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布置
“愿闻其详?”
  
  吴老举人宅了十年,他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典型的明朝文官,对于俗务一窍不通(明朝好女婿398章)。实际上,明朝文官集团都有眼高手低的毛病。科举出身的官僚们,说起圣人之言,道理一套接一套,可叫他们处理复杂事务,却就抓瞎了。
  
  到明末,更是平时袖手谈心性,临危一死报君王了事。
  
  个人品质固然令人敬佩,对于国家民族却是毫无用处。
  
  听完苏木和宗真的话,他第一时间就意思到长芦盐司从上头下都是一窝硕鼠,里面肯定有大问题。
  
  他本是个标准的文官,正义感爆棚,自然容不下这群祸国殃民的贪官。
  
  却想不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法子,只能拿眼睛去看苏木。
  
  自己这个准女婿品行有的时候固然让他很是不满,觉得他算不上一个严格按照圣人之言来规范自己行为的君子。但对他的行动力和手段,却有一种盲目的信心。
  
  苏木缓缓道:“其实,这事的关键是保住军械库。”
  
  “哦,说说。”
  
  苏木:“根据邸报分析,真定大灾,朝廷命三大盐运使司起库银回京,赈济灾民。如果我没猜错,长芦盐司应该是亏空了不少银子,到现在,银库中已经空得可以跑马。若钦差一到长芦,盐司拿不出钱来,那就是一场惊天大案。而为了对朝廷以后个交代,长芦盐司会在军械库放上一把火,然后谎称库房银子都购买了军械。”
  
  “军械一被烧毁,报损失多少都由得他们说了算。所以说,现在的军械库房和银库一样也是空的。咱们只要夺下军械库,看盐司还怎么隐瞒亏空?”
  
  说完话,苏木笑了起来:“我还真想看看到时候那群贪官面上又是什么表情。”
  
  “这个主意好!”吴推官击节叫好:“那么,本官明日晚间就带兵拿下军械库就是了。”
  
  “不然。”苏木摇头:“吴老先生你是扬州推官,可不是沧州的。而且,地方政府也管不到盐司,若是攻进军械库,里面的兵器铠甲器械一样不少,到时候吴大人可是谋反。”
  
  “这……”吴老先生面色就变了。
  
  苏木:“所以,这事为了保险,苏木明日还真得要去军械库走一趟。若里面的库房里满是军械,就当我什么也没说,立即就离开军械库上大人你的船上来,离开沧州。”
  
  “是里面没有军械呢?”吴老先生急问。
  
  “若没有军械,那就说明盐司的问题大了。”苏木森然道:“到时候,我在里面放一支烟花,吴大人你立即带兵冲进军械库。对了,按照脚程算,杨廷和什么时候能够到沧州?”
  
  苏木又问。
  
  吴推官算了算,回答说:“行得快,后天上午到,再慢,午时。”
  
  “好,到时候只需守上四到五个时辰,盐司那群蟊贼就完了。”苏木立即站起身来,走到案前,提起笔飞快地写了起来:“我以个人名义写一封信给杨廷和大人,禀明沧州长芦盐司的情形,请他尽快过来。还请吴大人派出一条小船,让心腹将信带过去。”
  
  吴推官点点头,道:“杨学士乃是苏木你乡试时的座师,你的话,相必他是相信的。”
  
  苏木心中苦笑,看得出来,未来的杨首辅对自己有不小的成见,根本就不肯认自己做他的门生,这封信递过去,只怕杨大人未必会信,反会厉声呵斥自己没事找事,插手地方政务。
  
  可是,为了我苏木能够早一点回到京城,为了将马全一网打尽,却不得不做。
  
  只要办下这个惊天大案,做为当事人,他苏木自然要回京向三法司解释案情,到时候,张太后还有什么理由将自己留在沧州。
  
  太康公主的事情谁爱管谁管,殿下她也怪不到我的头上来。
  
  说话间,苏木已经将一封短信写好,递给吴推官:“请吴大人过目。”
  
  吴推官看了一眼,连连点头,却不去说信的内容。反道:“苏木你的字又长进了,已隐约有开宗立派的迹象,可见,出来历练些日子对你也是大有好处的。”
  
  苏木一手董其昌体,每日都要写上几百千余字,书力日见精深。如果假以时日,未必不成为一代书法大家。
  
  宗真也是识字的,在旁边偷偷地看了一眼,心中惊骇:这苏老爷的字怎么好成这样……比那寺庙里的匾额还写得漂亮。
  
  苏木和吴推官又商量好了,明日苏木先进军械库房,一旦发现里面的情形不对,就以烟花为号。
  
  一看到信号,吴推官就带人杀进去,占领整个军械库。
  
  二人有商量好了一切细节,时间已经到了半夜。
  
  苏木本不打算回客栈,就在吴推官的官船上对付一夜。
  
  说到底,客栈的那个女人同自己也没有半点关系,犯不上为她负责。
  
  况且,一看到梅娘那张仇恨的脸,苏木心中禁不住一阵难过,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们娘俩。
  
  可是,他还有一件很要件的东西需要去取,此刻却不能不走。
  
  从船上下来,宗真的妹妹又是欢喜,又是害羞,只低着头跟在苏木和哥哥身后。
  
  倒是那宗真对苏木却是一脸的恭敬。、
  
  以前在知道苏木是吴老二姐夫,而自家妹子又嫁去吴家之后,按说他和苏木却是同一辈的亲戚。又不齿苏木停妻别娶的恶行,宗真对于苏木已是大大地不满。
  
  可现在却发现,苏木不但不姓梅,还是一个举人老爷。
  
  举人是什么人物,那可是能够直接做官的,就算是吴大老爷,也不过举人功名。
  
  也就是说,苏木和吴老大人是同一级的人物。
  
  苏老爷为了挖出盐司的那群贪官,竟然自贬身份,冒名顶替来沧州查案,其间还受了不少委屈。
  
  对于他,宗真是又惊又佩。
  
  “苏老爷,先前多有得罪,还望原谅宗真一回。”宗真大步走上前去,长长一揖。
  
  苏木笑了笑,一把将他扶起:“你我以后有可能是亲戚,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无需如此。”
  
  宗真:“小人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宗大侠你说。”
  
  宗真:“苏老爷什么身份,明日却要亲身犯险去军械库,就不怕被马全那厮给害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