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我配合
顾润听一真仙子说用五言排律即景诗联句,心中一喜(明朝好女婿431章)。若说起做词,他还把握赢苏木,可若是律诗,这可是八股科举中范围之一,比如试帖诗,平日里可没少写。
  
  自认也写得熟溜了。
  
  他笑道:“请仙子出韵脚。”
  
  太康公主道:“限二萧韵。”
  
  “啊!”苏木低呼一声,瞪大了眼睛看着身边的太康公主。
  
  太康公主笑吟吟地回望苏木一眼,眼神中却蕴涵着一丝冷厉,整齐的碎米牙轻轻咬着下嘴唇。
  
  苏木这下算是明白了,他所作的《红楼梦》大内藏本后来只写到第五十回,也就是说,太康公主就算想抄袭书中的诗词语装才女,以后也是抄无可抄。
  
  《红楼梦》第五十回的题目是“芦雪广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恰好用的就是这个韵脚,里正好有从头到尾的诗句,想来太康公主是想通过这个联句将输给自己的那一阵赢回来。
  
  只不过,原著中正是数九隆冬,现在是六月盛夏,根本就不切题啊!
  
  “好!”顾润抚掌道:“既然是即景诗,不如就以今日夏天庭院的风景和刚才杂耍为题,请仙子出第一句。”
  
  众人书生也连声叫好,纷纷低头沉思,看等下写什么为好。杂耍、树阴、今日良友会、满座才俊,甚至美酒美食皆可入诗。
  
  突然,苏木却哈哈大笑起来。
  
  听到这突兀的笑声,众人都愤怒地转头看过来。、
  
  顾润忍无可忍,一拍桌子:“姓梅的你笑什么,难不成我说得不对?”
  
  苏木收起笑容,淡淡道:“若只以盛夏风景为题,却没什么意味。”
  
  他指了指周围的放在冰的木盆道:“这里凉快得竟有些冷了,却有隆冬的意味。诗乃心声,有感而发。顾三公子说要以夏景为题,我等却觉得没夏天的感觉,又如何写得出好诗来。如此盛会,自该要要佳作问世才好。若是强写夏景,弄出一对平庸之作,扫兴不说,反毁了仙子的生日宴。依我看来,索性写雪、写冬景才算是本事。”
  
  顾润:“岂有此理,荒谬,荒谬,这么热的天,写雪景。”
  
  话还没说完,一真仙子却咯咯一笑:“这个提议不错啊,倒有些意思。顾公子,若看着外面的夏景联句,也寻常。不过,今日宴会,图得就是个热闹,你说呢!”
  
  这一笑,眼波如水,顾润只觉得一身都要融化了。
  
  只痴着,太康公主就率先念了一句:“一夜北风紧。”
  
  然后饮了一杯酒,示意已经得了句子的士子接下去。
  
  听到这句诗,苏木差一点笑出声来:果然如此,我没猜错,这个太康公主又要抄我了。
  
  他憋着笑,忍得很是辛苦。
  
  太康公主伸出一根手指,在桌子底下悄悄地拧了苏木大大腿一把。
  
  疼得他眼泪都要下来了,笑容也僵在脸上。
  
  她可是皇家公主啊,这么做,于礼不合,是为非礼。
  
  不过,正德皇帝本就胡闹,他妹子荒唐些也可以理解。
  
  太康公主手一直没松,微笑着对苏木道:“梅巡检,等下可不要藏私哦!”
  
  苏木:“一定配合,一定配合。”
  
  这个时候,太康公主的手才松开了。
  
  她念完这一句,立即就有个心思灵活的书生站起来应了一句,质量倒是普通,难得的是快。
  
  太康公主道:“这句一般,若是以我来应,当是‘开门雪尚飘。入泥怜洁白。’”
  
  众书生仔细一想,同时叫了一声好。
  
  确实,这句是原著。
  
  当初曹雪芹在写这一章的时候,里面的诗句也不知道推敲过多少次,自然比刚才那书生的仓促之作好上许多。
  
  “佩服,佩服!”那书生一拱手,又惊又羞地坐了回去。
  
  然后,又有一个书生起身联句,自然被太康公主点评“不佳”,然后应一句“匝地惜琼瑶。有意荣枯草。”
  
  就这样,她一边品点书生的诗句,一边随口作诗,似乎是没经过思考一般。
  
  偏偏那些诗句又是如此之美,就叫人不得不佩服了。
  
  转眼,等到太康公主念道“池水任浮漂。照耀临清晓”,大家已经被她的绝世才情给惊住了,连喝彩都都发不出来。
  
  也没有人上前联句。
  
  再看那太康公主,不但没有得意神色,反带着淡淡的忧愁和无奈,还带着一些些不好意思。唇红齿白,面带桃花,直如那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这女人真是做啊!”苏木看得又好气又好笑。
  
  只见得太康公主一人单挑尽百个沧州青年士子,或吟或唱,又侃侃品鉴,恰如一诗坛宗师正在提点后辈。
  
  眼前这场景是如此的眼熟,恍惚中,这个太康公主就如此穿越到古代的现代人一般,依仗着对历史的先知先觉,依仗着心中背熟的千古名篇,暴得大名,收获一大票崇拜的目光。
  
  然后,一群绝色女子哭着喊着要嫁过来。
  
  ……
  
  不对,我才是主角啊!
  
  苏木越想越乐,正要笑,太康公主的裙底脚又悄悄地一踩,正好踩在苏木的脚尖,疼得他一张脸都扭曲了。
  
  太康公主微笑地看着苏木:“梅巡检刚才是一言不发,可是不屑?”
  
  “不敢。”
  
  “什么不敢,根本就是作不出来?”顾润眼睛里全是精光,一张脸因为激动而微微发红,显然是已经被太康公主的惊才艳绝彻底震撼了。以一人之力独站进百青年俊彦,随口道出,就是锦绣一般的诗句。
  
  可以想象,过了今日,一真仙子的才名将要响亮成什么模样。
  
  顾润:“梅富贵,若作不出来也就罢了,又何必徒增笑尔?”
  
  “无妨,梅巡检,虽然你今日未必能作出什么好诗句。不过,诗词乃是小道,权当是个游戏罢了。”太康公主柔柔地说,给了苏木一个鼓励的目光。
  
  当人,这表情也是她故意为之。
  
  苏木点点头:“那好,在下就献丑了。刚才梅富贵之所以一言不发,那是在斟酌该用什么诗句,才配得上仙子随口而出的绝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