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五十三章 顾花少
这年头的大运河还不像后世枯水期那样又窄又细,正值下午四五点钟模样,夕阳西下,微风吹来,粼粼波光中,满河皆是金色,景色极美(明朝好女婿353章)。
  
  可惜苏木无心观赏美景,不知道怎么的,他心中却患得患失起来。
  
  心中没由来的起了一个念头:“会不会是这兵丁弄错了,又或者捕风捉影,害我白欢喜一场。”
  
  这么一想,他只紧锁着眉头,一脸的焦急,只恨不得插着一双翅膀飞到那条画舫上去。
  
  只是小渔船没有风帆,靠桨却行得极慢。
  
  见梅大老爷如此急躁,船上的三个兵丁也大声地呵斥起了那渔民:“快点快点,别耽误了咱们老爷的正事。”
  
  “别磨蹭,否则拿你回官署打板子!”
  
  见兵丁们又凶又狠,那渔民心中慌乱,只胡乱地将桨朝水中划却。
  
  所谓欲速却不达,小船的速度不但没提起来,反在河中转起了圈。
  
  苏木这些再也忍不住了:“怎么搞的?”
  
  三个士兵彻底地恼了,其中一人甚至提起刀鞘狠狠地拍在那渔民背上:“你是故意的吧,打不死你!”
  
  渔民惊得跪在甲板上不住磕头:“饶命,大老爷饶命啊!”
  
  苏木皱了一下眉头,“别打人。”
  
  正要安慰那渔民,前方传来一阵冷哼。
  
  “好好的怎么来了几条狗腿子?”
  
  “是啊,今天乃是我沧州士子盛会,来的都是一时俊彦,怎么钻出来四只绿头苍蝇,晦气!”
  
  苏木抬头看去,原来小渔船在这一通慌乱中,竟然飘到那条画舫边上,船头站着几个十六七岁的书生,正挥着扇子对着自己指指点点。
  
  听到有人将苏木等人比喻成绿头苍蝇,一个书生凑趣道:“还是头上插了鸡毛的苍蝇。”
  
  几个书生低头看着苏木头上所戴的四方平定巾上的那根野鸡毛,都笑得前伏后仰。
  
  以巡检司兵丁的霸道,自己长官被人侮辱,按说早就该发作了。可明朝读书人身份尊贵,三个小卒却不敢吱声,同时将头埋了下去。
  
  苏木忍住气,拱手问:“沧州半壁店巡检司在此公干,还请放个梯子过来。”
  
  船上几个书生却不理睬,其中一人还转头问同伴:“他在说什么?”
  
  “苍蝇叫,人怎么听得懂?”
  
  几个人又开始放肆地大笑起来。
  
  这几人中有两个秀才,另外几个没有功名。在读书人看来,如苏木这样的衙役乃是天底下最最低贱之人,多说一句话都是脏了嘴巴。
  
  苏木顿时恼了,穿越到明朝这么长时间,即便以后被士林中误会成痴子傻子、文抄夫,可矛盾也止限于读书人圈子里,书生意气,做事还是有节制的,如今天这般被人人身攻击还是第一次。
  
  他霍一声朝前冲出两步,脚在画舫的船身上一蹬,伸手抓住船帮子,一翻身就跃上船去。
  
  这一手电光石火,等到上了船,苏木也不觉得一呆:我的身手什么时候这么矫健了?
  
  原来,他以前成天和正德皇帝一道在西苑打熬筋骨,体力和身体的柔韧性却比普通人要强上许多。
  
  下面,三个巡检司的兵丁看得目驰神往,同时叫了一声:“好!”
  
  心中都是佩服,我家梅老爷不愧是在大同和鞑靼人见过真章的,这武艺好生了得!
  
  船上的几个书生也吓了一跳,一连退了好几步,其中一人脚下绊蒜,竟一屁股坐在甲板上,气得满面通红,连声骂:“哪里来的粗汉?”
  
  苏木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心中那口恶气总算许多。
  
  这才定睛看去。
  
  一看,心中微微吃惊,却见这条画舫好象奢化,船上的厅堂又宽又大,里面皆是紫檀木家具,亮得可以晃花人的眼睛。
  
  甲板上也铺着猩红色的羊毛地毯,一群俄冠大袍的书生正席地而坐,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可苏木一身公人打扮,突然间跳将上来,所有人都同时将头转了过来。
  
  一个身着厚实锦缎的中年人忙走过来,朝苏木一拱手:“敢问公差大哥所来何事,在下沧州盐商萧布衣。”
  
  这个名字苏木倒有点印象,好象是沧州城中最大的几个盐商之人,家产万贯,富可敌国。想来今天这场文会是他出资,难怪富贵至此。
  
  苏木一拱手:“巡检司巡检梅富贵,听说有个北京的女子上了你的船。巡检司盘查行人乃是职责所在,还请叫人出来看看。”
  
  此话刚一说出口,所有的书生都同声大哗。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九品巡检,也配来查一真仙子!”
  
  “今日好不容易将一真仙子请来,这厮却来扫兴,还不快赶下船去!”
  
  “对对对,赶将下去,否则船上若是来了这么一个浊物,到是玷污了这良辰美景!”
  
  就有几个秀才挽起袖子,要将苏木驱除出去。
  
  他们毕竟有功名在身,家中尊长都是地方缙绅,有的甚至还做过几任朝廷命官,眼睛里如何看得上一个小小的巡检。再说,真闹起来,官府也只会维护读书种子,反倒是苏木要吃不了兜着走。
  
  “一真仙子!”苏木一呆,这名号听起来好象是一个出家人,会不会是弄错了。
  
  不过,若这么被人赶下去,岂不白来一趟,内心中却不愿意,总归要眼见为实才好。
  
  正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突然间,一个十六七岁的青年书生怒气冲冲地跑过来,一把揪住苏木的领子,咬牙切齿喝道:“你就是梅富贵,来得好,来得好,我正要去寻你呢!”
  
  苏木有点莫名其妙,一把拂开他的双手:“你是什么人,如何知道我名字的?”
  
  “你做的好事,反问起我来了?”那年轻书生被苏木推了个趔趄,一张脸因为愤怒而扭曲了:“家父身子不好,已不闻世事多年,家中大小事务全由我家兄长处置。家兄怜我年幼,也知道我辈读书人读万卷书,还得行万里路,三日五日不回家也是常事。可你,可你……可你却冒充是我好友,上门拜见。以至让家父知道我已有几日不在家,吃了他老人家的训斥。”
  
  “姓梅的,我堂堂读书种子,什么时候有你这么一个污浊不堪的公门朋友了,没得坏了我的声誉?”
  
  听他说完话,苏木恍然大悟:“你是顾润顾一雨。”
  
  他心中一动,刚才那兵丁说有北京口音的女子在船上,现在顾花少也在,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
  
  今天这船我还真不能下了。
  
  果然,那青年书生喝道:“正是,你冒充我的朋友,坏我声誉,又使得本公子受了家父责罚,今天这事咱们得说个子丑寅卯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