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五十章 第一阵,大胜
“这怎么成了官盐了?”杨同知一看,眼见这就要到手的政绩飞了,又是失望又是恼火,寒着脸,又一屁股坐回椅子上:“顾文本,本官且问你,你一个秀才,又不是盐商,哪里来的盐引?”
  
  所谓盐引,这涉及到明朝的盐政(明朝好女婿350章)。
  
  明朝实行盐铁专营制度,海盐晒出来以后,按照片区为分成几个纲领,让盐商购盐包销。包销售凭证就是盐引。
  
  大的盐商一年包销几万引甚至十万引,小的几千引不等。
  
  一引可买三百来斤盐。
  
  顾文本看了苏木一眼,见苏木朝他微微点了一下头,就按照他先前同自己所说的话,道:“禀知州、州同大老爷,城东盐商黄家以前欠我一些银子,因为手头紧,一时那不出来,就拿了三引抵帐。老朽没个奈何,反正这盐引也能当钱使,就接了。正好庄子里要用盐,就拿去买了些回来!”
  
  “原来如此,虽说你不是盐商,私自买盐,却是违法。按照《大明律》该怎么处罚呢?”关知州问。
  
  苏木接嘴道:“当罚没。”
  
  关知州:“那好,就将一千斤盐没收,此案就这样结了。”
  
  “胡说!”马全一听,就急了,连声道:“既然是官盐,大可去盐运司买就是了,为什么要派人悄悄贩运,鬼鬼祟祟,若是心头没鬼,至于这么干吗?知老爷,同知老爷,此案定有蹊跷!”
  
  杨同知醒悟,声色转厉:“顾文本,你老实交代,休要哄瞒!”
  
  顾文本叹息一声,指着马全:“不是老朽不肯正大光明买盐,实在是这为马副巡太厉害了,雁过拔毛,一千斤盐过了他的手,怎么也得克扣下一半。”
  
  “你血口喷人!”马全没想到顾文本竟然反打了自己一耙,忍不住大叫起来:“你好好的官严,谁敢扣你?”
  
  顾文本:“昨天晚上的情形,梅巡检可都是看在眼里的,知州老爷不信可以问问梅大人。”
  
  苏木见此机会,忙将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幕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最后道:“马全扣了顾家的盐,狮子大张口一口气要扣九百斤,结果顾吉祥和顾发财不依。马全恼羞成怒,就扣了他们一个贩卖私盐的帽子,要害人姓名。知州、州同大老爷,这等胥吏小人,却是将你们的声誉彻底败坏了。”
  
  其实,苏木这段话中的漏洞很多,马全且不说了,那杨州同一听,就发现其中不对,正寻思着里面有什么地方不对。
  
  苏木却还有后手,低头在关知州耳边道:“大老爷,下官在京城兵部领职司的时候,偶然听人说,慈圣太后有意招顾家老三为驸马,这事想必大老爷已经知道了。”
  
  “啪,大胆马全!”关知州不是正经进士出身,是个没节操的。他以前也听人说过,这顾家同兴济县的张太后家关系密切,却不想顾家老三要做皇家驸马。这事他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他一个举人出身的正印官,若得罪了皇家,说被人拿下就拿下了,不像杨同知这种进士出身,有同窗同年座师保着。
  
  当下,他就猛地一拍惊堂木:“大胆马全,无耻小人,竟敢敲诈勒索百姓,来人啦,给我拿下!”
  
  马全这一惊非同小可,脚一软,就跪了下去,身上的汗水顿时出来:“知州老爷,小人冤枉啊!”
  
  然后可怜巴巴地看着杨同知。
  
  “什么冤枉,人证物证俱在,你还以后什么话说,来人了,给我打!”
  
  杨同知:“慢着,这事疑点颇多……
  
  关知州自然不会因为这事同杨同知翻脸:“能有什么疑点,多明白的事儿啊!既然杨同知求情,就免了这小人的棍子,免去他的副巡检一职,赶出州衙就是了!”
  
  杨同知没想到自己的话还没说完,关知州就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句,落到别人耳朵里,倒像是自己同意了知州的判定,反过来问马全求情一样。
  
  而关知州也顺水退舟饶了马全,将他免职了事。
  
  如此一来,关知州竟不动声色地剪除了他一只臂膀。
  
  杨同知心中憋屈,一张脸涨成了紫色。
  
  苏木也在心头赞了一声:这姓关的看起来慈眉善目,看不出来却是个老狐狸,有点能耐啊!否则,也不可能由一个举人做到从五品知州。这情商和智商可比杨同知高多了。
  
  关知州也爽利,飞快地提笔在状纸上写着,又道:“顾文本非盐商运盐,有罪。不过,念在他以后盐引在身,只算是行为不检,没收所有赃物。此结!”
  
  就将火签扔在地上。
  
  同知见情况不好,正要再说什么,关知州仿佛在躲什么似的,一转身退回后堂去了。
  
  估计也是不想跟他产生冲突。
  
  杨同知一口老血差点吐了出来:好个没担待的!
  
  “关大人,关大人!”
  
  也不依不饶地追了上去。
  
  顷刻之间,公堂之中群龙无首,只剩下面面相觑的公差和堂上的几个当事人。
  
  顾发财和顾吉祥已经陷入混沌之中,险死还生,任你神经大条也承受不了。
  
  顷刻之间,后堂就传来杨同知激烈的争辩,只因此隔得太远听不清楚,然后是关知州恩恩哑哑的声音,显然是在装糊涂。
  
  一个州衙的书办苦笑着看了众人一眼:“既然知州大老爷已经结案,各位请回吧!”
  
  顾文本顾老爷子上前踢了顾家的两人一脚:“还不滚回家去,在宗祠待罪!”
  
  两人这才如梦方醒,连滚带爬地跟着家主逃了出去。
  
  “姓梅的,你好狠毒!”一直趴在地上的马全一声怒吼,从地上跃起,就朝苏木扑去。
  
  苏木的身手早就在同正德皇帝的武艺切磋中练得矫健无比,当下就闪到一边。
  
  再加上马全急怒攻心,头脑已经不清楚,这一扑竟然扑到旁边的木牌架子上,一个高大的写”着“肃静”的牌子落下来,直接砸到他的头上。
  
  心血顿时就迸了出来,饶得马全身体健壮,也晕忽忽地软倒在地,只瞪着满是仇恨的目光看着苏木:“姓梅的,祖宗十八辈,咱们不死不休!”
  
  苏木大笑一声,俯下身去在他耳边道:“你要操尽管来,姓梅的接着了。还有啊,我现在好歹也是巡检司巡检,手下几是票人马。你如今被免了职,还拿什么跟我斗?我不来找你麻烦,你就是祖上积德了,哈哈!”
  
  马全你要操梅家祖宗,关我什么事情,我姓苏。
  
  “和一个小小的副巡检斗,真没意思!”苏木心中暗自摇头,这情形就好象以前在后世打《暗黑破坏神》的时候,你都练到九十九级,浑身暗金装备,偏偏要跟一个只有十级的新人pk,有失体面啊!
  
  不管怎么说,这一阵苏木算是大胜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