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三十章 联句
太康公主闻言,又是甜甜一笑:“他若是不来,今日这个雅集却是少了许多趣味(明朝好女婿430章)。”
  
  这一笑,直晃得众书生眼花,只觉得一缕魂儿都要飞到天上去了。
  
  顾润顿时不满起来:“仙子这话说得没个道理,小生却不以为然。”
  
  太康公主可以惊讶地瞪圆眼睛:“愿闻其祥。”
  
  顾润“哗”一声打开折扇,悠悠道:“徐之升道德文章固然了得,可这些只不过是经世致用的科举工夫。而今日仙子生日宴上,只谈风月,又不可能现场做八股文章,可真说起诗词,不是晚生狂妄,却比徐廪生要强上许多。所以,他来不来,倒不要紧。别到时候之乎者也一大堆,反扫了仙子的兴。”
  
  自古文人相轻,见一真仙子如此看重徐之升,众生心中也是不满。
  
  顾三公子这席话算是说到大家心坎里去了,一想,没错,科举考试我是比不上徐秀才,可若说起做诗词,却要比他强上许多。
  
  于是,大家都笑起来,都道:“一雨兄言之有理。”
  
  更有人说:“徐之升不来才好,他来,反坏了气氛。”
  
  看到沧州书生们起哄,苏木心头叹息一声:“这群书生也不过如此气量。”
  
  太康公主这才端起一杯酒,娇笑道:“是我刚才说错了话,先罚酒一杯。”
  
  顾润得意地站起来:“仙子说哪里话,小生陪饮一杯。”
  
  喝完这一杯酒,顾润乘着酒兴道:“今日仙子的生日宴满座都是我沧州青年才俊,刚才也看了一场杂耍。不过,都是士林中人,有酒无诗却是不美,仙子不如出一道题如何?”
  
  众书生都同时叫好。
  
  说这番话的时候,顾润和太康公主的目光同时落到苏木身上。
  
  见二人看着苏木,其他书生也都留了神,这才想起,两三个月前的画舫聚会上,这个梅富贵突然作得两首惊世之作,夺得头筹。
  
  那两首词作得极好,无论是词句还是境界都已经超过了在座诸人。
  
  到如今,他的词作还在城中的青楼楚馆里传唱。
  
  看来,今日一真仙子是想借这么一个场合,当着众人的面将场面找回来。
  
  顾润:“梅巡检如今偌大名气,既然已经来了,不如一道作几首?”
  
  众人这才发现又让顾润抢了先,同时叫道:“对,姓梅的,呆坐着有什么趣味,一起玩玩吧!”
  
  苏木心中叹息一声:“怎么又是赛诗,你们这群书生聚会难道就不能换点新花样,大家打打牌搓搓麻将不好吗?”
  
  他摇了摇头,道:“我梅富贵不过是一个粗人,懂得什么诗词,上次胡诌了几句,当不得真,这次就算了吧!”
  
  苏木可没兴趣陪他们一起酸,今天来这里也是没有办法。好在花厅里凉快得紧,且吃吃喝喝,将这一下午的光阴给打发了。
  
  “哈哈,你也知道自己是个粗人!”众生又同时哄笑,心道:胡诌两首就如此精美,我等用心作来,却被他比下去了。看来灵感这东西真是无从琢磨,老天爷也不公平,梦笔生花的好事竟然落到一个粗鲁不文的武夫头上。想来,今天他再没有那种运气得到老天垂顾,再做出好诗句来。
  
  听到大家的嘲笑声,苏木也不在意,只端着酒杯浅浅地饮了一口。
  
  就在这个时候,太康公主突然低下头,在他耳朵边咬牙切齿道:“苏木,今日你不作也得做,若是识相,没准我一高兴,就回北京了呢!这丢了的面子,得找回来。本殿这辈子就没输得那里惨过,你自己看着办吧!如若不然,将来见了太后,咯咯,你知道后果的。”
  
  语气虽然凌厉,可从头到尾太康公主脸上都带着甜得腻人的笑容。
  
  苏木苦笑一声,嘀咕道:“看来,我今天不露一手是不成的了。”
  
  太康公主依旧笑着在他耳边道:“你想输也不能太明显,本殿自然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外乎是胡乱应上几句,然后自承技不如人。可这样的胜利,本殿却不稀罕。若是落到别人眼中,反以为是你故意相让。”
  
  苏木笑得更苦涩:“赢又不是,输又不是,你到底要闹哪样,真没见过像你这么难侍侯的。”
  
  太康公主的意思他是明白了,不但要赢自己,还得赢得漂亮,这个度,可不好把握啊!
  
  要知道,苏木肚子里所记得的明清诗词可都是经典之作,任随哪一首出来,就能高出这个时代的大家一头。至于普通明清诗,他以前也就是随意看上一眼,谁还会用心去背?
  
  若不靠抄袭,自己作一首。自家事自家清楚,根本就是不堪入目。
  
  这个任务可不好完成啊。
  
  “人说堂堂苏子乔狡计如鬼,到时候你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只需配合本殿就是了。”太康公主笑得更欢畅。
  
  苏木一呆,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见太康公主和苏木在一边嘀嘀咕咕半天,又是说又是笑,好象很亲密的样子。所有的书生都是一呆,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姓梅的什么时候入了一真仙子的青眼。
  
  顾润更是嫉妒得眼珠子都红了,大声道:“还请仙子出个题目。”
  
  “哦,出题目啊,倒是有些难办,人家想得头得疼了。”太康公主用一根手指轻轻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看她一副若不经风的娇柔,顾润更是把持不住。
  
  好还,他脑子里还有一丝情形,忙道:“不如今日就做律诗吧!”
  
  上次在画舫,梅富贵靠着两首曲子词拔得头筹,想来这个粗人擅长此道,不如换个形式,没准他就露馅了。
  
  “不好,不好。”太康公主摇了摇头,轻轻打了个哈欠:“每次与你们雅集,不是诗就是词,也没什么趣味,今日就换个新花样吧,要不,咱们来联句。五言排律一首,即景诗。”
  
  “好!”众人都奇声叫好:“仙子请出韵脚和题材。”
  
  叫好声中,书生们纷纷转头朝花厅外看去,心道:既然是即景诗,今日又是仙子的生日,想来题目就在这个范围之内。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