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强邀
帖子的内容也很简单,说是太康公主今日在城东包了一个落魄盐商的庭院举办文会,请苏木去参加(明朝好女婿426章)。
  
  诸如此类的帖子,她也给苏木发过许多次。不外乎是叫苏木当着众人的面输上一场,也好挽回上次在画舫上丢的面子。
  
  说句实在话,以前在西苑住了那么长时间,再加上正德皇帝兄妹如此胡闹,对于皇家,苏木这个现代人是没有任何尊敬的意思的。
  
  他一想到自己因为这个小丫头片子离家出走,竟然陷在这里好几个月,又碰到许多不顺心的事情,心中就有一股邪火往上拱。
  
  且让他不能容忍的是,现在都已经是中午两点钟了,估计那文会已经举办得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才想着叫自己过去,连饭都不给吃,连基本的诚意和尊重都没有。
  
  再说,到时候又要当众输给太康公主。
  
  对不起,我苏木可没有这个习惯。
  
  他可没心情陪这个小姑娘疯,就将请贴扔到一边,对小二说:“将帖子退回去,我可没空。”
  
  小二一脸的为难:“梅老爷,这这这……”
  
  “这什么这?”苏木笑了笑,正要问。
  
  突然间,门口传来一声冷哼。
  
  听到这声音,小二就好象见到鬼一样,身子一颤,飞快地朝外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叫道:“梅老爷,来请客的人就在院外,你无论去还是不去,还请自己同人家说吧!”
  
  话音还没落下,人已经逃得没有影子。
  
  苏木回头看去,却看到一张粗糙的女人的脸。
  
  那张脸又宽又大,鼻如蒜头,青如蓝靛,嘴唇上还依稀带着浓黑的绒毛,正是太康公主的贴身使女二饼。
  
  这个太康公主也是趣味,身边的两个宫女都丑得惨烈,若是晚上见了,非吓出精神病不可。
  
  同太康公主那张如花俏脸在一起,简直就是强烈的对比。
  
  有的时候,苏木就怀疑这是太康公主故意为之,也好让人记住她天仙般的面容。
  
  当然,身为皇家公主,也不怕丫头抢了自己的风头。实际上,用这二人,主要是为她们强悍的体力。
  
  说句实在话,有这二女在,寻常十几条汉子也近不了她的身,这也是太康公主敢于离开皇宫,在沧州鬼混的原因。
  
  一饼虽然也胖也丑,可皮肤白皙,五官倒也可堪入目。至少叫人见了,知道她是个女人。
  
  可同她比起来,二饼身坯也是粗壮,可胳膊上全是雄壮的肌肉,手背上还长着长长的寒毛,远远看去就是个赳赳莽夫。
  
  “是你。”苏木被这张丑脸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错,是我。”二饼走了进来,大约是手脚粗重,沿路都不断地撞着门框和墙壁,到处都是“光当”声响。
  
  就如同一辆正才笨重像前推进的坦克,直到将苏木茶几上的杯子撞落在地才停下来。
  
  她一屁股坐在苏木面前凳子上,喝道:“大胆,竟然不接仙子的帖子,若识相,就随我走!”
  
  苏木大怒:“若我不去呢!”
  
  二饼冷冷道;“殿下有诏,敢不去,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了!”
  
  苏木冷冷道:“二饼,你也就是一皇族家奴,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大话。须知道对一个举人功名的读书人动粗是什么后果,到时候,只怕就算是公主殿下也保你不得。”
  
  二饼腾一声站起来,愤怒地看着苏木:“没错,我是家奴,你一个酸丁,对你动粗又如何,国法可管不到殿下头上来。”
  
  大约是她有些激动,领口松了一点,里面有一道金光射出,竟也一件黄金索子软甲。
  
  看样子,不但苏木,就连一饼二饼和太康公主都各有一件,这种高级的防身利器都成皇家制式铠甲了。
  
  现在都六月了,二饼还贴身穿着软甲,不怕热吗?
  
  再看看二饼伸出来的右手手指上竟然戴着拳刺。
  
  苏木心中就有些发寒,意识到太康公主这回是发了狠要将自己带过去。
  
  “她这么急噪,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啊!
  
  不过,做为太康公主的家奴,二饼也不是一个没头脑的女汉子,她也知道对一个举人老爷动粗,传出去对皇家声誉有损。
  
  就冷哼一声,用沙哑的声音道:“一提起苏木你的名字,皇宫大内都要叫你一声苏先生,奴婢怎么敢对子乔先生无礼。既然殿下如此热情,先生不去好象也不妥当,还请你不要叫我们这种做下人的为难。”
  
  二饼一口一个“苏先生”,苏木突然心中一凛,这才意识到太康公主是在威胁自己,若是不乖乖听话,立即就揭穿他的身份。
  
  苏木的身份一被揭穿,如此大一个名士冒名顶替来沧州一个小小的九品官,无论怎么看都是惊世骇俗,到时候自然免不得有许多麻烦。
  
  再接下来,他怎么来沧州,以及太康公主离家出走一事自然要。
  
  真到那个时候,苏木的麻烦就大了。
  
  至于太康公主,以她胡闹的性子,才不害怕呢!不大了换个地方,继续靠着抄袭《红楼梦》中的诗词混一个才女大名。而她未来的夫婿顾花少,也已经看过了,估计太康公主也看到审美疲劳,换一个地方游玩也不错。
  
  苏木倒也光棍,立即站起身来,道:“好,我就去赴殿下的约好了。二饼你且等等,等我先去换身衣裳就随你去。”
  
  说完,就朝卧室走去。
  
  “好。”二饼却跟着进了屋。
  
  看见她魁梧模样,苏木顿时感觉到一阵紧张,怒道:“男女有别,出去。”
  
  二饼哼了一声:“苏先生尽管换就是了,二饼在宫中也侍侯过不少人更衣,在我的眼中,男女都一样。”
  
  苏木倒被她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忙飞快地换好衣服。
  
  他已经有些明白,这个宫女是担心自己逃走。
  
  出了客栈,门口早有一辆豪华精美的马车等在那里,也不知道是从那里雇来的,车把势一身簇新,显得很精神。
  
  “啪!”一声,响鞭如同一枚小爆竹在空中炸响,倒叫客栈的小伙计喝了一声彩。
  
  车把势也非常得意。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