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风雨将至
“啪(明朝好女婿377章)!”一只细瓷杯子摔在低上,碎成一地。
  
  大约是刚泡的茶,大热天的,依旧在地上冒着腾腾白气。
  
  杨自烈杨同知心急火燎地回到自家宅,就喊口渴。
  
  当等茶水送到,刚喝了一口,就烫得叫了一声,一怒之下就将杯子摔了。
  
  听到杨大人的咆哮声,送茶过来的那个下人惊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老爷饶命,老爷饶命!”
  
  作为服侍他多年的用人,这个下人自然知道自家老爷的禀性,表面上看起来为人温和。可一旦发起怒来,下手却是狠毒。
  
  这大概与他少年成名,可科举场上却一直不顺,考了二十来年才中了个进士,还是排名最末的赐进士的缘故(明朝好女婿377章)。
  
  说来也奇怪,看到杨大人发火,马全却不害怕了。
  
  他被滚热的羊肉汤烫得满头是泡,带人回城之后,立即找郎中敷了药,此刻他恭敬地站在杨大人身前,整个就好象后世十里洋场上的红头阿三。
  
  那郎中的药倒是不错,抹上去之后凉凉的,倒也不痛了,就是药味实在刺鼻。
  
  可这杯子茶一砸下去,难闻的药味却瞬间被清香的茶水味道给压住了。
  
  马全心道:听说杨大人日常所喝的明前龙井三两银子一斤,今日这杯应该就是了,果然好香。喝杯茶就要这么多钱,杨大人好生富贵。
  
  “下去吧!”挥袖让下人退下,杨自烈这才皱眉看了马全一眼:“马全,怎么搞成这样?”
  
  马全等得就是这一问,猛地跪在地上,将今天他带人去巡检司找苏木麻烦,结果却吃了大亏一事说了。
  
  然后号啕大哭起来:“大老爷啊,这满沧州的人都知道小的是你的人,小人受了这个罪不要紧,可传了出去,他姓梅的搞我就等于打你老人家的脸。”
  
  “别哭了,马全你也是,你被关知州赶出州衙,本大人见你可怜,又想到这些年也算乖觉,就推荐你去盐司,那地方可比巡检司好多了。可你却好,平白无故地去巡梅富贵的晦气,现在好了,反被人害成这样?那姓梅的也就是个小人物,难不成你叫本大人亲自去拿他问罪,体统何在?”
  
  马全还在大哭:“那梅富贵胆大妄为,竟然敢私纵横盐枭,这可是死罪啊!”
  
  “什么私纵,他巡检司本就有查缉盐贩的职责,本老爷也访问得清楚,这个梅富贵到巡检司之后,可从来没拿过一两盐。如今,他有将那几船私盐都沉了水,查无世证,你有岂奈他何?”杨自烈心情恶劣,又想起盐政衙门的亏空,顿时声色俱厉起来。
  
  见杨同知怒成这样,马全也不敢多说。
  
  他小心地站起来,提起笤帚扫着地上的碎片,讨好地说:“大老爷心情不好,可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杨同知冷笑一声:“同你说不着,说了你也不明白,你这小人休要聒噪,还不速速退下。”
  
  开玩笑,那可是两百多万两的亏空,你一个小小的吏目也配来问?
  
  马全眼珠子一转,心想:这些大老爷看起来高高在上,其实同我下里巴人一样,一样吃喝拉撒、一样酒色财气。只不过,咱们小人物为一百两银子就能动刀杀人,而老爷们则是一万两。可说到底,都是一回事,只不过数量不同而已。
  
  他小心道:“大老爷,小人觉得这世界上的事无论什么事都有解决的法子。”
  
  杨同知心中却是一动,姑妄听之,或许也是一条思路:“你说说。”
  
  马全:“老爷们官场上的事情其实跟小人们在衙门中一样,说到底不过是争权夺利。”
  
  “你这小人满口胡柴,老爷我做官,日思也想不过是要报答君恩,为国家为百姓出力。”
  
  “是是是,老爷说得是。”见杨同知语气缓和了些,马全接着道:“这争权夺利说穿了不过一句话‘好处我拿,黑锅你背。’如果大老爷你遇到烦心事,还不如找个人在前面顶着就是了。”
  
  杨同知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却不说话了。
  
  马全放下笤帚,慢慢地朝屋外退去。
  
  这个时候,杨同知的声音淡淡传来:“马全,你今天带了多少人去巡检司?”
  
