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吴青天
苏木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明朝好女婿417章)。
  
  吴老先生又羞又愤:“你笑什么,来人了,将他赶下船去。”
  
  苏木收起笑声,淡淡道:“老先生,我与吴家小姐的婚事当初可是你主动提出来的,虽说还没有三媒六聘,却已经有了口头约定(明朝好女婿417章)。君子言必行,行必果,这事自有人证物证,容不得老先生你反悔。”
  
  吴老二适时插嘴:“对对对,苏木和姐姐的婚姻事我可以佐证。”
  
  吴举人也知道自己刚才一时气愤失言,这才说出退婚的话来。被苏木捏着这一点,却有些还不了嘴,只得低下了头,气势也没刚才那么盛。
  
  苏木:“其实,朝廷早已经知道沧州盐司有问题,这才让苏木来这里侦查。如今,盐司的蛀虫被一网大尽,却没有人主持日常事务。朝廷之所以让老先生你暂代转运使一职,其实就是个过渡,维持个三五月,上面自然有新官到任,到时候老先生自回扬州去就是了。”
  
  “如此,也不算是贪恋权位,也不算是擢拔。盐司的事因老大人而起,老大人如今完了事,一甩袖子要走,这么大一个衙门这么多事务,总不能不管吧,所谓有始有终,君子之道。”
  
  吴推官刚才说错了话,心中尴尬,说句实在话,女儿对苏木的一片痴心他也是知道的。对于苏木这人,他这个做老丈人的也很满意。虽说苏木身上有很多东西叫他很不喜欢,可此人有情有义有担待,却是个值得依托终身之人。
  
  老举人摇了摇头:“话虽如此,可我吴世奇岂不要被世人看成奸佞小人。君子爱惜羽毛,名节一物比天还大。”
  
  “名节一物真的比天还大吗?”苏木冷笑起来:“那么,和百姓的生计比起来呢?”
  
  说着,就悄悄地朝岸上做了个手势。
  
  这个时候,人群中有一个中年汉子越众而出,大声喊道:“吴大人,你真的要回扬州吗?”
  
  吴世奇定睛看去,却是一个普通百姓,问道:“你是谁?”
  
  “草民郝秋分。”说话的正是老郝,他普通一声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高声道:“吴大人,盐司的贪官残害百姓多年,我沧州黎民畏其权势,敢怒而不敢言。幸得有大人将其一网打尽,还我沧州这片朗朗乾坤,我沧州十万百姓皆感念大人恩德。今日聚在这里,就想问一句,大人是否要回扬州?”
  
  正说着话,又有十几个百姓跪了下去:“大人是否离开沧州?”
  
  这几人不用问,正是棚子里吃酒的那群人,想必是得了老郝的授意。
  
  听到他们的问,吴举人略一迟疑,高声道:“你们起来吧,本官乃是扬州推官,此间事了,自然要回扬州去的。”
  
  “大人,你不是要做盐司转运使吗,怎么还要离开?”这群人又纷纷大叫起来。
  
  吴推官一窒,他也没想到自己要做转运使一事已经传了出去。、
  
  迟疑片刻,才道:“没错,本官是得到了圣旨暂代转运使一职。不过,本官觉得这是乱命,不能就职。”
  
  “什么乱命,什么才是乱命!”那老郝激动地大叫起来:“圣旨都下了,难不成天子的话还不算数?咱们沧州百姓被盐司的贼子们盘剥了这么多年,吃的盐里全是沙子不说,价钱还贵,碰到穷人家,一个月也难得吃两回盐。大家都知道吴大人你是清官,都说这次老爷你要做转运使,都是心中欢喜,还以为从今以后,这盐里再吃不到沙子,穷人也不至于再吃不起盐。可是,吴大人你怎么就要走了啊!”
  
  说着,就转身对码头上的所有人喊道:“各位乡亲父老,你们说吴大人是不是青天大老爷!”
  
  他身边的十几个汉子同时回答:“自然是青天大老爷!”
  
  这人都有从众心理,见这么多人喊青天大老爷,也跟着乱糟糟地吼:“自然是青天,吴青天。”
  
  老郝又大声吼:“如今,这么一个难得一见的青天大老爷却要抛下咱们走了,各位,你们以后还想吃贵得咬人又搀了沙子的盐吗?”
  
  “不想!”十几条汉子同是回答。
  
  “不想!”其他人也跟着喊,毕竟这是关系到大家切身利益的事情,回答的声音开始整齐了。
  
  “你们说,我们应该放吴青天走吗?”
  
  “不能!”声音洪亮起来,震得船上的士兵们齐齐变色,紧张地捏着枪杆子。
  
  “那么,该怎么办呢?”老郝又问,然后跪行了几步,一把拉住官船的缆绳,大哭:“吴青天啊,别抛弃我们沧州人,留下吧,留下吧!”
  
