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章 你走吧
看着囡囡的背影,苏木站了半天,这才将一张写满字的纸条递给赵葫芦(明朝好女婿400章)。
  
  还没等他说话,赵葫芦就自作聪明地问:“老爷昨天丢了官职,可是要让小人带信走门子,可是要去求知老爷开恩,,放心好了,定然将此事办得妥当,这就去。”
  
  接着他又补了一句:“小人等下去州衙的时候定然会小心的,绝对不会让那杨同知发现。”
  
  苏木一笑:“我说过要让你去州衙带信吗?”
  
  “不是去求关大老爷?”赵葫芦一呆,然后有恍然大悟的样子:“可是去扬州求你岳丈老爷,可是老爷,你在乡下另有夫人,如今却去求岳丈老爷,不太好吧!”
  
  苏木被他弄得插不了嘴,就烦了:“你能不能容我将话说完,我是让你去京城。”
  
  “啊,京城,难道老爷在京城认识大人物,要动用那些天大的关系,如此可好,可就好了!”赵葫芦喜形于色。
  
  苏木再懒得解释,就说了自己在京城的地址,道:“带上这封信去那里,找一个叫小蝶的,她看了信之后就知道怎么做了。”
  
  说完,就扔过去一锭银子:“这是你的盘缠,马上就走,一刻也不要耽搁。”
  
  “是,小人马上就走。”赵葫芦又补了一句:“夫人这里怎么办,离了小人却没有人服侍。”
  
  “这个你不用管。”
  
  “是,老爷。”
  
  赵葫芦立即回屋收拾,不片刻就背了个小包裹,告辞出门,到北京去了。
  
  打发走赵葫芦,苏木稍微松了一口气。今天是到了了断所有首尾的时候了。晚上也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若是有仇家巡上门来,岂不叫歹人害了赵葫芦和梅娘母女。
  
  苏木从来不惮用最大的恶意来揣度马全和他背后的势力。
  
  又在院子里坐了半天,喝饱了茶水,苏木着才走进梅娘的卧室。
  
  里面好黑,却看不清楚。
  
  不过,梅娘那双眼珠子却在黑暗中晶莹地亮着。
  
  “梅娘。”
  
  苏木叫了一声,朝前走了一步。
  
  “别过来,别过来……你现在还想怎么样……”里面传来虚弱的声音,这语气中却是透着绝望。
  
  从昨天公堂上的情形来看,那知州老爷明显是这大恶人的后台,还有那杨大人好象也不想追究此事的样子。
  
  梅娘现在又没有证据证明这个大恶人乃是冒名顶替,如今又被他关在院子里,一步也脱不了身。
  
  若不是有囡囡,她早就跟这大恶人拼了个你死我活。可一想到自己若是死了,囡囡怎么办,她才六岁,已经没有了父亲,如果再失去自己,还怎么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
  
  梅娘不敢想,也不愿想。
  
  此刻的她已经心如死灰了。
  
  听到她有气无力的声音,苏木心中也是不好受,也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力气。或者说,她现在复仇无望之后,已是一具行尸走肉。
  
  但问题是,她丈夫死于前线,和自己没一文钱的关系,她对我苏木的仇恨毫无必要,也没有道理。
  
  苏木今天进屋来主要目的是叫她带着囡囡离开,至于梅娘怎么想,他也不想费精神去考虑。
  
  他默默地站在屋中,道:“梅宫氏,相聚是缘分,咱们也算是相处了半个月,今日你就走了吧!”
  
  “什么!”梅娘身体一颤抖,整个人好象活了过来,身体朝墙角又是一缩,喃喃道:“别杀我,别杀我,囡囡还笑。你要杀我自动手就是,放过囡囡吧,毕竟她也叫过你几天爹爹啊!”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哽咽了,眼泪夺眶而出。
  
  苏木苦笑:“你说什么呢,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样。”
  
  他已经明白,梅娘是误会自己要杀她。
  
  “别杀囡囡,别杀囡囡,要杀就杀我吧!”梅娘的哭声大了起来,猛地跪在苏木面前,“求求你,求求你,你好人又好报!”
  
  “好人,只怕在你心目中,我已是十恶不赦了。”苏木叹息。
  
  正在这个时候,梅娘突然站起身来,不停地脱着身上的衣裳,慌乱地说道:“你不是觊觎我的身子吗,你不是想要我吗,否则当初见了我,为什么不杀我。今日就遂了你的愿,还请放过囡囡吧!”
  
  这一下来得突然,夏天人衣服穿得也少,梅娘动作也快。
  
  还没等苏木反应过来,梅娘猛地抓住他的手,就放在自己丰腴的胸脯上。
  
  一刹间,苏木迷失了。
  
  他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在穿越之前,也不是没同女孩子交往过,对于男女之事也不陌生。
  
  到明朝之后,已经快一年了,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还保持着童子之身。
  
  这一刻,看到这具成熟的女人身体,却再也保持不住了。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的女子开始小声哭泣起来。
  
  苏木心中羞愧,默默地穿起衣裳,将早已经准备好的银子扔到床上:“你走吧,等下带着孩子走吧!日后,无论你是想报仇还是怎么的,由着你。我只说一句,你丈夫的死和我无关。”
  
  梅娘满面泪水地直起丰满的上身,眼睛里除了仇恨还是仇恨:“你是谁?”
  
  “我叫苏木,字子乔,京城人氏。也许,过了今日,我就要回去了。你日后若有事,可去那里寻我。”
  
  苏木下了床,推开窗户,外面竟是灿烂的好天气。
  
  屋中的黑暗顷刻消退,方才发生的一切就如一场旖旎的春梦。
  
  又检查了自己的软甲和藏在身上的手铳,苏木大步出了客栈,朝盐运使司走去。
  
  按照盐运衙门的规矩,像苏木这种低级兵卒的职司都要由马全这个吏目来安排。
  
  今日马全却不在,接见苏木的却是一个小吏。这人表明上对他倒是很客气,笑道:“原来是梅富贵,早就听说你的事情。想不到一个巡检武官,却也能作得一手好诗词,如今你的名声在我沧州城中,却是非常响亮啊,这是你的派遣。”
  
  说着就将一张凭书递给苏木。
  
  一看,果然是去军械库做看守。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