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一真的收买
“终于来了(明朝好女婿359章)!”苏木精神一振,紧了紧脸皮,坐直身体,摆出一副铮臣直臣的样子。
  
  好歹也是领了慈圣皇太后的旨意,咱怎么说也是钦差吧!
  
  “你也知道惹不起?”一声冷笑,一真仙子就愤怒地走了进来。
  
  依旧是道姑打扮,依旧是那副娇媚到弱不禁风的楚楚可怜,不过眉宇间却带着煞气。
  
  “这么说来,你承认了?”苏木也不惧怕,微微一笑,指了指身前啊那张椅子:“坐吧!”
  
  “什么承认,我承认什么?”一真冷哼一声,也不坐,反盯咄咄逼人地盯着苏木:“你究竟是谁?”
  
  “哈,仙子今日找上门来,心中想必也是清楚得很,怎么反问起我来了。”苏木道:“想必是本官上次在画舫时所做的那首《如梦令》实在太好,以至于绕梁三尺,终日不绝,使得仙子你夜不能寐。心向往之,这才前来拜见我这个大才子。”
  
  说着话,他喝了一口茶水,幽幽念道:“岂是绣绒残吐,卷起半帘香雾,纤手自拈来,空使鹃啼燕妒.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
  
  一真仙子,用手捂住耳朵,娇滴滴地叫起来:“别念了,别念了,你……这首词究竟是从什么地方看来的?”
  
  苏木装出很无辜的样子:“这首词是我写的啊,仙子这话问得好生奇怪,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你啊……还装傻……是不是从一本书里看到的。”一真仙子的脸突然涨得通红,期期艾艾地说:“讨厌啦!”
  
  说着话,就一道媚眼过来。手却轻轻地理着自己的衣角,做小儿女娇羞状。
  
  一真仙子乍怒还羞,苏木心中一颤:这小丫头片子小小年纪就给我来这一套,将来长大了还得了?老实说,这一真还真是娇媚过人啊,如果她真是太康的话,真真叫人意想不到。正德皇帝何等阳刚开朗,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妹子?
  
  看这她的模样,苏木倒是觉得有趣,也不急着揭穿一真,就笑道:“什么书呀,我怎么听不明白,可否提示一下?”
  
  “你!”一真又哼了一声,用上牙齿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喉咙里飘出一句:“就是写林妹妹他们的那……那本书……”
  
  碎米牙齿,又白又整齐。
  
  好漂亮,苏木心中点赞。
  
  “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你看我这记性!”
  
  他故意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仙子是不是说一本叫《红楼梦》的书啊,倒是看过。”
  
  一真的声音更小:“你是怎么读到这本书的,这书……已经在京城流传开去了吗,不应该啊……”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安和尴尬。
  
  毕竟,她抄书中的诗词为自己获取才女名声,若传出去,可是一桩大丑闻。
  
  苏木看到她局促的神情,心中更乐:知道当文抄夫的麻烦了吧!
  
  “说起这本书啊。”苏木拖长了声音,笑眯眯地看着一真。
  
  一真猛地抬起了头,见苏木盯着自己看,小声道:“讨厌。”又将头低了下去。
  
  苏木接着道:“说起这本书来,我也是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看过一眼。这书可不得了啊,一般人根本读不到,乃是太内内书堂印制的。我这次进京谋职,走的是宫中一个叫张公公的门子。张公公乃是我的亲戚,那日去拜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他手边有这本书。本以为是本风月书儿,可我一看,却看入了迷,里面的诗句还记得几首。”
  
  “什么风月书儿,狗眼看什么都是屎,又如何识的真金。”一真冷笑一声,然后问:“是张永。”
  
  见苏木点头,一真道:“张永可是内相,你既然是他的亲戚,以一个小小的军汉来沧州这风水宝地做巡检也不奇怪。”
  
  “你也知道张公公?”苏木故意惊讶地问。
  
  一真也不回答,反急切地问:“看过这书的人多吗?”
  
  苏木一板脸:“依我看来,估计没几个人读过。那天我在张公公那里翻看这书的时候,正好被张公公看到。对我就是一通呵斥,说‘你什么身份,也配看这种旷世奇书。这书可是先帝的最爱,宫中只有太后她老人家和咱家读过。’我被张公公这么一骂,就慌忙将书放下,也没看得囫囵。依我看来,这书既然如此好,估计这天底下读过的人不超过十个。”
  
  “那就好,那就好!”一真突然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不住用手拍着自己的胸胸脯。
  
  她这一拍,苏木一看,小腹中顿时腾起了一股热气,竟是跃跃欲试起来。
  
  说句实在话,一真仙子的胸脯并不大,这大概是她年纪尚小,没发育完全的缘故。可小虽小,比例却非常合适,再加上她天生娇媚,更是让人有些抵挡不住。
  
  “讨厌!”一真发现苏木盯着自己胸脯,脸又一红,斜了一眼:“你也是个才子,缘何如此无礼?”
  
  “我什么时候是才子了?”苏木反问。
  
  “那日画舫,你作的两首词都是极好的。能够写出这种优美词句的,自然才华出众,如今梅巡检在沧州士林中可是鼎鼎大名了。”一真娇笑,然后从袖子里抽出一个信封放在桌上,推了过去。
  
  苏木接过去,抽出来一看,里面却是一叠金叶,一呆,然后退了回去:“仙子你什么意思?”
  
  一真:“你不要钱,那么……你想要什么?”
  
  苏木:“我什么都不要啊,也不明白仙子这么做的用意?”
  
  一真低下声音道:“那书……统共也不过十来首诗词,我到沧州之后已经用去一小半,你若再抄上几首,我我我,我以后怎么办?”
  
  说着话,她眼眶红了:“你就别抄了,好不好?”
  
  一真今天的面部表情可谓丰富多彩,一时喜、一时嗔、一时怒、一时悲,一时又娇媚如花。
  
  看到她流泪,若是普通男人只怕恨不得立即就拜在她石榴裙下,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也在所不惜。
  
  “影帝,女影帝啊!”苏木看得瞠目结舌,心中立即明白,这一真已经在自己面前承认抄袭了。可这小丫头片子却舍不得这个沧州第一才女的名号,反过来求他不要再抄,将《红楼梦》中的诗词留给她使用。
  
  这,这,这,这脸皮也太厚了点吧?
  
  如果你真是太康公主,你图啥?
  
  见苏木张大嘴巴,一真继续幽幽哀怨地说道:“名的话,你现在已经成名了。可你是个武官,又不可能去参加科举,在士林中的名声对你来说也是毫无意义。那么,只剩下权和财了。放心好了,若是要将来,定然会给你一场富贵。”
  
  听到这话,苏木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