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真怒
屋中实在太脏,苏木这一年来也是个享受惯了的人,睡在床上只觉得浑身不自在(明朝好女婿346章)。再加上晚饭实在糟糕,草草吃几口就做了罢。
  
  睡不了一个时辰,肚子却饿了。
  
  实在是忍不住,苏木刚要穿好衣裳起床,去伙房寻点消夜,就听到外面好大喧哗声,“拿住了,拿住了!”
  
  “好个贼子!”
  
  然后就有人大声惨叫。
  
  满院子都是火把,明晃晃地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苏木吓了一跳,这里穷乡僻壤,来之前又听人说私盐贩子穷凶极恶,难不成是他们杀进来了?
  
  忙抽了墙上的腰刀,穿上鞋子冲了出去,大叫:“来人,来人啦!”
  
  “哎哟,这人是谁呀,怎么跑这里来了,还提着刀,看起来好生威武!”突然间有人怪叫一声,走上前来,使劲地拍了苏木的肩头一记。
  
  这人动作也快,苏木一时不防,身体被拍得一个趔趄。
  
  “哈哈!”满院子都是讥讽的笑声。
  
  苏木借着火把的光看去,身前是一个壮实的汉子,身坯虽然不高,却又黑又粗,面相也显得很是凶恶,三角眼光芒四射。
  
  这人身上却穿着一件衙役的箭袖衫,看样子应该是巡检司的人。
  
  先前接待苏木的那个书办讨好地走上前来,朝那汉子一拱手:“回马巡副的话,却是今日才来上任的梅巡检梅老爷!”
  
  “你是马全?”苏木被他拍了一记,心头窝火。
  
  “哦,原来是梅巡检,刚才得罪了!”马全微微一拱手,态度之中却丝毫没有恭敬之意:“眼拙,没认出梅巡检。”
  
  苏木的眼睛总算是适应过来,抬头看去,院子中有二十来个兵丁,还押着两人。
  
  这两人已经被马全他们打得鼻青脸肿,五花大绑捆了扔在地上。在他们身边,还放在十口鼓鼓囊囊的麻布口袋。
  
  兵卒们一个个都笑嘻嘻地站在那里,歪斜着身形,没个人样子,显然平日间也是放纵惯了的。
  
  “这是?”苏木问。
  
  马全:“抓了两个运盐的。”
  
  然后不等苏木说话,就一挥手:“先关起来,明日一早送去州衙听候知州老爷发落。麻辣隔壁的,闹了一天,粒米未粘牙,饿得前胸贴后背。走,却把街上黑寡妇家的门给我敲开,叫她整治些酒食来受用,钱记我马全的帐上。”
  
  “多谢马爷!”众人同时欢呼,簇拥着马全走了,倒将苏木冷落到一边。
  
  那书办对苏木道:“梅老爷,要不,咱们也去吃点。”
  
  苏木见这个马全狂妄无礼,心中怒极:“不去了。”
  
  书办估计也是夹在苏木和马全之间,感觉有些难受,低声道:“梅老爷,今日好歹人都到齐了,正好一道坐坐,大家见个面。还有,这马巡副就是粗脾气,你也别放在心上,权当他是个不晓事的浑人。你们都是老爷,总不可能不说话吧!”
  
  他也知道这个马全仗着杨同知的势,平日间就目中无人,苏木又夺了他的位置,已经让他怀恨在心了。
  
  苏木一想,也对,若自己不去,反显得畏了那马全,日后这巡检还怎么当下去。
  
  就点了点头,和书办一起过去。
  
  今日查了私盐,众人兴致都高,大块吃肉,大口喝酒。
  
  马全从头到尾喝得已经有些醉,再不掩饰自己的敌意,拿凶横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苏木,半晌才道:“听人说梅富贵梅巡检你是京里兵部直接派来的,想必是走了哪个大人的门子,搞不好比杨州同的官还大吧?”
  
  苏木懒得同他废话:“我可没走什么门子,也不认识什么权贵。”
  
  “日哄谁呢,没门路,谁会让你来顶这个肥缺,要不,你就是花了大笔银子买的官?”马全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抓着根羊腿,油腻腻地啃着。
  
  苏木:“我不过是一个穷军汉,若是有钱走门路,还用去当兵吗?实在是当年运气好,偶然立了点微薄军功,上司见我可怜,这才派到这里来的。至于为什么派到沧州,老实说我正糊涂着呢!”
  
  “早说嘛!”马权啪一声将羊腿扔在桌子上:“原来是个走了狗屎运的,同我访问的情形也差不了多少。”
  
  然后再不理苏木,大声对其他二十来个兵丁喝道:“你等也吃饱喝足了,是不是议一议今天的差事该怎么处置?废话不说,那十袋盐交一袋上去,剩下大家伙分了,你们也别埋怨我只顾着使你们,却不给好处。要想马儿跑,就得喂草!”
  
  众人大喜,同时跪在地上:“多谢巡检老爷!”
  
  马全又回过头来,朝苏木喷着酒气:“梅巡检你放心,你的一份自然是少不了的。今后,这出门跑腿干活的事情就交给兄弟我。至于你嘛……”
  
  他嘿嘿一笑:“就坐在官署里好了,反正这外间的情形你也不清楚,真闹出什么乱子来,还不是苦了手下的弟兄。”
  
  一个书办惊惧地看了苏木一眼,马全这个下马威还真是闹得肆无忌惮了。当着顶头上司的面就敢分赃,收买人心,完全不给梅老爷的面子。
  
  如此一来,岂不当面锣对面鼓地要架空新来的巡检。
  
  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性,只怕这两个老爷今天晚上就要翻脸了。
  
  但出乎书办的意料,苏木却是微微一笑:“好啊,那么,就劳烦马巡副了。”
  
  这下,不但书办,就连屋中众人也楞住了。
  
  马全没想到苏木竟然就这么服了软,一怔,然后哈哈大笑,端起杯子:“梅巡检,兄弟敬你一杯。今日兄弟有公事在身,也没准备,改天我马全在城中另外设宴为巡检你接风。”
  
  “那感情好。”苏木同他碰了碰杯子,一口饮尽,面上的笑容依旧恬淡,可心中却是动了真火:看样子,不将这个马全拿下是不成了。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
  
  苏木这次单身来沧州办差,若真靠他一个人,还真做不成什么事。而张太后之所以这么安排,也考虑到巡检司的主要任务是管辖人口,方便行事。
  
  且这就是个九品芝麻官,也不怕苏木闹出乱子不好收拾,伤了天家体面。
  
  所以,苏木已经想得明白,这次来巡检司,首先得掌握一定的人力,这才方便找人。等找到人,还得有手下护送太康回京。
  
  可看眼前的情形,马全是不肯放权。
  
  如果不将他搞掉,苏木就没办法调动这巡检司的一兵一卒。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