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二十七章 生日宴
不管怎么躲,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明朝好女婿427章)。
  
  六月的天热得厉害,缩在这辆用厚呢遮盖的马车里,苏木本以为里面会热得跟蒸笼一样。
  
  说来也怪,一进车厢,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叫他心怀一畅。定睛看去,就看到车厢里放了一个红漆木盆,里面放满了晶莹的冰块。
  
  古时候没有空调,一到热天,就热得不成。于是豪门望族的家里都会设有冰窖,于三九天最冷的日子在河上取冰,并用棉被裹好收藏在地窖里,等到最热的几日取来,或放在屋中降温,或冰镇酒水。
  
  任何一种在现代社会看起来非常简单廉价的享受,在古代却要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
  
  像这种竟然在车内放置冰块的事情还真没见过,苏木在大爽的同时,心中暗叫一声:败家子!
  
  不过,人家是皇家公主,金钱对她们来说简直跟粪土一样,区区几块冰也算不得什么。
  
  车行大约一壶茶的光景,就到了地头。
  
  等到马车停好,苏木下车抬头一看,心中又点了个赞。
  
  却见眼前是一片古朴深郁的大宅,看模样,起码有上百年光景。宅门里倒出都是树,郁郁葱葱,如同一片绿云,凉风吹来,沙沙做响,真一片消夏纳凉的好去处。
  
  “这地方很不错啊,一真仙子倒是懂得享受。”
  
  “那是自然,这地方在咱们沧州城中很有名气的,以前本是一个盐商的宅子。后来这个盐商犯了事,家产被官家籍没。这地方就闲置下来,属于盐司的财产。平日间,城中的达官贵人们也喜欢在这里设酒嘱客。”
  
  听到苏木这个外地口音的人夸奖这里的风景,车把势将胸膛一挺,一副与有荣焉模样。
  
  二饼从车上下来:“就在这里了,先生说完话,自进去就是了。”
  
  先前她还担心苏木不肯随自己一道过来,如今却将苏木抛到一边,走得飞快,转眼就看不到影子,叫苏木心中好生奇怪。
  
  轻风中还传来一阵音乐声。
  
  按说,文人雅集,一把素琴足矣,取的是那中正平和,幽雅的意境。可听这阵音乐声,有些像广东民乐《喜洋洋》、《旱天雷》《节节高》的味道,喜庆热烈,其中还夹杂这一阵叫好声,里面好象有很多人的样子。
  
  苏木笑这摆了摆头,太康公主毕竟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孩子,老叫她绷着诗云子曰也有些烦,喜欢热闹是未成年的禀性。
  
  正要朝里面走去,车把势却笑眯眯地拦住苏木:“这位相公,你就这么走了?”
  
  苏木:“怎么了?”
  
  车把势:“这马车钱刚才那位大姐可没出,只能着落到你身上了。”
  
  苏木:“多少钱?”就掏出一串铜钱。
  
  车把势竖起两根手指:“二两。”
  
  苏木吓了一跳:“这才几步路啊,也就五六十文钱而已。”
  
  车把势指着车厢上的白铜包边,指着里面的锦墩和冰盆,笑而不语。
  
  苏木没办法,只得扔过去一枚碎银子。确实,这车值这个价钱。拿现代社会的出租车来打比方,一般的马车也就是北京现代伊兰特的,而这辆马车则是劳斯莱司、玛莎拉蒂,收你两千块钱已经是良心价了。
  
  这事虽然不大,可苏木心中总觉得怪怪的,二两银子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对太康公主来说,更是不值一提。
  
  可皇家自来讲究的气魄和体统,派车去接客人,哪里有让客人掏车钱的道理?
  
  进得大门,就看到一饼已经等在那里。
  
  这个大胖丫头对苏木很有好感,一看到他就满面笑容:“先生来了,快快快,快随我来。”
  
  看到苏木长身玉立的刚健模样,小丫头满眼晶亮。
  
  过了照壁,又进了一道门,里面上一片很大的庭院。
  
  刚一进去,苏木就被眼前的热闹情形吓了一跳。
  
  却见得庭院里好多人,正当中竟然是一个杂耍团,一群男女艺人叠罗汉一样地重上去撒五六米高,最上面的那个卖解女子将三个坛子上上下下的扔着。
  
  然后,自然是一片叫好声。
  
  在旁边则是一个乐队,将热烈的曲子演奏得叫人耳朵里嗡嗡乱响。
  
  “这是在做什么,又有什么讲究?”苏木忍不住问。
  
  一饼笑道:“好叫先生知道,今日是仙子的生日,这才请了你和城中士子过来聚聚。这个杂耍班子是仙子花了大价钱,特意从吴桥请过来的。”
  
  吴桥杂技在现代就是非常有名气的,吴桥县城也被人称之为杂技之乡。
  
  “生日,多少岁了?”
  
  “我家仙子今日十五。”
  
  庭院靠北的大花厅里摆了十几桌酒席,所请的客人都是沧州城中有一定名气的青年士子。这其中有不少人苏木都见过,以前在画舫诗会上还闹得很不愉快,都是太康公主的仰慕者和追随者,这其中自然包括顾润顾三公子。
  
  苏木:“十五岁了,虚岁十六,已经是成年人了,是该聚聚,真是满座衣冠啊!”
  
  一饼轻笑一声,低声道:“什么满座衣冠,同苏先生比起来,这些人又算得了什么。别看我家仙子嘴头凶,那是不服气。其实,私底下,仙子对先生的诗词文章那是赞不绝口。尤其是你所写的那本小说书儿,更是每日必读。仙子常叹道:这老天爷怎么会将这么一个人物降在世上,大约是知道闺中的女儿寂寞,这才叫他写这么一本书来给女孩子们解闷吧!”
  
  听到她的赞扬,苏木也有些得意:“我的座位在什么地方,一饼,替我找个僻静点的地方。”
  
  一饼撇了撇嘴,不服气地说:“什么僻静的地方,以先生之才,当坐首席,且随我来。”
  
  说着话,就将苏木引到最正中的位置上去。
  
  一进花厅,依旧是扑面而来的冷气,再看看墙边放了一溜儿冰盆,活生生将一个五黄六月营造出深秋的意味。
  
  这一桌的人不多,一共六人。其中,除了顾三公子和其余两个书生外,其他二人都有秀才功名,想来定是沧州年轻一辈读书人中的精英。
  
  席上还空了三个位置,其中一个自然是太康公主的,其中一个归了苏木,只不知道另外一个位置的主人究竟是谁?
  
  见苏木过去,席中众人都是一楞。
  
  苏木坐在空位上,等下一旦一真仙子出来,自然就要挨到他身边。
  
  一想到苏木等下竟然能一亲芳泽,五个书生眼中都要似要喷出火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