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是非多因吹牛起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明朝好女婿365章)。
  
  且说宗真被苏木一通呵斥,等到离开,依旧呆在雅间里半天,一想到那么多弟兄落到巡检司手头,若梅老爷秉公执法,那可是六七条人命,六七个家庭眼见着就要这么毁了,心中沉甸甸地就好象压了一块大石头,叫他喘不过气来。
  
  做为一个不大不小的盐枭,宗真也是老江湖了,心中虽然有些慌乱,却没有就此放弃。
  
  又喝了一大口酒,心想,官场上的人谁说起来不好接近,却也不是不好打交道,只要你走对了路子。
  
  这做官的,尤其是地方官吏,若说是要为国为民,那也是假话。有人千里做官只为财,有人则想捞取政绩,也好再往上升上一升。
  
  苏木刚才对自己的贿赂不屑一顾,看到金灿灿的黄金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显然不是一个爱钱的人。那么,就是想在官场上有所作为了。
  
  可是,他一个小小的巡检,又是武官,就算再清廉,也没有可能升官。
  
  这个九品巡检不爱钱,不爱名,究竟想干什么?
  
  宗真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他却不知道,苏木不是不爱钱,实在是瞧不上这区区十两黄金。至于名声,就算梅巡检的名声在响,同他苏木也没有任何关系。提起苏子乔,堂堂一代词宗,天子近臣,这点名声对他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抓了半天脑袋,又想起没办法同那几个私盐贩子的家人交代,宗真心中一片愁苦。
  
  正在这个时候,客栈的老板娘笑眯眯地走进来,一福:“见过宗大官人。”
  
  这个婆子宗真却是认识的,“原来是你,怎么了?”
  
  客栈老板娘道:“宗大官人,听说你家有个妹子待字闺中,可许了人家,老身倒又一个好人选。”
  
  “是有个妹子,你这婆子消息倒是灵通。”这客栈老板娘日常除了操持这家客栈外,还兼职做媒婆,大约是她能说会道,在媒婆圈里也有些名气,每年总能得几十两谢媒钱。
  
  宗真心情本就恶劣,正要赶她走。可心中却突然一动:梅巡检看样子一把年纪了,身边也没有家眷,想必是没有成亲的。这人总得有些爱好,有人爱钱,有人爱权,有人好色。此人不爱钱,那么就是好色了。
  
  这人就怕你没爱好,只要有爱好,就有办法。
  
  客栈老板娘听宗真说真有个妹子,面色一喜,道:“好叫宗大官人知道,城南牌坊柳家知道吧,家里开布店的。他们家的老三今年刚好十六岁……”
  
  话还没有说完,宗真一摆手,突然冷笑道:“一个卖布的商贾也配娶我的妹子。我家小妹虽然长得不怎么样,可性格和顺,身家清白,我宗真也是上得了台面的人。我家妹子怎么这也得找个读书相公,或者有一官半职的做夫君,这才算不失体面。一点心意,这事若是成了,另有二十两谢媒钱。”
  
  说着就将一锭二两的银子塞到老板娘手头,然后将头转过去,看着苏木院子的方向。
  
  客栈老板娘何等人物,如何不明白宗真想的是什么,眉开眼笑着惊叫一声:“宗大官人好眼力啊!梅巡检年纪虽然大了些,却生得一表人才,且看巡检司的生发,一年总归有几千两。放心好了,此事就包到我身上,着就去办。”
  
  说完话,就死死地抓着那锭银子,一阵风似地朝苏木的院子跑去。
  
  对于宗的谢媒钱,她是誓在必得。
  
  等客栈老板娘跑开,宗真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就会了帐,背着手朝家中走去,准备将这事再同自己浑家说说。
  
  宗真父母死得早,家中就一妻四子和一个妹子,若不是靠着他胆子大走私盐,这么多张嘴,早就将他吃垮了。
  
  在街上走了半天,突然有人走上前来,在他耳朵边道:“宗大哥。”
  
  回头一看,却是一起走私盐的弟兄,“什么事?”
  
  那人道:“宗大哥,连山会这次与我们合作,失陷了好几个弟兄,倒是不依不饶了,正在我家里候着,要同你说话。同时来的还有白秆社和猛虎行的人。”
  
  “这么多人,好,我去看看。”宗真感觉到一丝不好,就点了点头,随那个弟兄一起进了一间小院子里。
  
  堂屋里摆了一桌酒,坐了六个人,一看都是一起走私盐的老熟人。
  
  宗真一拱手,强笑道:“各位大哥都到了。”
  
  这个时候,一个连山会的人跳起来,指着宗真怒喝:“姓宗的,你以前口口声声在咱们面前吹牛,说什么那巡检司的梅巡检也要给你几分面子。咱们这才信了你的话,避开其他熟路,专门走巡检司把守的那条水道。现在可好,六七个人却栽在姓梅的手头,这事你得拿个章程出来,否则,咱们今天没完!”
  
  “二东,坐下!”这个时候,一个老人怒喝一声。
  
  这人正是连山会的白老大。
  
  听到老大的怒喝,叫二东那人这才愤愤地坐了下去,目光依旧凶狠地盯着宗真。
  
  “白老大。”宗真忙一拱手。
  
  白老大一把将宗真的手扶住,呵呵笑道:“宗老弟,早听说你为人丈义,乃是有名的侠客。对你的名气,白某人早有耳闻。这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白秆社和猛虎行的人也同时笑道:“应该是有误会,宗兄弟的为人我等还是信得过的,坐下吃酒,吃酒。”
  
  白老大:“那是自然,都是江湖兄弟,若不相信宗兄弟,白某也不可能亲自过来说话了。宗兄弟,说说这事究竟是怎么了?”
  
  宗真坐了下去,心中一阵苦涩。确实,正如刚才二东说所,这事怪就怪自己太爱面子,又喜欢吹牛。上次放木排的时候,梅巡检不知道怎么的将自己放过去,还说了些仰慕的话,让他在私盐贩子中的声誉暴表。
  
  于是,连山会的人当了真,就想与宗真合作走巡检司这条水路。
  
  宗真牛皮已经吹出去了,心中知道不好,可又不想失了面子,就硬着头皮答应了。
  
  却不想,连人带货都被人给扣了下来。
  
  白老大看起来客气,可听他口气,这次宗真若不给个说法,他就不肯罢休。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