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八十章 眼见就是穿梆
听到小二这一声叫,所有人都安静下来,同时转头看去,然后眼睛一亮,心中赞了一声:好一个娇柔的美小娘(明朝好女婿380章)!
  
  却见得梅娘虽然身上穿得又破,大约是大热天在路上走了多日,麻布衣裳上粘满了灰尘。可头发却收拾得一丝不乱,乌黑发亮。刚洗过的脸洁白如玉,小鼻子小眼小嘴,精致小巧,让人挑不出任何缺点。
  
  就如同一只正在幽幽开放的栀子,有淡淡香气袭来。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农家小媳妇,却有普通农妇少有的风韵。
  
  “娘子,女儿……什么跟什么?”苏木也喝得有些大,转头看了梅娘母女一眼,脑子里一阵糊涂,喃喃道:“我什么时候有女儿了?”
  
  小二呵呵笑着,走到苏木面前一施礼,欲讨些喜钱:“早就听说梅老爷是真定人,这几日真定发大水,受了灾,想必老爷也正担心家中情形。如今可好,总算是一家团聚了。”
  
  他这一说,苏木猛地清醒过来。
  
  他现在这个身份是顶替了大同前线一个边军士兵,原来那个梅富贵早就死在草原上。
  
  苏木当时并不知道自己会在沧州呆这么长时间,只要找到太康公主,直接弄给北京就可以恢复自己的本来面目。
  
  却不想,到了沧州之后,才发现太康公主殿下是个中了书毒的神经病,竟威胁苏木不许泄露她的消息,否则就要在张太后面前诬陷苏木非礼。
  
  如此一来,他算是彻底地陷在这里进退两难。
  
  至于以前那个梅富贵,对苏木来说也就是一个符号,只需过了这一阵,同他也没有一文钱的关系。在此之前,苏木甚至连他的履历都没看过一眼。
  
  可万万没想到,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梅富贵的的妻女却找上门来投亲了。
  
  一瞬间,苏木的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事发了!
  
  想到自己的身份一旦暴露的严重后果,汗水就从背心渗了出来。
  
  以前那个梅富贵究竟是什么模样,苏木自然是不知道的。
  
  不过,听当初兵部的人说,此人以前也就是一个中农,后来家里破了产,无力交纳徭役丁口,被强征进了军队。
  
  也就是说,这人在以前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青年农民,同自己现在这副典型的书生相貌绝对不一样,要想瞒天过海根本就没有可能。
  
  更何况要瞒过与他朝夕相处于的枕边人。
  
  果然,定睛看过去,那女子眼睛突然瞪得溜圆,然后张嘴欲喊。
  
  苏木自然不能让她说上哪怕一个字,就发出一声大笑,壮着胆子,飞快地迎了上去:“娘子,自从上次捎信回家让你过来,却一等就是两月。我心中正奇怪,你总算到了,这一颗石头总算落地。”
  
  他说得又急又快,又故意说得非常大声,家上身上带着一股说不清的威严,竟震得梅娘心中一窒:“你……”
  
  “别你你我我的了,没个规矩,回屋去!”苏木又喝了一声,然后低头在她耳边低语:“想知道梅富贵在哪里,去后院等着,否则……嘿嘿!”
  
  他也是急了,面容不为人知地扭曲到狰狞。
  
  梅娘面容一白。
  
  苏木回头对客栈老板娘道:“老板娘,麻烦你带她们回屋梳洗。”
  
  “好的,梅娘子,快随老身来。”老板娘今日两头收媒人钱,小发了一笔,知道苏木和宗真大官人都是手面大,豪爽之人,咯咯笑着,就上牵着梅娘的手。
  
  梅娘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又想起刚才苏木所说的话,心中一急,眼泪就迸了出来,欲要挣扎。
  
  这个时候,囡囡突然从,母亲身后钻出来,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苏木,奶声奶气地问:“你就是爹爹吗?”
  
  这小丫头大约五六岁年纪,生得好生可爱,苏木一看,心中就是喜欢。
  
  可冒充人家父亲这事他却做不出来,只抿嘴笑了笑,却不说话。
  
  囡囡突然叫起来:“爹爹,爹爹,你就是我爹爹,你的眼睛同囡囡长得一模一样。”
  
  苏木心中得趣,笑道:“你又看不到自己,怎么就说我眼睛跟你长得一样。”
  
  囡囡:“爹爹,我在村边的小河里照过的。”
  
  屋中众人都笑起来:“这女儿自然长得像父亲,也只有梅巡检这种风流人物生得出这样的女儿来。”
  
  “我姐来了,姐……啊,你是谁?”吴老二兴冲冲地跑过来,一看,见苏木身前站着一个带着孩子的妇人一呆:“我姐在哪里?”
  
  宗真的酒也有些醒了,心中奇怪:不对,不对,这梅老爷不是我妹夫的姐夫吗。怎么妹夫却不认识他姐,乱了,乱了!
  
  又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喃喃道:“今天实在是喝太多了。”
  
  “爹爹,这人是谁,长得好丑?”囡囡问。
  
  “爹……女儿?”吴老二猛地叫了一声,张大嘴,指着苏木,口中荷荷几声,然后竖起拇指:“你行,居然连女儿老婆都有了,看你以后见了我姐怎么说?”
  
  这下,所有的人都感觉这一幕甚是诡异,梅老爷、梅娘、小女孩、吴老二、宗真,这乱糟糟的人物关系简直令人发指,怎么也理不清头绪。
  
  苏木心中更惊,对他大喝一声:“住口,这事等下再说。老二,还记张永吗?”
  
  听苏木提起张永,吴老二心头一惊,立即想起苏木先前跟他说来沧州本是改名换姓,大约是在为皇家办差。
  
  心中立即就明白了些,然后闭上了嘴,闪到一边看热闹。
  
  苏木见吴老二乖觉,又皱了一下眉头对梅娘道:“你先回屋去,等下我来寻你说话。”
  
  老板娘:“走吧,夫人,快随老身过去,走了这么长的路,累了吧,饿不?”
  
  囡囡一听老板娘问,就叫道:“婆婆,囡囡好饿,囡囡想吃火烧。”
  
  “吃什么火烧,你是梅家大小姐,你爹爹有的是金山银海,什么东西吃不着?”
  
  “那……我能吃……”囡囡眼珠子不住转着:“吃只烧鸡吗?囡囡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听到女儿喊饿,梅娘的眼泪又落了下来。就不在挣扎,一切,等囡囡先吃过东西再说。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