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有多少兵可堪使用
进了船舱,苏木就看到吴世奇一身大红官袍地坐在那里正看着一本书(明朝好女婿396章)。
  
  见到苏木一身衙役打扮,吴老先生将书扔到一边,皱了一下眉头,喝道:“苏木你搞什么名堂,怎么这般打扮,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苏木也不废话,一屁股坐在他身边的椅子上:“老先生,苏木也没时间解释,这几期的邸报给我看看。”
  
  见他一脸郑重,吴推官心中虽然不快,却立即叫师爷将这几期的邸报都拿了过来。
  
  又道:“苏木,老夫离京去扬州时同你说的话考虑得如何了,国丧期间禁婚嫁宴会,可这亲得先订下来。”
  
  “这是等下再说。”苏木飞快地翻看着手中的邸报,只片刻就看到真定水灾,朝廷让长芦和两淮盐司解银回京城赈济灾民一事。
  
  心中猛地一亮,拍了拍大腿:“原来如此!”
  
  他又摇了摇头,叹息道:“看来我是在这沧州呆太久了,以至消息闭塞,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怎么就想不通呢?”
  
  原来,所谓邸报纸就是后世所谓的内参,每月一期,主要刊载朝中的大事和新政策。比如什么什么人被免了职,什么什么人被升了官,有或者什么地方又出了什么事。遇到科举年,还得刊载中式进士的名单,已经一甲前三名的文章。
  
  这种报纸只有七品以上的官员才有权取阅,像苏木这种小吏,还不够资格。
  
  正在他看报纸的时候,吴推官的事业就进来:“大老爷,宗氏兄妹在外面候着呢,是否见他们?”
  
  “快请他们进来。”吴老先生又怒喝儿子一声:“小畜生,想不得你竟然瞒着为父和人订了亲事。须知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不是收到你的信,为父还不知道有这事。”
  
  吴老二撇了撇嘴:“这可是姐夫帮我订下的亲事,跟你说一声就是了。反正你也做不了什么主,家里的事情一向都是姐姐说了算,姐姐又只听姐夫的话。姐夫做主就可以了,你老先生就高高兴兴地见你未来的儿媳妇吧!”
  
  吴世奇一时语塞,又骂道:“小畜生,你什么德行为父还不清楚,娶妻娶德。女家身家是否清白,又是做什么的,你一字未提。搞不好你这孽障见人家美貌,就顾不了那么多。苏木对你一向宽厚,自然要随着你的性子胡闹。”
  
  “清白,绝对清白,是个大大的良民。”老二连声说::“至于相貌嘛,老爷子你等下看了就知道,依你的性子,一定会喜欢的。”
  
  一想起未婚妻的丑陋,老二大觉屈辱,愤怒地看了苏木一眼。
  
  苏木眼睛依旧落在邸报上,心中好笑:良民,身家清白,一个盐枭,可清白得紧啊!
  
  吴推官正骂得上劲,宗真兄妹就在师爷的引领下进了船舱。
  
  二人慌忙跪在地上磕头,却不敢抬头多看一眼。
  
  “你叫宗真,抬起头来。”不得不说吴老先生这个老派举人看起来还是很有威严的。
  
  喝了一声,宗真缓缓抬起头来,就看到眼前这人身上的官泡红得让人眼睛都要花了。
  
  吴老先生面目清俊,三缕长须无风自动,直如那神仙人物一般:“小民宗真,见过吴大老爷。”
  
  见他态度恭敬,又显得很是局促,吴老先生对他的观感也好了许多,觉得这人看起来也挺老实的,应该是良家子弟。
  
  他先前还有些担心吴老二自订亲事,也不知道女方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物,如今过了眼,却放心了许多。
  
  面上难得地带着一丝笑容:“既然我儿已经同你妹子订了婚事,今后就是一家人了。算起来,宗真你也是老夫的子侄辈,以后就以叔枝相称吧,起来看座。”
  
  听他说得和气,宗真心中更是感动,眼眶也湿了,却不起身,反在甲板上又重重地磕了一记,哽咽道:“老大人如此看重小民,叫小民铭感五内。小民心中羞愧,却不敢坐。”
  
  “羞愧,羞愧什么?”吴老先生心中却是奇怪了。
  
  宗真一咬牙猛地指着苏木:“禀老大人,梅巡检他……他既做了老大人的女婿,却在真定老家另有妻室,哄瞒老大人。小民感念老大人恩德,不敢不说。”
  
  “梅巡检,妻室,什么?”吴老先生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来。
  
  吴老二却哈哈大笑起来,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
  
  “笑什么?”吴老先生连喝几声,才让儿子安静下来。
  
  苏木也张大了嘴巴:不仗义,这个宗真太不丈义了!
  
