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三十三章 敏感部位
“对啊,之升,究竟是什么书啊,说来听听?”花厅里众书生都同是问道(明朝好女婿433章)。
  
  “这书啊……”徐之升扫视了众人一眼。
  
  厅堂里立即安静下来,显然,徐之升在一众青年书生里的声望极高。
  
  “这书啊,说起来却有些来历,乃是皇宫内书堂出品。本来,内书堂的书并不刊载发行的,这次去对。”
  
  众人都是一惊,内书堂就是皇家的图书馆,乃是太监读书受教育的地方。能够进里面去教书的,大多是翰林院学士,甚至内阁大学士。真说起教学质量来,天下间又有哪家书院能够比得了皇家?
  
  而且,内书堂印书不计工本,极为精美,却不是坊间的书籍可以与之相比的。
  
  听到徐之升这话,苏木心中突然一震,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突然想起前一阵子自己被太康公主咬了一口之后,一时负气给张太后上了一本密折,叫她将《红楼梦》刊载发行。
  
  难道说,这个姓徐的书生手头拿的这本就是《红楼梦》?
  
  如果这样,事情就闹大发了。
  
  太康公主游戏人间,来沧州之后得了绝世才女的大名,靠的不过是这本《红楼梦》里的诗词楹联。
  
  不但如此,还尽收沧州青年士子之心。
  
  就现在来看,一真仙子在城中就好象后世的天皇巨星一样,有一大票死忠脑残粉丝。
  
  不,也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娱乐明星,真要比拟,此刻的一真仙子怎么着也算是一个有千万围脖粉丝的女公知宅男心目中知性女神。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一书在手,粉丝我有。
  
  这徐之升既然已经将《红楼梦》给通读了一遍,肯定也读过其中的诗词,自然知道一真仙子的诗词都是抄这本书上的。
  
  看姓徐的一脸铁青,显然是来质问一真仙子的。
  
  说句实在话,苏木被太康公主折腾得苦了,自然乐意见到她吃这么一个大亏。
  
  可转念一想,不对,太康小丫头虚荣无聊,将面子看得极重。若是这徐之升觊觎她的美色以此要挟。而这个小丫头又犯了糊涂,让他得了手,这事可就麻烦了。
  
  一想到这里,苏木额头的汗水就渗了出来。
  
  在看看那太康公主,好象浑然无觉的样子。
  
  苏木正犹豫着该以什么方式提醒她的时候,徐之升就走到太康公主面前,也不施礼,突然笑着问:“想不到一真仙子不但写得一手好诗词,写起故事来也非常之好。敢问仙子,以前可写过演义话本?”
  
  苏木心中有闷雷响起,这下,他是彻底肯定了。
  
  忙将手在桌子地下伸过去,想提醒太康公主。
  
  却不想,一时慌乱,竟一手摸到人家的最的地方。
  
  这下,他彻底呆住了,却忘记将手缩回来。
  
  太康公主也没想到苏木会如此大胆,竟然……竟然……摸着了自己最敏感的区域。
  
  一张脸顿时红得好象要滴出水来,声音也颤抖起来:“没……没写过。”
  
  就将手伸出去使劲一抓,苏木这才醒悟过来,将手缩回去,也难得地老脸通红,羞愧地将头低下去,再不敢看。
  
  他心中也是大惊,顿时混乱起来。这可是封建社会啊,未出阁的女子就算被陌生人看上一眼,也是一件伤风败俗的事情,寻死觅活还算是轻的。当然,太康公主不在这类人之中,老朱家就没有一个正常人。
  
  可你去摸女儿家这种地方,再粗线条的女人也得跟你翻脸。将来,这太康小丫头在太后面前说起这事,他苏木就算有一百颗脑袋也不够人家砍的。
  
  心中又是羞愧,又是畏惧,但耳朵却没有闲着。
  
  就听到那徐之升“哦”一声:“原来一真仙子从来没有写过演义话本,看来却是小生误会了。”
  
  顾三公子的笑声传来:“徐兄误会什么,呵呵,你来得迟了,刚才的精彩一幕你可没见着,却是可惜,还不罚酒三杯。”
  
  其他书生也跟着乱糟糟地道:“是啊,精彩,刚才真是精彩,咱们对仙子可谓是惊若天人,之升兄来得太晚了。”
  
  徐之升:“刚才怎么了?”语气很是冷淡。
  
  其实,不用猜也知道,刚才定然是一真仙子又作了什么新诗新词,博得了满堂彩。
  
  顾润:“刚才咱们以雪景联句,大暑天的,以此为题倒也得趣。”说着话,就将刚才太康公主提议联句的事情和韵脚从头说了一遍。
  
  又道:“起头一句乃是一夜北风紧,再后来,仙子的诗句真是不过啊,我等都是甘拜下风,自愧不如。可见,这诗词一项,真有天纵之才的存在,非人力可以强求。今日仙子的生日宴之后,我等打算将席间诗作结集成书,传诸后世。”
  
  “对对对。”又有书生叫道:“顾一雨好主意,不但今日的联句,包括仙子以前的旧作也要一并出书,成就一番佳话。仙子虽然不是沧州人,可她的绝世好词好诗,都是在咱们沧州写成的,我等与有荣焉。昔日,东坡居士贬地黄州,感怀于心,这才有黄州三篇雄文。这之后,天下读书人莫不知道有黄州这个人文汇萃之地。我等不才,愿出钱出力,为仙子出力,为我沧州扬名。小生愿出二十两刻印费。”
  
  “好提议,晚生愿出三十两。”
  
  “我出十两。”
  
  ……
  
  叫好和出资之声此起彼伏,听声音,大花厅里的一百士子都激动起来。
  
  单从表面上来看,这确实是沧州的一大文化盛举。
  
  可是……
  
  这个时候,苏木已经从混乱中情形过来,正要提醒太康公主。
  
  突然间,徐之升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不屑和痛惜,还带这一股浓重的讥讽。
  
  大花厅里顿时安静起来。
  
  苏木抬头看去,满座的书生都惊愕地看着徐之升。
  
  就连太康公主面上的潮红也消退了,一脸疑惑地看着他。
  
  顾三公子大怒:“徐之升你笑什么,怎可在一真仙子面前如此狂悖。”作为太康公主的第一粉丝,徐秀才的无礼自然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