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不愿见你
苏木也不起身,淡淡道:“原来是顾三公子,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他已经摆明态度不想同顾润废话,却不想顾三公子并不想放过苏木(明朝好女婿424章)。不但不走,反朝签押房里走来,一边走一边笑着同大家介绍道:“各位,这位就是写得一手好词的梅巡检。上次在画舫赛诗时,还赢了一真仙子一场。只可惜,梅巡检是武人,若是同咱们一样的读书种子,单凭他一手好词,也必名动沧州。”
  
  一听说苏木赢过太康公主一场,众士子同是一脸色的愤怒。要知道,太康这个祸害依靠抄袭《红楼梦》中的诗词楹联,已经是沧州远近闻名的大才女。
  
  再加上太康公子花容月貌国色天香,也是一个没有任何羁绊的女道人,顿时就成为青年士子心目中的偶像和梦中情人。
  
  在他们心目中,一真仙子就是个神仙一般的人物,自然由不得半点亵渎。
  
  听顾润说苏木还赢过一真仙子一场,都是心中恼恨。
  
  不过,那日苏木所做的两首词确实精美,就算要挑错,却找不到半点不妥帖的地方。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反驳都显得苍白。
  
  苏木笑了笑,他也知道顾润今天是来这不善,正要说话。
  
  顾润却又道:“不过,那场比试之后,小生去拜见一真仙子,却听她说出另外一番话来。”
  
  众书生都是一怔,然后激动地说:“一雨兄,仙子说什么了,快快讲来。”
  
  顾润:“仙子说,这做诗做词讲究的是有感而发,讲究的是灵感。灵感一到,自然是梦笔生花。就算是一个粗鲁武夫,也能出口成章;若是灵感不到,即便是诗仙李白,也有文思不畅的时候,这才有他‘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来酒中仙’意思是,臣今天已经醉了,没办法随时驾前。其实,李白当日是诗思全无,若是强去作,却未必能尽如人意。可后人却只知道李太白放浪不羁、名士风采,却不知道这其中的实情。”
  
  “仙子又说,她不是不能赢那一场,实在是当时灵感全无。若是换个场合,未必就输。至于梅巡检,当日也不过是福至心灵,来了一个‘去时儿女悲,归来胡笳兢。借问行路人,何如霍去病’而已。”
  
  “否则,后来仙子又办了几次文会,也邀请了梅富贵,却被梅巡检三番五次推脱了。”
  
  听他侃侃而谈,众书生都不住点头,心道:原来如此,我等也是被梅富贵那两首惊世之作给吓住了,却不想,这武夫终归是武夫,若叫他再做几首同样的诗词出来,就要献丑了。
  
  “去时儿女悲,归来胡笳兢”这个典故出自南北朝时的大将猛将曹景宗。
  
  当时,梁武帝雅好诗文,大臣们纷纷效仿。天监六年,曹景宗在徐州大败魏军。
  
  班师回朝后,梁武帝在华光殿举行宴会,为他们庆功。在宴饮中,君臣连句赋诗。
  
  鉴于曹景宗不善诗文,怕他赋不出诗来难堪,负责安排诗韵的尚书左仆射沈约便没有分给他诗韵。曹景宗深感不平,坚决要求步韵赋诗。
  
  梁武帝对曹景宗这种不甘人后的性格早有了解,于是安慰他说:“将军是一位出众的人才,何必在乎作一首诗呢!”
  
  当时曹景宗已经有一些醉意,就乘酒兴再三固请。梁武帝不愿再扫他的兴,便命沈约分给他诗韵。
  
  这时诗韵差不多已经分完,只剩下“竞”、“病”二字。
  
  在这种局限之下要按韵赋诗是很困难的。可是曹景宗只是稍微想了一会儿,便提笔赋出这首诗,震惊四座。
  
  可见,诗词这种东西,只要灵感一到,任何人都能吟上几句,甚至也有千古绝唱留下。
  
  但从那以后,曹景宗在没有诗作问世,依旧是一个赳赳武夫。
  
  ……
  
  自古文人相轻,尤其是苏木在一真仙子面前大出风头,自然是犯了沧州书生的忌,生怕他因为这两首词打动一真仙子的芳心。
  
  如今,经顾润之口说出一真仙子的评点,众人都偷偷松了一口气,然后笑道:“仙子这话说得在理,否则,接下来几次文会,梅富贵怎么不去参加,是不屑还是不愿?”
  
  “不愿,说得真是好笑,一真仙子美若天仙,又才华出众,我等同她说一句话也是前世修来的福份,这武夫会不愿意吗?”
  
  “不屑,一个卑贱的武人,凭什么?”
  
  “我看是不敢吧,怕到时候露了陷。”
  
  众书生你一言,我一语,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大家堵在签押房门口,就好象在围观苏木。
  
  苏木心中恼怒,不过,看在顾润是正德皇帝未来妹夫的份上,却强自忍了,哥们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他冷冷道:“顾三公子,这里可是盐司官衙,你们在这里无故喧哗,难道就不怕吴大人责罚?”
  
  “责罚!”顾润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苏木被他笑得一头雾水:“顾三公子你在笑什么?”
  
  一个书生指着苏木喝道:“梅富贵,你还真当你是转运使的乘龙快婿啊,竟然在我等面前摆架子。咱们乃是沧州读书种子,河北文脉,其中还有不少人有功名在身,即便是吴大人见了咱们,也得看在同问士林一脉,客客气气的,你倒是在咱们面前耍起威风起来来。我且问你,你跑这里来做什么,你又是盐司什么人?”
  
  苏木眉毛一杨,眼神犀利起来:我好脾气,你们倒是要骑在我头上拉屎了?
  
  “我自来拜见吴大人,同尔等又有什么关系?”语气虽然淡,但里面却带着一丝怒气。
  
  顾润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哈哈,梅富贵,好叫你知道,咱们如今已经入了盐司的幕,充实进各级官署里做书办文吏,已是转运使司的人,自然有责任盘查你。”
  
  苏木这下是真的吃惊了,他也没想到盐司一下子招了这么多书办,而且,就连顾润也进来了。
  
  这个吴老先生宁可用外人,也不肯见我,这不是神经病吗?
  
  正在这个时候,吴老二拿着苏木的帖子进来。大约是见这里好多人,他一塄,小声道:“姐夫,你回去吧,爹爹不愿意见你。”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