  吴老先生疑惑地看着苏木:“究竟怎么回事?”
  
  苏木指了指北方,又指了指自己头上的四方平定巾:“等我看完报纸再说。”
  
  说完,又将头低了下去,目光落到邸报上面。
  
  吴老先生心中突然有些明白过来,自己这个准女婿是什么人无他自然清楚得很,能够从吏部为自己弄来一个扬州推官,只怕比起京城中的某些大人物还有手段。再想起他和锦衣卫胡家的特殊关系,他觉得这事大约同朝廷有什么关系。
  
  “好,等下再说,也没什么打紧。”吴老先生神情平和地点了点头。
  
  这下,更是惊得宗真一阵发楞。
  
  一般老丈人听说自己女婿在乡下另有妻子,只怕早就拍案而起,怒发冲冠了,这吴老大人怎么对梅富贵如此客气,好象还有些怕他的样子,这就叫人想不明白了。
  
  吴老先生:“宗真,你们兄妹都起来坐下说话吧!”
  
  “是。”宗真拉了妹子一把,心中乱糟糟地坐到椅子上。
  
  一看到宗小妹的模样,吴老先生倒是瞪大了眼睛,然后抽了一口冷气,显然是被她惊天动地地丑给镇住了。
  
  见未来的老人公如此表情,知道他嫌自己丑,宗小妹眼圈一红,却强自忍住了。
  
  宗真也是满面羞愧。
  
  至于吴老二,也感觉无颜面对父亲。
  
  不料,须臾,吴老先生却一拍小几,叫了一声:“好!”
  
  “好什么呀?”吴老二没好气地嘀咕了一声。
  
  吴老先生高兴地站了起来:“老二,你还真是让为父意外啊!想不到你这么一个浪荡子也知道娶妻娶德的道理,知道家有丑妻却是男人最大的福分的这个道理。”
  
  说着话,老先生就引经据典地引申开去,说家中有个丑老婆,自然不会和其他妾室争风,如此,家宅才能平安。修齐治平,修身方能齐家,但齐家之后,反过来也作用于人的心性云云。
  
  洋洋洒洒宏篇大论,听得宗家兄妹如坠五里雾中,又敬又畏。
  
  虽然听不明白,但可以明显地看出来,吴老大人对这门亲事非常满意。
  
  兄妹二人的眼神中都同时闪过一丝掩饰不住的喜色。
  
  说完,吴老先生抚须笑道:“等回来扬州,老二,就叫你姐和你一道过来下聘,等到春节时就完婚。”
  
  正说得高兴,苏木突然抬起头问吴推官:“吴老先生,你现在手头有多少兵,可堪使用?”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叫大家都安静下来了。
  
  吴推官:“有两百兵丁,乃是地方乡勇的精锐。”
  
  “两百人,不错,可有甲胄?”苏木又问。古代因为使用的是冷兵器,甲胄的精良程度直接关系到部队的战斗力的高低,有甲士可以轻易地放倒一群无甲杂兵。
  
  “这次押送现银去京城,事关重大,都带了铠甲。”
  
  “很好。”苏木将手头的府邸报啪一声扔到几上,突然一笑:“明白了,都明白了,这次可算是可以脱离沧州这片苦海了。祸兮福所倚,古人诚不欺我!吴老先生,借兵一用,有大事相商。”
  
  吴推官听到这话,心中一震。这才一见面,苏木就问自己要兵,若传了出去,立即就是震动天下的大事。
  
  明朝朝廷对于军权看得极重,任何军队的调动都必须又兵部的令符。否则,百人以上部无令出防区百里,视同叛乱,当就地剿灭。
  
  以苏木的稳重,想来不会行做奸犯科之事。想来沧州城中定然是出了不得了的大事。
  
  他便威严地看了宗真一眼:“你们先下去吧,我与苏木有要事相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