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顾家
顾家以前毕竟也风光过,很好找(明朝好女婿348章)。
  
  等到了地头,苏木径直走进大门,对一个用人道:“去请你们家顾老爷出来,就说巡检司的梅富贵求见。”
  
  用人见苏木一身公差打扮,不敢造次,忙将他请进花厅,又飞快地跑去禀告。
  
  说句实在话,这顾家还真不小,就老宅的规模而言,并不比城中的盐商们的府邸小。只不过里面的房屋和陈设都显得破旧,已经在骨子里透着一丝寒酸相。
  
  苏木闲坐无聊,就走到书架子前,抽出一本《尚书》,斜靠在书架上,随意翻看起来。
  
  不一会儿,一个二十六七岁的青年书生走出来,见苏木没个正形,不觉皱了一下眉头。他虽然是个童生,可对于衙役却有着天然的优越感,忍不住咳嗽一声。
  
  苏木扔下书,笑问:“你就是顾老爷,怎么看起来这么年轻?”
  
  那书生见苏木无礼,面上闪过一丝怒气:“小生顾林,乃是顾家长子,家父身染小恙,不方便见官差。却不知道梅巡检来我顾家,所为何事?”
  
  “哦,找你也一样。”苏木问:“顾发财和顾吉祥是你什么人?”
  
  原来这人就是顾润的大哥啊!
  
  “是小生的堂弟,他们怎么了?”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贩卖私盐一千斤,已经被巡检司给拿下来,这可是死罪啊!”
  
  “什么!”顾林大叫一声,忙收起了面上的不快:“梅巡检请稍等,我这就去请家父出来与你见面。”
  
  说完话,就匆匆走了出去。
  
  顾发财和顾吉祥贩卖私盐被人拿下,还犯下死罪,这对顾家来说可是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事。不片刻,花厅外面就聚满了人,男女老少都有,挤得水泄不通。
  
  其中还有两个妇人哭得抢天呼地,不住地用头去撞墙壁,然后被众人死命拉住。如果没猜错,这两人就是顾发财和顾吉祥的浑家。
  
  苏木在人群中看了半天,却没发现有一个人生得像那传说中的顾花少。
  
  正失望,就看到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在顾林和另外一个青年的扶持下走了进来:“老朽顾文本,见过梅巡检。”
  
  苏木站起来,一回了一礼,目光却落到另外那个青年身上:“这位可是顾三公子?”
  
  那人一拱手:“顾润是舍弟,我是顾容。”
  
  “原来你是顾家老二。”分宾主坐下之后,苏木将这件案子详细同顾文本和他的两个儿子说了一遍。
  
  道:“我早听说过沧州顾家乃是诗书望族,此事关系甚大,想了想,还是得先同顾老爷说一声为好。”
  
  一听苏木这么说,顾家人也知道其中的厉害。
  
  顾文本朝两个儿子看了一眼,顾容会意,就掏出一包东西放在苏木身边的茶几上:“多谢梅巡检关照,一点心意,还望收下。”
  
  苏木打开一看,里面却是白花花的银子,笑了笑,却将包袱推开。
  
  顾老二有些急了:“大人可是觉得不够诚意?”
  
  苏木苦笑:“实话同二公子说吧,我同你家三公子有旧,按说这个人情也是要卖的。只是……”
  
  “只是什么,请请梅巡检明言。”顾老大忍不住插嘴。
  
  苏木却不回答:“三公子呢,怎么不在?”
  
  顾林:“我家老三自前天出门,到现在还没回家。”
  
  顾文本生气地用拐杖一柱地:“这个老三啊!”
  
  苏木听说顾润不在,心中有些失望,然后缓缓道:“按说,此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好歹也是乡里乡亲的,判个死罪确实有些过了。但众目睽睽之下拿到贼赃,马全马巡副又铁面无私,本官也没得奈何。”
  
  顾老二小心地说:“马副巡可是大人你的副手,难不成大人的话他还敢不听。”
  
  这话一说出口,顾文本就喝道:“老二别说了,大人今日能够来知会我顾家已经是天大的恩惠。”刚才苏木在话中已经隐约提到他和马全闹得不快,马全是要借这件案子挫苏木的风头。
  
  顾老爷如何听不出来,立即喝止儿子,又伸手将银子推给苏木:“梅巡检,大恩不言谢,此事老朽自有计较。一点心意,还望不吝收下。老二,送梅巡检。”
  
  再不收钱,就是矫情了。苏木今天来这里,主要是想同顾瑞见上一面,既然他不在,也没必要再呆下去。再说,和顾家有了这个人情在,将来在见面也不迟。
  
  当下就拿起包袱,就要出去。
  
  顾家老大却沉不住气:“父亲,怎么救堂弟他们?”
  
  顾老爷子迟疑:“要不,去求求知州。”
  
  顾老大:“父亲,知州老爷倒是好说,那马上就是政绩考核,杨州同任期已满,和父亲你又有不快,保不准他要拿这案子当政绩啊!”
  
  正在苏木身边的顾老三突然回头道:“父亲,他们还真当我顾家败落了,这次索性就给他们透点风,让他们知道我等也不是好惹的,北面那边……”
  
  “住口!”顾老爷一声大喝:“八字还没一撇,你就想着扯虎皮当大旗了,传出去,岂不坏了你三弟的好事?”
  
  “可是……发财和吉祥他们……”
  
  顾老爷子叹息一声,颓丧地瘫坐在椅子上,喃喃道:“自作孽,不可活!”
  
  看样子,他也是没有办法!
  
  “哇!”一声,屋外顾发财和顾吉祥的浑家又大声号哭起来,同时跪在地上,以头抢地:“老爷,救救他们吧!”
  
  苏木看得一阵摇头,通过顾老爷子和儿子刚才这一席话,他突然明白过来:正因为顾润要去做驸马,顾家更是看重自己的名声。若是打着皇家的旗号去救人,只怕人未必能够救回来,反坏了太后的清誉,以至将这桩婚事给搅黄了。
  
  老实说,就苏木这个现代人看来,私盐虽然违法,可尚不至于死罪。在后世,贩运私盐,最多罚款。如果数额巨大,坐几年牢就是了。
  
  看到两个妇人磕得满头是血,看到她们身边的几个小孩子哭得又是鼻涕又是泪,苏木不禁起了恻隐之心。
  
  他今天来报信,就想想让顾家出门救人,挫了马全的风头。
  
  可看顾家的样子,好象是没有任何办法。
  
  看来,只能由我苏木出面去跟马全斗上一场了。这官场之争,你就不能有任何退缩,若是退一步,别人见你被马全压了一头,就再也不会将你放在心上。墙倒众人退,以后你就要人见人欺了。
  
  苏木站住了,笑着对顾老爷子说:“无功不受禄,或许我能想个法子。”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