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多演必定穿帮
吴老二听到苏木这么说,撇了撇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着盐运使司,自然要吃盐,否则我爹这个转运使不是白干了(明朝好女婿418章)。”
  
  苏木严肃地对吴老二道:“老二,别说我没提醒你,如今盐司出了这么大一桩案子,全天下的眼睛可都盯着长芦,你想在这里做手脚,别说我容不得你,只怕不等我阻止,国法就先找到你头上来。”
  
  “是啊,我怎么忘记这一桩了。”吴老二一呆,然后懊丧地说道:“如此看来,我爹这个转运使不是白当了?”
  
  说着话,码头上的吴推官还在和百姓们互动(明朝好女婿418章)。
  
  就在这个时候,苏木突然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只见老郝那十几个闲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一皮白布,用毛笔在上面歪歪斜斜地写了一行字。
  
  这几个家伙也没文化,字些得极丑,苏木也是费了半天劲才认出来。
  
  却是“万家生佛,吴大青天”八个大字。
  
  苏木看得眼珠子几乎落到地上:这……也太过火了吧!
  
  受到万民拥戴,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在古代中国文人的观念中,达则兼济天下,吴大人现在算是显达了,自然要为百姓做些好事。如此,才算是升华了个人境界。
  
  老举人显然已经是沉浸在这样的氛围之中,目光中泪光闪动,不能自已。
  
  码头上的百姓被老郝那群好事者一撩拨,不明底细地参与进来。见吴大人如此亲民,也是感动异常,“吴青天”更是喊得一浪高过一浪。
  
  场面乱得就要失控。
  
  苏木将吴推官留在盐司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能再让吴推官在码头上继续这么激动下去。老先生宅了十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恢复正常,若再受到刺激,保不准旧病复发。更重要的是,后世有一句话说得好:多难未必兴邦,久演必定穿帮。
  
  事行有度,过尤不足。
  
  扮影帝也要适可而止。
  
  再说,他也要找老先生说说自己进盐司做幕僚的事情。
  
  就急忙给了吴老二一个眼色。
  
  吴老二这人虽然混蛋,可心思却灵活得很。知道眼前这一切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意思一下就好,不能没完没了演下去。
  
  就急忙走下船去扶住吴举人:“爹爹你保重身子要紧,如今盐司百废待兴,还是先回衙门处置公务要紧。”
  
  吴举人满面泪水地抬起头来,张了张嘴,正要说话。突然间,一阵明亮的鼓乐声从后面响起,然后又是几声炮响。
  
  骚动的码头被这一阵响震得立即安静下来,上千颗脑袋同时转过去。
  
  只见,从城中开出来一支庞大的队伍。
  
  队伍的前面是两排开道的衙役,手中举着六七和牌子,上面写着“两榜进士”、“翰林学士”、“状元及第”之类的名号。
  
  再衙役后面则是一溜官轿,再轿子后面,则是带着镣铐的犯人。
  
  如果没猜错,应该是押送杨自烈、刘孔和等人回京的杨廷和等人。
  
  却看到杨廷和于一群官员站在队伍中,目光冰冷地看着码头上这一幕。
  
  看样子,他们已经到这里半天了,吴世奇过火的表演自然是一毫不落地被他们看在眼里。
  
  见前面闹得不象话,杨廷和忍无可忍,这才下令放炮清场。
  
  苏木也吓了一跳,感觉到一丝不好。
  
  炮声结束,杨廷和手下的衙役高声大喊:“钦差杨大人启程了,无关人等速速闪开!”
  
  吴推官忙带着儿子迎上前去:“下官吴世奇见过钦差大人,刚才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杨廷和本是一个刚烈之人,眼睛里自然都容不得半点沙子。进翰林院之后,因为要养望,脾气改了许多。
  
  可一看到吴推官那张苍白的脸和眼睛里的泪水,心中就没来由一股深重的厌恶。
  
  刚才码头上所发生的一切,他看得真真切切,更是怒不可遏。
  
  此人就是个官迷,前番自己已经将话说得明白。若他还有几分羞耻心,就不该做这个转运使,可他偏偏就做了。
  
  而为了自己的名声,这个姓吴的竟然弄出这么该万民请留的戏码。
  
  强忍着呕吐的,杨廷和就厉声呵斥道:“你这个奸佞小人,为了自己的官帽,置廉耻心和朝廷制度于不顾。你要做盐司转运使也罢了,只要一心为公,造福一方,某在心里还会夸你一声‘勇于任事’,却不想尔却蛊惑百姓,弄巧取名,你还有什么面目立于天地间?”
  
