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九十章 糊涂官司
苏木此刻心中只剩下苦笑了(明朝好女婿390章)。
  
  见梅娘磕得满头是血,他心中也是难过。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也知道梅娘是一个性格和顺的妇人。加上家乡又受了灾,若等下将真相告之,却不知道她要伤心成什么样子。
  
  一个妇人死了丈夫,家中又破了产,带着一个六岁大的孩子,这日子又该如何过下去。
  
  就走上前去,扶起梅娘:“起来,回去吧,事情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
  
  话还没有说完,梅娘突然从地上跳起来,一把掐住苏木的脖子:“恶人,你这个大恶人,为什么,为什么?”
  
  苏木看这她满脸的血,心中更是同情,却不再躲了,只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
  
  他呀感觉到梅娘虽然掐着自己脖子,其实力气并不大。
  
  她是个善良之人,总归是下不去手的。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囡囡一声尖叫冲了进来:“娘,娘,别杀爹爹,别杀爹爹!”
  
  听到女儿的声音,梅娘手一松,颓丧地坐在地上,只不住地流泪。
  
  “爹爹,娘为什么要杀你,爹爹是不是你欺负娘了?”囡囡大声地哭着:“爹爹,你是不是不要娘了,你是不是要另外娶个妻子?”
  
  囡囡虽然才六岁,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心智比普通孩子却要大上几岁。刚才听到公堂上说苏木另外有个妻子,早就哭成了一团。
  
  又见父母纠打成一团,以为是为爹爹另娶妻子一事,就哭走跑了过来。
  
  她个子本小,这一跑,别人也抓不住,竟眼睁睁看她冲进公堂来。
  
  听到女儿哭得声嘶力竭,梅娘心中更酸,抱着女儿也大声号啕起来。
  
  一时间,公堂上只听到母女二人悲惨的哭泣,再听到其他声音。
  
  外面围观众人也是心中不忍,不过,心中还是迷糊成一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今天这案却乱得让人理不清头绪。
  
  不但别人,连关知州也是连抓下颌的胡须。他年纪本大,一想太多事,就觉得心中发慌。
  
  就在这个时候,杨自烈突然一拍长案,大声暴喝:“大胆刁妇,你编出这种骇人听闻的话来,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本官!是不是见你家丈夫就要吃那九十棍,怕吃打不过,这才编出这种弥天大谎,想拖延时间。”
  
  杨同知这一席话说得须发俱张,显是怒不可遏:“没个见识的愚妇,你家丈夫停妻别娶,本官本欲替你声张正义。可你这妇人不识大体,一心维护,却不知道这冒名做官可是不赦大罪,难道你想置梅富贵于死地吗?刚才若不是你女儿突然跑来,本官还真被你弄糊涂了。血浓于水,自己父亲是谁,她自然是知道的。”
  
  听他这么说,众人才恍然大悟,都想:“是啊,自家女儿自然是认识父亲的。亏得杨大老爷灵醒,还差一点被梅宫氏给骗了,果然是进士出身的大老爷。这个梅娘也是愚蠢,想让梅巡检不吃了九十棍,却编出这么个谎言来,却不想,如此一来,岂不更要害了梅巡检?”
  
  至于马全心中却是疑惑:“杨大老爷摆明了要害那姓梅的,如今得了个能弄死他的机会,就算这姓梅的是真货,也要先办了再说,怎么反替他说起话来,想不明白,想不明白!”
  
  梅娘被杨同知这一通呵斥,立即楞住了,然后大叫一声:“大老爷啊,你怎么黑白不分,是非不明白,民妇所说的话句句是在。这恶人的确是假冒,不是我家丈夫梅富贵。”
  
  “你还狡辩,来人来,给我打!”杨同知就拿起火签,就要扔出去。
  
  一想到此刻就在路上的钦差大使,杨自烈心中就有烈火冒起来,烧得他浑身不安。
  
  “咳咳!”关知州咳了一声,用眼色制止了杨同知,然后问苏木,道:“梅巡检,现在的问题是你家娘子说你是假冒,可看你女儿的模样,却认定你是她父亲。本官也被你们弄糊涂了,你看这事该如何解释?”
  
  苏木心中也有些乱,他深吸了一口气,心道:“重婚罪还有那九十棍的事,如果有关知州在,未必不能求个情躲过去。可梅娘指认我是水货一案却得先想法子解决了,虽然万不得已可以将太康给抬出来抵挡。可不到最后时候,这一步却走不得。
  
  得先解决这个身份问题,那么,怎么办才好。这验明身份其实也简单,只需要找几个梅富贵的乡亲一看就知道了。不过,这里离真定有好几千里,一时间也找不到人。那么,还有个法子……有了!”
  
  苏木眼睛一亮,神情轻松下来,拱手道:“关州牧,我浑家的心窍一向有些糊涂,她说的话也不用当真。”
  
  “对,梅夫人好象是有些糊涂,我愿意做证。这事梅老爷也同小的说过,叫小人好生侍侯主母,不要叫她生出事来。”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赵葫芦的声音,然后就走进来跪在堂下。
  
  “小人也愿意佐证。”
  
  “小人愿意替梅巡检做证。”
  
  然后,又陆续走出几人,都是客栈的房客、小二,满满地在外面跪了一地。
  
  看到这么多人为大恶人佐证,梅娘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冤枉,冤枉啊!”
  
  可众人看她的目光却多是同情,却不将她的话当真了。
  
  关知州这才呵呵笑着,抚摩了一下颌下白花花的胡须,道:“原来梅宫氏有臆症,难怪说出这种匪夷所思的话来,有这么多人证人在,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杨同知只想早一点将自己正在筹划那事弄妥,也点头道:“梅富贵得了巡检这个官职,可是经过兵部勘验的,难不成兵部的人都是瞎子。还有,他又是扬州推官的女婿,难不成,吴推官也是瞎子?”
  
  关知州:“这么一说,倒有几分道理。”
  
  梅娘听得瞠目结舌,惊哭道:“大人,民妇有天大冤枉啊!”
  
  她一哭,囡囡也跟着哭了起来,可这个时候,谁又将她的话当真呢?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