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升堂
杨同知站起身来:“马全,去请知州升堂吧(明朝好女婿387章)!”
  
  “是!”马全兴冲冲地跑了出去。
  
  看到马全兴奋的笑容,杨同知心中冷笑,然后叹息一声:这人就是个心胸狭窄的小人,同他接触得了多了,本大人也难免沾染了些许浊气。不过,有的事情,小人却非常好使,这也是没有法子的法子。
  
  老实说,要收拾梅富贵,杨自烈也觉得有份。堂堂两榜进士,堂堂沧州同知,却要对一个九品不入流的小官使出这种手段,确实有些上不得台面,若传了出去,对自己清誉有损。
  
  可是,这次盐司银库空虚一事涉及实在太大,若不妥善解决了,一旦事发,自己一事固然是免不了的。可牵扯到朝中那人,却不知道又有多少滚滚人头落地,这大明朝的政局也不知道有变成什么模样。
  
  “不行,梅富贵必须死,这个替罪羊他是做定了!”杨自烈捏紧了拳头,又朝桌上的邸报看了一眼。
  
  这一期的邸报已经印证了那日梅娘所说的话,真定府果然遇到了百年一遇的大灾,五座县城被淹,受灾百姓达竟然的六万户,这可是十多万人啊,若赈济不利,激起民变,就是一场天大祸端。
  
  为此,朝廷又下令让三大盐场将库银解送京城,赈济真定百姓。
  
  看到这张报纸时,说句实在话,杨自烈想死的心都有。
  
  盐司银库中本有银两百万两,不过,在一年之后,都被他和刘孔和、景亭挪做他用。这次朝廷要用银子,急切之间,又从什么地方去寻这么多钱来补上这个天大窟窿?
  
  “梅富贵,这事须怪不得本官,为了大明朝的江山社稷,你就去死吧!放心好了,你死之后,本官会妥善照料你的家人的!”
  
  回过头去,杨自烈在镜子中看到了一张扭曲的狰狞的脸。
  
  然后,就转身大步朝前衙走去。
  
  同知厅离州衙不过十几步路,只片刻就到。
  
  坐到位置上,杨自烈低头看去,就看到梅娘那跪在地上,身子微微发颤。
  
  看着她细长的脖子和纤细的身影,杨同知心中又是一热,几乎忍不住要将她抱在坏中细心抚慰。
  
  就想着一旦梅富贵将来被自己按上一个杀头重罪,又该如何将这女子接到自己身边。
  
  “或许,这事让马全去做最好不过!”
  
  小人就是做这种事情的,他们自然有的是法子。
  
  正乱糟糟地想着,就看到关知州一脸不快地走了进来,不满地呵斥着马全:“马全,你不是去盐司了,怎么进的州衙,擅闯官衙,该当何罪?”
  
  马全在旁边赔笑着,额头上明显地带着汗珠,用求援的目光看着杨同知。
  
  杨自烈轻咳一声:“关州牧,马全是下官传来的,有事要问。”
  
  关知州本是个老好人,因为出身的关系,一见到杨同知这种科班官员,自觉矮了一头。
  
  立即喘了一声,佝偻着身子到坐到上座上:“既然杨州同这么说,此事也就罢了。对了,刚才马全说有惊天大案要本官来定夺,却是何事。这堂下所跪的女子可是于本案有关,又是什么人?”
  
  关知州指了指梅娘。
  
  马全就在旁边大喝一声:“梅宫氏,抬起头来,知州老爷要问你话呢!”
  
  梅娘缓缓地抬起头来:“民女梅宫氏,见过各位大老爷》”
  
  一听到她标准的冀西口音,关知州就是一楞:“真定人?”
  
  杨自烈就点了点头:“真是,关州牧,此女正是半壁店巡检司巡检梅富贵在乡下老家的妻子,娘家姓宫。”
  
  “啊,梅富贵的妻子,你们抓她过来做什么?胡闹,胡闹,不过是一个良家妇人,还不快快放回家去!”关知州在内心中已经将梅富贵当成自己的心腹了,不,如果梅富贵在京城中真有天大的背景。而他和梅富贵又同是非科举出身的官员,将来在官场上未必不能互为奥援。
  
  今天这个杨自烈居然将梅富贵的妻子都抓来了,显然是冲着他来的。
  
  关知州心中一惊,难不成这梅富贵有什么不得了的把柄落到杨自烈手头,以至于弄出这么大动静,竟然连人家妻儿都一并捕来?
  
  关知州这人说好听点是个和气人,说难听点就是尸位素餐,也不想跟杨自烈发生冲突,立即就要叫人将梅娘赶出公堂去。
  
  “慢着。”见衙役们正要动手,杨同知喝道:“州牧且听本官将话说完。”
  
  他拱了拱手,森然道:“关州牧,梅富贵牵扯进一桩大案之中,这个梅宫氏却是关键人证。”
  
  听到他这么说,关知州奇道:“州同,什么大案,这梅巡检在巡检司一向奉公守法,勤于王事,本州倒不知道他有作奸犯科的情形。”
  
  杨同知冷笑:“是否守法,等下一审案,知州不就知道了。传梅富贵!”
  
  不片刻,苏木就一脸疑惑地从后衙过来,走进大堂。
  
  今日苏木却没有穿衙役的服装,反一身儒生打扮,头戴方巾,手中把玩着一把折扇。潇洒而来,如同闲庭信步,那形象,却像极了一个有功名的落拓名士。
  
  他看到衙门外面围了这么多人,嘴角轻轻一笑,竟微微点了点头。
  
  尽显风流人物本色。
  
  对于梅富贵,城中众人闻名依久。
  
  在大家心目中,一个军汉出身的九品官,在大同前线尸山血海中杀出一个官职的人物,应该是满面凶像才是。
  
  可进今日一见,却都是一呆。
  
  然后有人喝了一声彩:“好一个英俊潇洒的梅巡检,若不是知道名字,还以为是哪家出来的贵公子!”
  
  众人却不知道,苏木可是接受过一整套皇家教育的,待人接物,都从容得体。整日同皇帝、阁老们相出,身上那股贵气却是挥之不去。
  
  州衙之中,关知州且不说来,就连进士出身的杨州同与之相比,也失了几分气派。
  
  进到大堂中,苏木见梅娘跪在地上,而马全又狞笑着站在一旁,心中也是一惊。
  
  但表面上只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一提衣服下摆,然后拱手问:“见过知州大老爷,见过杨州同,不知道二位大老爷传下官过来所为何事,又为什么将梅富贵的妻子传到堂上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