  “回大老爷的话,十多个。”
  
  “十多个人,还都是军汉,竟然打不赢梅富贵,一群废物。要知道,巡检司都是乡兵,你们盐政的盐兵可都是全副武装的,虽说不能动刀子。可若是着了甲胄,梅富贵又如何打得过你们?”杨同知不温不火地问。
  
  马全站住了,壮着胆子笑道:“大老爷你是不知道,这盐政的兵丁有五六千人,若一人一副铠甲,那银子用得海了去。盐政可没有那么多钱,就随意放了几副在军械库房中做个样子罢了。”
  
  “一副铠甲值得了多少钱?”杨同知是个文官,没带过兵,对军中之事两眼一抹黑。
  
  马全:“大人这话就说得差了,一头水牛身上剥下的皮也只够做两副铠甲。每副若不惜工本,可劲儿地造,一副铠甲还需十几斤上好精钢,加上头盔和靴子还有棉袍里衬,怎么也值好几百两。”
  
  “这么贵!”杨同知吃了一惊。
  
  “当然,几百两一套的铠甲都是给将军们穿的,一般士卒的铠甲上面根本就没多少铁,就是一件压塌实的棉袄,加上一层牛皮而已。算起来,也不过五六十两。不过,这玩意儿不能私藏,一旦查到,就以造反罪论处,是要诛三族的。”
  
  马全突然一个激灵,然后提议:“大老爷,梅富贵实在可恶,要不,小人刚才弄一套铠甲偷偷地放在他家里。到时候带人去查,就说他以前在大同当兵的时候私自带回来的,办他一个斩立绝应该不难。”
  
  突然间,杨自烈哈哈大笑起来。
  
  笑得异常地畅快,马全一时不明白,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局促地站在那里,怯生生道:“大老爷,小人可是说错什么了?”
  
  杨同知还是在笑,他站起身来,走到马全身前,伸手拍了他肩膀一下,温和地说:“没说错什么,马全,看不出来你倒是个心思便给的人才,本大人还真没想到。”
  
  被同知老爷拍了一下,马全只觉得身上的骨头都轻了几两,又跪在地上,欢喜地叫道:“老爷可是同意小人的提议了,我这就去办,务必要将那梅富贵碎尸万段。”
  
  “去办什么?”杨同知笑吟吟地问。
  
  “老爷说的不是那姓梅的吗……”马全楞住了。
  
  “梅富贵自然是要办的。”杨同知笑了笑:“不过不是现在,马全,你先下去打听下来,先寻他一个错处,本官先将他的巡检一职免了再说。”
  
  “是是是,对于姓梅的这种混蛋,就得先叫他身败名裂之后才好取他性命,如此才叫人痛快!”
  
  杨同知也不解释,挥手叫马全退下之后,就叫了顶轿子,急冲冲地去了长芦盐运使司衙门。
  
  他是地方官,职位又低,虽然早已经同刘同知和景副使勾结多年,可为了避嫌疑,今日却是第一次到这里来。
  
  下了轿子,也不投贴,直接朝里面闯,并对追在后面的门子喝道:“去对刘同知和景副使说,州衙杨自烈来访,有急事。”
  
  在签押房里坐不片刻,刘孔和、景亭听说他来得急,同时赶了过来,屏退左右,还没等他们问,杨同知就一拱手:“刘公、景副使,小官想问一下,盐司现在有多少兵力?”
  
  景亭见他一脸郑重,就寻出花名册,道:“按制,有一万。只不过遇缺没补,现在还余五千,多不堪用。”
  
  接过名册,杨同知翻了翻,然后附掌大笑:“有了。”
  
  景亭:“愿闻其祥。”
  
  杨同知:“军队就需要军械,尤其是铠甲价格昂贵。一万人的铠甲,怎么也值一百多万两吧。放在库房里,虫蛀鼠咬,天干物燥,到时候就是一笔糊涂帐……”
  
  刘孔和突然惊叫一声:“好计,自烈果然大才,这种法子都能想出来。”
  
  景亭也明白杨同知话中的意思,面目狰狞起来:“好计,只需放上一把火将军械库给烧了。咱们又能拿出帐本来,这个关口就算是过去了。刘大人,你是盐司之首,现在就看你的意思了。”
  
  刘孔和突然长叹一声:“银库亏空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我三人心中都清楚。刘某人问心无愧,也没拿过一文好处。不过,此事关系甚大,心中已经有了准备。他日若有雷霆风雨,一身受了,终万死而不悔!放吧,一把火烧个干净吧!”
  
  说着眼泪就下来,然后悲怆地叫了一声:“刘某读了一辈子圣贤书,想不到却要做出这种事来,辜负圣上辜负朝廷。”
  
  景亭和杨同知也同时眼睛一热,落下泪来。
  
  刘孔和哭完,有道:“失火一事还得找人背了,可有合适人选。”
  
  杨同知:“已经找着人了,过得几日,巡检司梅富贵就要过军械库来,由他来顶罪。”
  
  景亭松了一口气,道:“将来可不能亏待他的家人。”
  
  杨同知:“那是自然。”
  
  想起先前在水西门遇到的梅娘,他小腹一热,倒是动了心。
  
  刘孔和:“这事就有自烈你去办,景副使你将帐目做平了,至于奏折,就由老夫来写吧!”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