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八十一章 该怎么解释呢
等梅娘母女回到后院,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到苏木身上(明朝好女婿381章)。
  
  宗真摇晃着身子站起来:“梅老爷,小人有些糊涂了。老爷你不是扬州推官吴大老爷的女婿吗,怎么现在又钻出个娘子来?”
  
  吴老二今天被苏木摆了一道,被强迫着娶了一个丑女为妻,心中苦闷。见此情形,有意给苏木吃点苦头。
  
  就故意装出一副愤怒的样子冲上来,一把扭住苏木的衣裳,咬牙切齿叫道:“苏……梅富贵,你好大胆子,当年你娶我姐姐的时候,说是家人已经没其他人了,是条光棍汉,如此,爹爹才肯将我姐嫁给你为妻。若非我爹在后面扶持着你,你一条死了都没人收尸的军汉,凭什么来沧州补巡检司的肥缺?”
  
  “忘恩负义的东西,看你如何给我爹交代。梅富贵,快快将那女人给我赶走。否则,你这巡检也不要干了,我吴家要弄死你也是举手之劳!”
  
  唾沫星子伴随着口臭不断袭来,叫苏木差点窒息过去,阴沉着脸压低声音:“老二,你要干什么?”
  
  “苏木,你以前捉弄过我那么多次,就不兴我找点场子回来,嘿嘿!你害我娶了宗家妹子,咱就叫你名誉扫地。”吴老二得意地低笑:“这下,看你以后还怎么见人。”
  
  “好狠!”苏木气苦:“我为皇家办差,顶了这个身份,鬼知那梅富贵的家眷怎么会找上门来?”
  
  既然吴老二已经抢先指责自己,苏木也只能打掉门牙和血吞。难不成,还要当场反驳,说老子可不是你吴家的女婿,我也不是什么狗屁的梅巡检。
  
  从一开始冒充那个梅富贵开始,苏木就开始不停说谎,到现在已是漏洞百出。
  
  常言说得好,一个谎言需要一百条谎言来弥补。
  
  苏木此是有苦说不出来。
  
  吴老二瞪了苏木一眼,然后笑着耳语:“还不认错。”
  
  苏木也是无奈,只得低头故意大声道:“是是是,是我梅富贵的错。当初为了出人头地,假称尚未娶妻,攀了你们吴家的高枝。我不是人!”
  
  说到这里,他愤怒的笑了起来。
  
  这个吴老二,以前还真是小看他了,想不到这个不成器的小舅子整治起人来还真是行家里手。
  
  可以说,从现在开始,巡检司梅富贵就彻底变成了陈世美,名誉扫地了。
  
  听苏木负气般地说出这种话来,前来参加吴老二订婚仪式的众人都表情复杂地看着苏木。有人颇为不齿,又人却觉得这个苏木为了官职,连妻儿都敢抛弃,果然是个狠人,又有人觉得这事可以理解。一个农家子弟,一个军汉,为了改变自己的人生,那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吴老二大声冷笑,对苏木道:“再过一阵子,爹爹进京办完差就会过来,说是要同我汇合一道南下扬州,顺带着看看你,到时候你自己跟他解释吧!”
  
  然后一挥袖子出了客栈:“我自去驿站住,不打搅你一家团聚了!”
  
  说完,就扬长而去。
  
  走着走着,他的冷笑声变成了狂笑,捂着肚子蹲在地上:“苏木啊苏木,这冒名顶替的事情闹大发了吧,哈哈,看你怎么处置同你那莫名其妙钻出了的妻子女儿?哈哈,太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表面上看来,吴老二同梅巡检是彻底闹翻了脸。
  
  如果正如他所说,一旦梅巡检的岳父吴推官来沧州,等待梅老爷的恐怕就是雷霆震怒。在座众人都是普通市民,宗真根本就是个彻底的黑社会份子,一个小小的衙役就能叫他们霍然变色。至于执掌一府刑法的推官,对他们来说跟是高不可及。
  
  可想,梅巡检若不能妥善处置好这件事,马上就要倒大霉了。
  
  气氛显得尴尬,不断有人上前来一施,讷讷几声,告辞而去。
  
  顷刻之间,客人就走得精光。
  
  宗真带着妹子也要离去,想说些什么,只叹息一声,拱了拱手。
  
  苏木气恼:“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宗真现在摇身一变,就要成为吴推官的亲戚,对苏木也不像以前那么畏惧。
  
  只叹息一声:“梅大人,这事……咳,怎么说呢!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咱们以后都是亲戚了,有的话不吐不快。男儿功名利禄固然重要,可也不能做出那种事来……”
  
  到此刻,宗真已经在不为人知中将“梅老爷”这个称呼换成了“梅大人。”
  
  苏木哑口无语。
  
  这个亏可谓是吃得大了,今后还怎么见人啊?
  
  现在,只能尽快将手头的差事弄完,好早一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该死的太康公主……
  
  一想起她,苏木就怒火万丈,只恨不得将她直接掐死。
  
  不过,在此之前,还需先将那个死鬼梅富贵的妻子给安顿好了再说。
  
  可,又该怎么处置呢,苏木感觉自己精神都快要崩溃了,在自己小院外站了片刻,这才提起精神走了进去。
  
  既然宗真的事情已经彻底了解,人身安全得到了保障,苏木又是一个爱静的人,就把住在这院子里的卫兵放回家去。
  
  里面安静得厉害。
  
  苏木就听到那小女孩子吧唧吧唧吃东西的声音,抬头看去,就见着喃喃左手拿着一只鸡腿啃得满嘴是油。
  
  而那个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却拿着一张手绢,爱怜地替女儿擦去嘴角上的油:“囡囡,吃慢点,小心咽着了。”
  
  “好吃,真好吃,娘,你怎么不吃?”小家伙吃得满眼放光。
  
  梅娘却摇了摇头:“囡囡乖,自己吃,娘不饿。”
  
  苏木咳嗽一声,屋中的母女同时装过头来。
  
  囡囡惊喜地叫了一声:“爹爹,你回来了,方才外面好多人,好热闹,都走了吗?”
  
  “都散了。”苏木指了指书房示意梅娘跟自己来,然后背着手走了进去。
  
  事情总是需要面对的,逃避总不是办法。
  
  可是,苏木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对她说起这事。
  
  如果直言说那个梅富贵已经死了,只怕这女子立即就要号啕大哭起来,倒时候又要闹出动静。
  
  那么,该怎么解释呢?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