  杨廷和身边的官员们都是一脸鄙夷和愤怒地看着吴世奇,只太监林森一脸玩味地抬起头看着立在船上的苏木。
  
  苏木也是苦笑:弄巧成拙了吧,吴老先生,吴老丈人,你刚才实在是太投入了,意思一下就行了,这一耽搁,却将事情闹大发了吧!
  
  这次,老先生你的名声算是彻底地毁了。
  
  被杨学士这么劈头盖脸地一通呵斥,吴举人张开嘴:“杨大人,此事……”
  
  “什么此事,又是什么事?”杨廷和骂道:“你一心佞进要做这个转运使,也就罢了。盐司出了这么大一桩案子,正该坐镇视事。你却跑码头上来弄个万民请留,吴大人,本官且问你,一带你这个暂代的转运使卸任,到时候是不是又要找人来给你送万民伞?本官当将今日之事写进折子里据实上报,弹劾你!”
  
  “我等附议!”三法司的几个官员也同时气愤地叫起来。
  
  这下,倒将吴老先生给骂火了。他本是个老派书生,也知道自己一旦做了转运使,在士林中的名声就算是彻底坏掉了。可为了沧州百姓,这个官却必须做下去。
  
  心中立即就有一悲壮的情绪涌将上来,大声回道:“钦差大人要弹劾吴世奇,尽管写折子就是了。不是吴某贪恋权位,实际上,这个暂代的转运使估计也就做个三五月,等新人一到,吴世奇自挂印而去,实在是放心不下沧州百姓。百姓们苦啊,大人你知道百姓所吃的盐多少钱一斤,立即又搀了多少沙子?下一任转运使要怎么做,同吴某也没有任何关系。吴世奇今天在此立誓,我在任期间,所发卖的官盐绝不搀一颗沙,决不贪墨一钱银子。若违此誓,叫我被天雷击死,永世不得超生!”
  
  说到这里,吴世奇满面泪水,仰天长啸。
  
  “好!”码头上的百姓本被杨廷和的钦差仪仗惊得匍匐在地,可一听到吴大人所立的誓言,都同时叫起好来。
  
  大凡如扬州、苏州、沧州这种盐业商业重镇,市民多富庶,乃是资本主义萌芽的发端,形成了庞大的市民阶层。市民同农户最大区别就是眼界开阔,对于官府也少了一分敬畏。再加上沧州人中有不少闲汉偶然操持私盐营生,更是胆气甚壮。最喜欢聚众闹事,架秧子起哄。
  
  这大概也是新生市民阶级的共性吧,比如纺织业极为发达的苏州,在万历年间就闹过罢工,还烧了官衙。
  
  听到吴青天说出这般话来,大家都是心中感动。
  
  见如此一个青天大老爷竟然被朝廷大官骂得跟孙子一样,都是不忿,就有人大喝一声:什么鸟官,竟然如此欺负吴大人。吴大人是盐司转运使,就是我们沧州人。咱们沧州人虽然不怎么样,可胸中却有一股热血。“
  
  见有人起头,其他人也跟着骂起来,“人家吴大人要做转运使也是咱们沧州人的福气,咱们沧州人答应了,你这狗官废话什么?”
  
  “一个翰林院学士好象才从四品吧,咱们吴青天可是从三品,怎么官小的反将官儿大的给骂了,谁给他的狗胆?”
  
  “狗官,狗官!”
  
  一时间,几百人都同时站起来,朝杨廷和涌去,将一行人挤着东倒西歪。
  
  衙役们见要激起民变,吓得面如土色,忙横起棍子竭力将百姓朝外推去。
  
  一句接一句“狗官”骂得杨廷和脑袋里嗡的一声,他本是翰林清流,在官场中声望卓著。
  
  杨家本是新都望族,家财万贯。老杨科举入仕本就不是为发财来的,为的不过是一展胸中的报复,做出一番事业,青史留名,完善人生。
  
  翰林院又是个清水衙,老杨也无从贪墨。随侍驾前时,他执掌中枢核心,兢兢业业,无日不三省其身。怎么看,都是一个君子清官。
  
  今天却被人骂得抬不起头来,若传回京城,还不被人笑话?
  
  顿时觉得心口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有逆血涌上喉头,眼前也阵阵发黑。
  
  苏木在船上看得心中发苦,这事情闹成这样,老丈人这辈子算是毁了。等到这个代转运使做完,将太后和皇帝交代的差事办妥,估计他以后再没可能做官了。
  
  得罪了未来的首辅,在整个文官集团的眼中沦为笑柄,吴老先生的仕途算是走到尽头了。
  
  闹了半天,杨廷和等人在控制住场面,押送着一百多个人犯坐了船,浩浩荡荡地地回京去了。
  
  看到钦差的狼狈的身影,沧州百姓齐齐发出一阵欢呼。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