声站住了:“老爷,需要准备些什么东西,先说一声。还有,老爷这次去沧州游学要呆多少日子?”
  
  “别准备太多东西,就两件换洗的衣裳,书籍笔墨什么的都不用带。对了,明日你拿了一百两现银去兑点黄金回来,也方便携带。”苏木说:“这次去沧州游学,日子不定,看情况吧。短则十天半月,长则半年。无论如何,春节前是要回来的。”
  
  苏木实在是不愿意离开北京,心中暗自念了一声佛: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希望我一去沧州就把那女文青给逮住了!
  
  拜古代恶劣的交通所赐,这年头的人出一次门,大多以月为单位。尤其是读书人出门游历增涨学问和见识,出门三五年也不希奇。
  
  小蝶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只说她也要随苏木一道过去。
  
  “你就别去了吧!”苏木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他这次去沧州乃是给皇家办差,又涉及到皇室的,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真带小蝶过去,对小丫头未必是好事。
  
  小蝶不依,有些恼火的样子,说以前从保定来京城,她不也同苏木一道游遍了整个山东。而自家老爷又是个自在惯了的,对于世事人情也是一窍不通,让他一个人去不放心。
  
  苏木有些头疼,心中突然一动,小蝶人死丫头别的都好,唯一的弱点就是有些贪财。当然,苏木也爱黄白之物。这大概是因为他和小蝶以前在保定很是穷困潦倒几年,尝尽了世人的白眼。
  
  而金钱能够给他们带来一定的安全感。
  
  或许,可以从这方面说服小蝶。
  
  苏木就笑道:“我当然是巴不得和你一起去沧州,不过你若走了,家里怎么办?你想啊,这宅子怎么说也值好几千两银子,还有家里又放着几千两现银。如果你我都不在家,那些新买的人口你就放心吗?离开你这个小管家,这屋里还不乱套了?”
  
  听苏木这么说,小蝶才醒悟过来,连声道:“是是是,小蝶却是不能离开的,得替老爷将这个家守好了。可是,老爷这一去,估计就好好几个月,小蝶心中难过……”
  
  说到这里,小姑娘神情有些抑郁,苏木也是哄了半天,才让小蝶恢复正常。
  
  “对了,我这次离开京城,家里若有事,可去找胡顺胡老爷。”
  
  话还没有说完,小蝶就要爆发。
  
  苏木连忙道:“算了别去找他,你直接找胡进学好了。”
  
  小蝶这才点头:“找大个子倒没什么。”
  
  苏木还是不放心,又将张永在皇宫外面的地址说给小蝶听了:“这个张先生同我也熟,实在有什么麻烦,你也可以去找他帮忙的。”
  
  张永虽然住在西苑和皇宫里,他在外面买的宅子一个月也住不了三五日。不过,张公公什么人,家里日夜都有两个太监门房,真有急事,也不怕找不着人。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