  十几条汉子也跟着大哭,纷纷大喊:“各位,要想吃好盐,低价盐,就留下吴青天。”
  
  “留下吧,留下吧!”码头上所有的人都在大喊,几百人同时朝前涌起,死死地拉着绳子,将几条官船拉得颠簸起伏。
  
  明朝的盐政说起来确实有些操蛋,尤其是官盐。因为盐税是国家重要的财政来源,实行国家专营。
  
  任何东西一旦被国家垄断,价格自然高到离谱。
  
  据说苏木所知,在万历十五年,在安徽,人们买一斤盐,要花三钱银子,按每钱银子折合人民币十六元计算,每斤盐卖到了四十八元,而现代社会的加碘食用盐,每斤只卖一块钱。
  
  当时普通百姓,一户人家一个月也就三四钱银子的收入。像他以前给胡百户做帐房先生时,一个月三两,那已经是高薪了,妥妥的明朝中产阶级。
  
  沧州是盐产地,百姓富庶,还好些。换成陕西、甘肃、云贵这种偏远地区,食盐等同与奢侈品,一个月也吃不了几两。偏偏这玩意儿又是刚需,不吃是会死人的。
  
  正因为官盐质次价高,这才让私盐有了生存的空间。
  
  六七百人同时拉住缆绳跪地大叫,场面壮观得。
  
  即便是早有心理准备,看到下面潮水一样的人潮,苏木还是觉得心中震撼。
  
  至于吴老先生,一个老宅男,什么时候碰到过这种情形,顿时说不出话来,只觉得眼眶一阵阵发热,连声喊:“起来吧,起来吧!”
  
  可下面的人还在不住磕头。
  
  苏木指着船下对老先生道:“吴大人,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民心啊!说起来,这天底下最善良也是最无助的却是百姓。若是遇到一个坏官,百姓也只能忍了,问题是这天底下的官员虽然都是读圣贤书的书生,可一但做了官,眼睛里却只想着升官发财,早将当年读书人所立下的治国平天下的道理抛之脑后。这才有所谓的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之所。若是碰到一个好官,清官,却是百姓的造化。”
  
  他越说越慷慨激扬:“修齐治平乃是我辈读书人的理想。没错,老先生若做了这个转运使,对于个人名声是有损失。可你尽顾着修身,却忘记了修身不过是治国平天下的前提。治平才是目的,不能本抹到置。大人你为了自己些须名声,而置百姓于不顾。晚辈倒想问问,这又是什么道理,可合乎圣人大道?”
  
  一声声,直如一到到大雷落到吴推官心上,震得他身体一颤,眼泪就落了下来。喃喃道:“相比于百姓,我吴世奇个人的名节又算得了什么?吴世奇啊吴世奇,你自诩君子。可为了自己一点名声,却要逃避对国家对百姓的责任,你算是什么君子,诛心说来,你其实就是个小人。你就算有再好的名声,对于国家又有什么好处呢?”
  
  说完,就猛地朝苏木长长一揖:“苏木,亏得有你提醒,否则本官就要铸成大错了。”
  
  苏木心中得意地笑起来,正要伸出手去,吴老先生却突然从船长走了下去,将百姓一一扶起,高声道:“各位请起,请起来吧,吴世奇不走了!”
  
  “吴青天不走了,吴青天不走了!”老郝率先大叫起来。
  
  “青天大老爷不走了!”满码头都是百姓的欢呼。
  
  苏木站在船头看下去,却见吴老先生的眼泪已经落了下来,前襟湿了一片。
  
  他心中好笑:这个老郝演技真好,不过,这么欺负吴老先生,却是有些过分了!
  
  吴老二笑眯眯地走到苏木身边,竖起拇指:“高,实在是高。姐夫你这一手玩得漂亮,佩服佩服,那几个人你究竟花了多少银子?”
  
  说着就指了指老郝那群闲汉?
  
  苏木哼了一声:“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这是沧州百姓感念吴大人的恩德,自发而来,同我又有什么关系,老二你慎言。”
  
  “是是是,慎言。”吴老二捂住了嘴巴,片刻,就兴奋地一拍船舷:“老子现在是从三品大员的衙内了。我的目标,今年赚够十万两银子。够钱了,我就归隐山林享福去了。”
  
  苏木被他得意忘形的模样气得笑起来,喝道:“老二,少干些做奸犯科的事,否则,吴老先生放过你,我也留你不得。”
  
  “知道了,知道了。”老二不以为然。
  
  苏木皱了一下眉头:“赚钱的事情你少打盐司的主意,别说我没提醒你。真想赚钱,我想来给你想个法子,总归要堂堂正正。”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