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四十二章 议论
“吴老先生,苏木来看你了(明朝好女婿442章)。不知道老先生今日叫晚生过来,有何吩咐?”苏木小声地问。
  
  话还没有说完,躺在床上的吴世奇突然流出眼泪来,喉咙里也发出一声呜咽。
  
  吴老二吓了一条:“爹,可是大牙疼得厉害,但再疼,也不能哭啊!”
  
  苏木横了他一眼,“老二,你先不要说话,让我和老先生说说话儿。”吴老二果然是人如其名,是个二货。
  
  说完话,苏木拧了张湿棉巾递过去。
  
  老先生坐起身来,接过毛巾擦了擦脸,哭声大起来:“想我吴世奇当初为了沧州百姓能够吃上放心好盐,为了为真定百姓凑到足够的赈济银子,不顾个人名节留在沧州做这个转运使。在位以来,不可谓不惮心竭虑,日思夜想就是该如何上报君恩,下不负黎民百姓。”
  
  “可世界上的事情,并不是付出了就能有收获。忙碌了这几日,却是一点头绪也没有。吴世奇啊吴世奇,原来你就是个眼高手低的庸才啊!”
  
  说着话,他痛心疾首地用手拍着床沿。
  
  苏木安慰道:“老先生,着急也是无用,事已至此,还不如好好商量一下该如何度过这个难关?”
  
  老二插嘴:“爹,你就放心好了,姐夫既然来了,肯定是有法子帮你的。不就是一个月三十万两银子罢了,多大点事,他的手段你有不是不知道?”
  
  吴老先生这才止住悲声,想求苏木,可以前已经将说了硬气话,如今却不好在这个未来女婿面前放下身段,失了面子。
  
  只用哀求的目光看着苏木。
  
  既然都是一家人,苏木也没有必要拿捏老先生,皱着眉道:“吴老先生,三十万两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苏木也不敢肯定地说就能有法子。这盐司的事情,我现在也是一无所知,还得先熟悉几日具体事务。”
  
  吴世奇一个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书桌前写了个,道:“苏木,你现在做我的礼房师爷吧!还有,这几日,官署已经积下了不少事务需要处置。前几日我是不懂,而那群师爷和书办们又同我虚以逶迤,这里已经乱成一团,需要先处理完毕才谈得上其他。”
  
  “好,我先去与同僚们见见面。”苏木接过,就同吴老二出去了。
  
  他这几日急火攻心,槽牙发炎,又疼又涨,已经两日没有睡觉。听到苏木肯帮忙,心头一松,感觉也不那么疼了。
  
  不知道怎么的,虽然不愿意承认,可他还是觉得有苏木在一切都不会成其为问题。
  
  又抹了一把脸,吴老先生躺回床上去,不觉睡了过去。
  
  这一觉竟然睡得分外香甜。
  
  ……
  
  同吴老二离开后衙,走到转运使官署,却见得大堂的门口没有守卫。天气实在太热,几个衙役都歪歪斜斜地躲到大树下面乘凉,没有个正形。见吴衙内过来,连起身打招呼的姿态都是欠奉。
  
  吴老二本就是个泼皮,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自然忍耐不住就要发作。
  
  苏木一把拉住他,摇了摇头。
  
  如今,吴老先生威信未立,现在发作,不但无法立威,搞不好反要闹出笑话。
  
  好不如先不管,等到真干出几件大事来,就算什么话也不说,别人心中也自生敬畏。
  
  大堂里好多人,看他们身上的穿戴,有书生,有小吏,甚至还有几个八、九品的官。
  
  不用问,这些人应该都是盐司的官员、书办和各房师爷。
  
  这群人都在大声地讨论这什么,气氛很是热烈。
  
  苏木也没想到人来得如此之奇,一楞。
  
  身边的吴老二恨恨地小声道:“这里阴凉,他们都跑过来凑热闹,真真拿盐司当养老的地方了。”
  
  苏木笑笑,也不说话,就那么站在大堂门口,定睛看去,却在人群中看到了顾润顾三公子这个熟人。
  
  十几人都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手中都捧着一个茶杯。
  
  说的事情却正是《红楼梦》,说的正是他苏木。
  
  “话说,这书真是绝妙啊,直将一个豪门望族的人间百态写得活灵活现,苏子乔大才,令晚生高山仰止啊!”就有人叹息。
  
  听到有人提起自己的名字,苏木顿时留了意。
  
  “是啊是啊!”又有一个师爷模样的青年秀才连连点头:“晚生见识浅,也不知道像国公一级的豪门里究竟过的是什么日子,读了此书,真是大开眼界。”
  
  “问题是,谁也没见过真正的豪门,苏子乔此书未必是真。”
  
  “我估计是真的,这写书,若是凭空杜撰,没有事实依据,越写到后面错漏越多。看这本《红楼梦》,写得有扳有眼,应该是真的。蒋大人,你老在京城也识的些大人物,你来说说,苏子乔这书究竟是不是真的国公府的日子?”
  
  这人口中所提到的蒋大人真是一个从八品的不入流的小官。
  
  听到人问,他得意地一抚胡须:“当年在京城游学的时候,在下倒去张侯爷哪里做过一阵字请客。张侯乃是新贵,可看他的吃穿用度,同这本《红楼梦》中也有几分仿佛。相必,苏子乔这本书,也不是胡乱写的。”
  
  “哎,我说各位,不过是一本小说书儿,咱们百~万\小!说,看得是书里的人物和故事,至于那荣宁二府究竟真不真,却不甚要紧。”
  
  “是极,是极,不得不说,这个苏子乔真能写。里面几百人物都是栩栩如生,叫人看了牵肠挂肚。咱们男人看了倒还不觉得,可女儿家读了这书,却不得了?”
  
  一提起女人,厅堂里的众人来了精神:“快说说,又如何不得了?”
  
  说话那人笑道:“这阵子《红楼梦》在沧州卖到洛阳纸贵,却有不少大户人家的小姐读了此书,竟入了魔。比如河西顾家大小姐,更是将那书翻来覆去地看个不停,一会儿笑,一会儿哭。家里人怕她出事,就悄悄将那本书藏了起来。却不想,又生出事来。”
  
  他故意卖了个关子。
  
  其他人都是不满,连声道:“快说,生出什么事来?”
  
  那人道:“结果,河西顾家的大小姐大叫一声,竟吐出一口血来,大叫‘还我宝玉’就晕厥在地。吃什么药都是无效,眼见着气息奄奄就不成了。后来家里人无奈,只得将那书还给顾大小姐。你猜怎么着,一看到书,大小姐就有了精神,喊饿了!”
  
  听他说到这厉害处,众人都是骇然,皆道:“咱们男人家看这书的时候就看个新奇,倒不觉得如何,想不到女人看了这书竟然能疯成这样?苏子乔竟然能写出这样的书来,真是个妖孽啊!”
  
  又有人叫了一声:“河西顾,那不就是顾三公子的本家吗?一雨兄,这事你听说过没有?”
  
  顾润有些恼火:“这沧州姓顾得多了,同我又有什么关系?”
  
  见他不快,大家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又有人笑道:“苏子乔大才,如果不出意外,最多十年,必然是一代宗师。却不想,连他的诗词也有人敢抄,胆子也够大的。一雨兄,听说你也在场,说说那日的情形。”
  
  “对,一雨你说说一真和梅富贵的事。”
  
  一说起一真,就出动了顾润的伤心事。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