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吴世奇的拒绝
听苏木交代完,老郝将银子退给苏木,正色道:“梅老爷,小人虽然是个浪荡子,可也是晓得事理的,这事自然是义不容辞,如何敢要你的钱(明朝好女婿416章)。且放心好了,等下包准将此事情办得妥帖。”
  
  苏木又将钱递过去:“给你钱就收下吧。”
  
  又推辞了两回,实在是切不过,老郝才收了,“梅老爷,小人这就去安排。”
  
  说罢,就转身进了旁边那个棚子,对里面几个正在吃肉喝酒的同伴低声喝道:“今日的帐算在我头上,等下有件事需几位哥哥帮衬。”
  
  几个人同时道:“郝大哥却是爽利,且说话。”
  
  苏木这才放了心,大步上了吴推官所在的官船。
  
  船舷处趴着几个正在看风景的士兵,他们也是认识苏木的,知道他和吴大老爷关系特殊,也不阻拦,就笑道:“老爷你现在去见大老爷却不妥当。”
  
  “却是为何?”苏木问。
  
  “吴大老爷正才发怒,已经和二公子对骂了半个时辰了。”
  
  说着话,几个士兵就偷偷地笑起来。
  
  作为吴老先生的亲信,他们对大老爷的家事自然最清楚不过,知道二公子是个最最胡闹之人,而吴大人为人古板为官清廉,两人一见面就会吵个不停,也没办法劝。
  
  大家也就当个热闹看罢了。
  
  可苏木一听到这话,却微微皱起了眉头。
  
  如果没猜错,吴老二正在劝老先生留下。
  
  吴老二这人的人生最高理想是做个横行霸道的衙内,自然是巴不得老先生的官越高越好。
  
  而他收拾起老举人来又以后一整套经验,可今天连他也不能说服老先生。
  
  可见吴推官已经铁心要离开沧州。
  
  今日要想说服他,只怕没那么容易。
  
  正想着,就见到一只盖碗茶杯从船舱里扔了出来,当一声在甲板上摔成碎片。
  
  吴大人又羞又愤怒的声音咆哮而来:“小畜生,给我滚,说什么留在沧州,说什么从三品大员,我如今已是身败名裂,变成正人君子口中的小人,还有什么脸留在这里?废话少说,明日一大早你我就回扬州去。”
  
  这一声响却将苏木吓了一跳,回头看去,几个士兵好象见惯不怪的样子,甚至连动不没有动一下。
  
  船舱里响起吴老二气愤的大叫:“疯了,疯了,爹,你好好的从三品大官不做,偏偏要回扬州去当你的正七品,这不是糊涂油蒙了心吗?再说,你在扬州做推官有什么好处,上头还有知府、同知、通判别驾,官大一级压死人,随便哪个大人说上一句话,你都得恭恭敬敬地去办,一年下来也就三四十两俸禄。哪比得上在盐司做转运使,手头掌握上万人的营生,几百万两流水,比起一个总督过得都酣畅……”
  
  话还没有说完,吴老先生就骂道:“我等做官,岂可只顾着自己升官发财,上报君恩,下不负黎民百姓的期许。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吴老二愤怒地打断父亲的话:“什么上报君恩,下不负百姓,你又不是进士,一个选官而已。就算是这个官也是姐夫给你谋来的,还在这里说什么大话?嘿嘿,爹爹你别欺我年纪小又没读过什么书,拿大道理来骗人,你主要是不想被人笑话罢了。若真怕人笑话,当初你就不该去选官,依旧按正途去科举,如此自可堂正正做人。就算被擢拔成三品大员,别人也不好说你什么。依儿子看来,爹你不是不想做这个官,心里想,偏偏又不敢。”
  
  这已经是诛心之言了,苏木一听暗叫一声不好。
  
  果然,这个时候,“啪”一声,船舱里传来响亮的耳光声,“滚,孽障你给我滚!”
  
  不片刻,老二就捂着脸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喊:“做人不能这么自私,要为儿孙谋福利啊。你要当清官,光那点俸禄还想养家糊口?只要进了盐司,三辈子吃用都够了。”
  
  “畜生,我劈了你!”吴老先生也追了出来。
  
  一看到苏木,正闹得不可开交的父子二人同时停了下来。
  
  “见过吴推官。”苏木忙一拱手施礼。
  
  吴举人看到苏木,脸黑得更是要滴出水来,喝道:“苏木,想不到啊想不到,你好歹也是一个饱学之士,依你的文章看来,也是个德行高洁之人。可今日之事,却叫人齿冷。我这才知道你是如此一个卑劣小人,尽陷我于不义之地。这以后,我吴世奇还有何面目见人?”
  
  说到这里,老先生仰天长叹,痛心疾首,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今日你到这里的来意,老夫也知道,肯定是和这孽障商量好了,想劝老夫做这个转运使,也好中饱私囊。当初在京城的时候,老夫人就觉得你是个贪财之人。”他指了指吴老二,喝道“老夫却不能遂了你的心愿,以后……你和云儿的婚事休要再提了。你我再没有关系,来人啦,把他给本官赶下船去!”
  
  这回,老先生是动了真怒了。
  
  苏木吓了一跳,心中又是窝火,就因为这样,他就要毁婚。为了一点小小的意气,就要置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于不顾,疯了,完全是疯了。
  
  吴老二也大叫起来:“怎么可以,爹,你疯了,这不是要姐姐去死吗?”
  
  见几个士兵尴尬地上前要请自己下船,苏木摆了摆手,淡淡道:“吴大人,你还真是看错我了。真以为我苏木贪你的权位,想打着你的牌子捞钱。别忘了,老先生的官职可是苏木替你求来的,我若是要发财,有的是法子,好象还不至于走你的门子吧?苏木虽然是个爱钱之人,却没有拿不义之财的习惯,你却是看错我了。”
  
  听苏木提到自己的官位,吴举人一张苍白的脸变得通红,叫道:“回扬州之后,本官立即上辞呈。你今日上船来,不就是想劝我留在沧州吗?好,我现在就回答你:吴某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七品推官,在扬州任上不过两三月,没有丝毫建树。无论政绩还是资历不不足以担任盐司转运使,也没那个脸皮窃居高位。”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