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这家伙在这里做什么
弘治朝的时候,皇帝信任文臣,有戒于土木堡之变的教训,对于厂卫诸多约束(明朝好女婿423章)。
  
  到如今,东厂和锦衣卫已经形同虚设。锦衣卫两衙一司,已经变成一普通的亲军部队。至于东厂,也就负责负责街道上的治安,打听打听消息,其权力有的时候还比不上顺天府衙门。
  
  至于司礼建,就就是一个秘书机构,平日间也就转转大臣的折子,收收发发。
  
  不过,正德皇帝登基以来,情况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以刘谨对正德皇帝认识,知道这个皇帝念旧情,人又胡闹。若是叫他如弘治皇帝那么勤政,定然是不可能的。
  
  皇帝贪玩,可国事却依旧要正常运转下去,这就需要依靠文官。
  
  可在文官心目中看来,正德皇帝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将来,必定会和正德发生激烈的冲突。
  
  到那个时候,就是他刘瑾的机会,也是司礼监大权独揽的时候。
  
  实际上,在以前,正德皇帝也说过,一旦他亲政,没有什么大事也不要去烦他。一切政务,司礼监自己做主就是了。
  
  要见批红大权下到司礼监手上。
  
  又说,刘伴是朕最亲近之人,朕自然信得过。将来苏木入内阁票拟,刘伴在司礼监批红,朕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这话叫刘瑾大觉振奋,意识到宦官们的春天就要到了,将来他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内相。
  
  可眼见着好事即将临近,只需再等上半年,沧州之事却发了。
  
  当初刘瑾在刘孔和那里也是得了不少好处的,又一意要靠这事请功邀宠。
  
  但这个案子却被苏木给揭开了盖子,如果案情一旦。他苏木就是最大的功臣,而刘瑾却是声明丧尽,司礼监掌印太监的位置怕是坐不稳,要给别人让位了。
  
  想到这里,张永这个人的名字浮现在自己眼前。
  
  如果说他刘瑾倒霉的话,张永必然会接替自己的位置,是最大的获利者。而张永和苏木可是穿一条裤子的,如果没有猜错,这事必然是张、苏二人为了整我刘瑾故意为之。
  
  一想到苏木的手段和野心勃勃的张永,刘瑾心中就有些发慌。
  
  他忙走到案前,又拿起此案的宗卷研究了半天,这才有了主意,喝道:“来人。”
  
  一个太监进来,跪在地上:“干爹你老人家有何吩咐。”
  
  刘瑾:“刘孔和等人什么时候能押送回京城?”
  
  “干爹,儿子估摸着后天就该到了。”
  
  “恩,等犯人到了,先下到东厂监狱,不能叫三法司抢了先,就数,这是御案,得交给咱们来办。”刘瑾森然道:“然后隔绝消息,不能叫人犯接触到外间的人儿。”
  
  “是,儿子知道怎么做了。”
  
  刘谨冷笑道:“这人心啊,坏得很,嫌人穷,恨人有,咱家却不是好欺负的。等到人犯到京,你安排一下,咱家先得审审那三个蟊贼蛀虫。”
  
  那太监:“是,儿子去安排。”
  
  刘瑾:“刘孔和、景亭、杨自烈都是进士出身的朝廷命官,读了一辈子圣贤书。竟然贪墨了这么多银子,斯文败类,衣冠禽兽,若我是他们,还有什么面目活在这世界上。”
  
  这话说得杀气腾腾,那太监听得心中一寒,冷汗就下来了。
  
  此在沧州城中,被吴推官……不,暂署长芦盐运使司转运使吴大人赶出驿站之后,苏木只能仰天长叹了。
  
  自己这个准岳父就是个老宅男,不通世事不近人情,固然可以很轻易地将他给坑了。只是,这种人物对自己的信念和品德有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执念,一碰到原则性的问题,根本就不会给任何人面子,包括他苏木在内。
  
  苏木也知道自己要想进盐司入准岳父的幕有些难度,他只能慢慢等着,看能不能使出水磨功夫将他缠得烦了,没准就点头了呢!
  
  于是,过了几日,苏木有跑过去叨扰,却不想驿站已经没有了人。
  
  原来,在正式做了盐司转运使之后,吴老先生自然要做进官衙中去,老呆在驿站,靡费公孥也不象话,老先生可是要做清官的。
  
  没办法,只能再跑去盐司。
  
  按说,苏木他与吴世奇关系特殊,怎么说也算是他的女婿。
  
  不过,如今嘛,事情就有些微妙了。
  
  而盐司中的门房和衙役们也识得梅老爷前一阵子梅富贵的重婚案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梅富贵闹出这事,吴大人自然要彻底同他翻脸。
  
  毕竟,梅老爷在乡下自有妻子,为了攀附吴大人这个权贵居然隐瞒婚使,娶了吴家女儿,可谓是恶劣到了极点。
  
  所以,一看到苏木,门子们都是一脸的冰冷,说:“吴大老爷说了,梅老爷你若有公事可先投帖,若是私事,一概拦了。”
  
  然后,伸出手做出一个请的肢势。
  
  苏木傻了眼,无耐之下,只得进了签押房,提起笔写起帖子。
  
  可一拿起笔,他心中却是一团混乱,这件事关系到自己能否回到京城,又关系到正德皇帝的密诏去,确实不好同吴老先生明言。
  
  正为难中,就看到又不少读书人在衙门里进进出出,又是投帖,又是访友。
  
  苏木心中奇怪,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个门子道:“这次贪墨大案,盐司上下的官吏大多被缉拿归案,十不存一,人手不足,大老爷命各官署再招一些书吏应差。”
  
  苏木有点吃惊,问:“这是在招幕僚吗,怎么任由各官署自行聘用?”
  
  门子道:“大老爷新上任不过几日,也不清楚这盐司和地方上的情形。”
  
  苏木额头皱成一个川字,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好。
  
  的确,这转运司里是需要进一批得力的新人,可就这么放手将人事权交给手下。若这些人同他不是一条心,老先生不是要被架空了吗?而且,这种充实衙门和幕僚的事情本应该由他亲历亲为,怎么可能交给手下让下面的官吏去做人情?
  
  这个吴大人,这情商和智商实在不怎么样啊!
  
  摇了摇头,将帖子写好,请门子送进去,苏木就坐在签押房里等消息。
  
  正等着,一群风度翩翩的书生呼啸着从外面过去,看他们的模样,都是满面春风。
  
  为首那个书生正是顾润顾一雨顾三公子,这家伙也是眼尖,突然停下来看着房中的苏木,“哎哟!”一声,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停妻别娶的梅巡检啊!”
  
  看顾三公子模样,在盐司里出入自由,苏木一呆:这家伙在这里做什么?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